Managertoday 經理人

從此電腦讀中文!

2019-12-08 20:51:01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F9aM3546o6o/VFGaBkF5t-I/AAAAAAAARjI/5XzfDEiMa3Q/s720/ZZ066040.jpg
相信許多人都用過倉頡輸入法,卻不知道朱邦復就是倉頡的發明者,倉頡輸入法可說是最方便的中文輸入法,可以涵蓋萬字。 而目前在中國大陸廣為流行的中文電子書「Easyread蒼頡電書」,其CPU(中央

相信許多人都用過倉頡輸入法,卻不知道朱邦復就是倉頡的發明者,倉頡輸入法可說是最方便的中文輸入法,可以涵蓋萬字。
而目前在中國大陸廣為流行的中文電子書「Easyread蒼頡電書」,其CPU(中央處理器)上印的「文化傳信」(而非Intel),也是由朱邦復領軍研發的成果。

大器晚成 開發全球第一顆中文CPU

從2002年的電子書雛型「文昌一號」開始,內部就搭載著全球第一顆中文CPU,可以輕鬆處理3萬2000個中文字,可讀繁、簡字和多種不同中文字體,只要一張8MB的記憶卡,就能夠儲存20本書的容量;甚至只要加裝鍵盤,就可以變成一台簡易版的電腦。
朱邦復設計中文電子書的原意,是要讓中國大陸的中小學生不必再背著一個大書包上學。同時,朱邦復也體認到,今日在網路上,英文資訊就占了六成,而中文資訊只有5%,價格、操作方式和英文環境,都是阻撓中文人口接觸資訊的障礙;但若使用中文CPU,它的價格將是同類型產品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讓一般民眾都能負擔得起。
今天,文昌一號不但建構出中文電子書的雛形,甚至許多當地市政府的電腦處理系統,也是朱邦復研發的「中文2000」,它的使用方便性和功能都優於微軟(Microsoft)的視窗作業系統。 很難想像這些資訊上重大的創新突破,都是出自音樂家兼小說家朱邦復之手。
他自認是「鬼才」而非天才,因為他認為自己是在「37歲以後才開竅的」,但是大器晚成的他,30年來始終奮發研究,無一日停止。
就以被全球華人廣泛採用的倉頡輸入法來說,當初如果朱邦復申請專利、或者賣給軟體公司,早就可以讓他成為鉅富,但是朱邦復卻免費開放他的智慧財產權,他被稱為「中文電腦之父」應屬當之無愧。
從農學到音樂、以37歲「高齡」才跨進資訊領域……,一般人對學習障礙的定義和自我設限,似乎都不會發生在朱邦復身上。
他的傳奇性沒有幾個人可以超越,而若深究其原因,或許傳揚文化的使命感、愚公移山的精神、加上他乖戾的個性,才讓一切的不可能變成可能。

**科技遊俠 以「中文2000」挑戰微軟
**

幾十年來,朱邦復並沒有停下創新的腳步,他吸收的知識相當廣泛,除了資訊之外,他還是資深的小說家,出版過許多「冷門小說」,代表作是一套12冊的《宇宙浪子》,靈感來自名導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1968年的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討論人與未來科技的共存世界。近年,也有慕名者提出把他的生平拍成電影的計畫。除此之外,他早年研究《易經》,近年不斷地創作音樂劇,甚至於他也是一位業餘影評人。
朱邦復曾經想以中文Linux的處理系統挑戰微軟,並致力於中文電子書、多媒體大學和九億農民網,近年更投入圖文系統,專事多媒體動畫製作。
朱邦復自認野心很大,他要「一振千年中華頹風!」
於是他就像一位苦行僧般,抱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挑起一個個艱鉅的任務,而他身邊只需要幾個「弟子」。
1999年,他被港商文化傳信公司高薪延聘為副主席,終於在2001年推出他為Linux環境設計的「中文2000」作業系統,並獲得北京市政府的採用。
在朱邦復的網站上,他瀟灑的說,「我的一生從沒有為名利而工作過,所做所為都是為了一個理想的目標,宏揚中華文化。」
他將薪水悉數捐贈,股票也分贈工作同仁,身無長物的他,有如一名俠客行走在極現代的高科技領域之中。
在30歲以前,朱邦復都過著浪子般的生活。身為一位將軍之子,朱邦復卻有一身反骨,自省立農學院畢業後,自我流放到巴西。
在巴西,多才多藝的朱邦復輕易地拿了一個音樂學位,但是對人生不以賺錢為職志的他,當了三個月遊民,之後才進入巴西一家國營出版社工作。
有一天出版社接獲一本暢銷小說翻譯稿,要求在當天上市。朱邦復先是以為不可能,但是早上8點40分交給打字間,20萬字在中午11點打字完畢,下午4點已經送進製版部。
一天之內果然排版印刷完成,當晚7點,熱騰騰的書便一落落地丟在書報攤門口。目睹這個極有效率的出版過程,讓朱邦復大為訝異,當天他就思索著,中文出版如果也能夠如此迅速,文化的傳遞自然更為迅捷,於是,朱邦復找到一個畢生追求的目標──那就是「讓電腦讀懂中文」。

