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王永在 實實在在做事 確實完成每一個細節

2019-12-08 05:29:49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dKCnScoq-4E/VFGvLp57STI/AAAAAAAASEI/QsgZnKI1hgM/s720/shutterstock_161159084.jpg
3月14日,麥寮六輕豔陽高照,高達26度室外溫度趕走3月雪的寒意,迎接我這位遠來的不速之客。在這裡,我親眼目睹六輕「總工程師」的台塑副董事長、二當家,人稱「總座」的王永在,西裝筆挺地實地到台塑、南亞、

3月14日,麥寮六輕豔陽高照,高達26度室外溫度趕走3月雪的寒意,迎接我這位遠來的不速之客。在這裡,我親眼目睹六輕「總工程師」的台塑副董事長、二當家,人稱「總座」的王永在,西裝筆挺地實地到台塑、南亞、台化、台塑石化四大公司的生產工廠考察,已過中午12點半用餐時間,才結束一早忙碌的行程。 當記者問到,台塑的管理精髓是什麼?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實實在在做事情,都不會包裝」。3天後,天色未亮,我來到桃園長庚球場,看著高齡85歲的王永在,以飛快的步伐行進、揮桿,沿路我一路提問題騷擾他,他依然很有條理地進行著揮桿的行程,approach(上果嶺揮桿)、putter(推桿)都那麼的熟練、準確,過程中沒有任何一個偷雞的動作,確確實實地完成每一洞。
打球過程中,他把台塑的異常管理發揮到極致,走路時習慣性地檢查球道是否有異樣,沿路撿拾小垃圾,檢查是否有雜草,任何一個球場上異常的人、事、物,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有問題立即解決,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直接而有效果,今日長庚球場這麼美,王永在的功勞占了一大半。
路程中,有時他會坐上長庚球場專屬配備的「002」號高爾夫球專車(王永在不會開汽車)。一次,他從近乎45度角的邊坡往下衝,那一剎那深印我腦海。
至少,我來過長庚球場打球數十次,從沒見過有人有此膽識,彷彿看到18歲少年郎(年輕人)。我想,這股往前飛奔的衝勁,也就是他建設六輕,打造台塑王國的「執行力」。 且讓我們來分享王永在經營台塑的哲學。

果決!事情決定就去做

Q:3月雪來臨,儘管天氣很冷,你也是一早就來球場打球?
A:對。三月初天氣很寒,整個球場都下霜,早上起來,我還特別穿了3層襪子才來打球。打完18洞,脫下鞋子才發現,襪子裡有冰,腳底被凍傷,回家我還自己拿藥水擦。

Q:你隔天有準時來打球嗎?
A:當然再來,我打球是風雨無阻的,颱風天也要來,除非我不在台北,要不然一定會來打18洞。走一走,對身體很有幫助,呼吸新鮮空氣,鍛練腳骨,還可以跟老朋友談天說笑,很快樂。

Q:你當初為什麼想要自己蓋球場?
A:1958年,我去高雄擔任台塑兼南亞經理,1960年開始打高爾夫球,到現在打了40多年了。後來回到台北,都在淡水、林口球場打球,還做過兩屆淡水球場會長,要卸下淡水會長時我就想,既然自己愛打高爾夫球,那何不自己蓋一座球場來打。
之前(1948年)我在羅東做木材生意時,賺了很多錢,除了投資台塑,有錢我就拿去買土地,在林口有很多土地,很多土地都捐贈給長庚醫院,現在的長庚養生文化村也是我捐的,其他還有很多土地,再跟別人買一點就可以蓋球場了,所以我在1987年就自己蓋一座球場。自己開球場,這樣會長做較長。(大笑)

Q:你打球都不用試揮桿,拿起球桿一揮,球就出去了,而且還很直……。
A:對,每天打,當然不用瞄就打到了。不過,我三、四十歲才打球,半路才出來學,打不好,打的是運動球。你看我的球都比女孩子(指前監察委員李伸一夫人)短。

Q:你approach都不必試距離嗎?
A:不必,就這樣打去,乾脆!

Q:你做事業也是這樣嗎?
A:乾