**愚公移山 花5年時間研發倉頡輸入
**

1973年,朱邦復束裝返國,缺乏外援也沒有摸過電腦,一切從零開始。他認為,西方國家之所以資訊工程發達,是因為拼音文字容易被CPU辨識,而以圖像為基礎的漢文,相對就困難多了。
因此朱邦復開始進行「漢字基因工程」,也就是將中文拆解成「碼、序、形、辨、音、義」等六個部分,找到其基本組合元素,將中文符號化,讓電腦可以判讀。
朱邦復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從研究可拆解、可盲打、不占系統資源的中文輸入編碼方法下手。這件今日看似輕易、理所當然的工程,其實遠比想像中複雜困難許多。
首先,要配合26個字母鍵盤,就必須將上萬個常用中文字拆解成26個基礎編碼,並且拆解要有意義,讓人容易記憶判讀,如此才可以盲打,不需費神思考,更要有簡潔的內碼。
他決定用最笨的方法,從數本中文字典裡一一剪字、貼在卡片上,再重新排列組合,找出其文字特徵。如此花了五年時間,終於在1976年推出第一代中文輸入法,並於兩年後定型為今日慣用的倉頡輸入法,至今已經發展到第六代。
朱邦復的另一個成就在於製作「中國芯」晶片,也就是將中文造字技術嵌入晶片,但是中文芯之路漫長,首先要突破WINTEL(windows + Intel)組合就是一大考驗;有了中文芯片,還需要中文作業系統,即使另闢蹊徑朝開放源軟體Linux發展,也會面臨市場有限、共通性不足的障礙。
由文化傳信與IBM合作開發的「飛龍CPU」,目前在大量採用Linux系統的中國大陸,市場成績仍在觀察中。

化繁為簡 創造更平易的資訊應用

目前年近七十、定居於澳門的朱邦復,畢生傲骨與反骨,爭議自然也不少。朱邦復對世事人情自有過人的洞悉,他期許自己「明天道」,在人間就自然能做到「寵辱勿驚、成敗不住」,輕鬆自得。
他曾說,「我不願經營,就不想知道這些產品能變成多少錢。能不能賺錢我根本不放在心上。我真高興我一直都沒什麼錢,為了活命,我就得一直往前走、一直發明創作下去。
如果有錢了,一般人的想法就是幹嘛還這麼辛苦做事呢?」他頗有儒家遺風的堅信「君子固窮,本立而道生」。
朱邦復的堅持,來自他的使命感,而使命,自然不是以求利為先,他與今日重商社會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卻讓他的創新更為貼近使用者需求,開放分享的態度,也使得倉頡成為最主流的中文輸入工具,反而為他帶來更多的機會與成功。
曾有人問到如何看待西方的企業管理學,他的回答是,西方的知識工程把事情弄得複雜不堪,於是又得製造出一堆流程來解套;而又因為其複雜,得以開設MBA來教授之,「比NBA還高一級」。
其實,「MBA就是My Business Alone」「人生事,用常識可也。」 一本單純的「做人做事道理」,這位創新大師一生都在「化繁為簡」,創造更友善、更平易的資訊應用環境,也因為如此,他的每一次創新都令人期待。

朱邦復
學歷:省立台灣農學院(中興大學前身)農藝系、巴西國立巴伊亞音樂學院專攻理論作曲
現職:香港文化傳信集團副主席
經歷:台灣零壹科技公司總經理、美國博愛電腦公司總經理、深圳科技園、兩儀文化科技公司總經理、台灣智能科技公司總經理、台灣士芯文化科技公司總經理
創新語錄:「順境出膏梁,逆勢造英雄!」「MBA就是My Business Alone」「明天道,自然能寵辱勿驚、成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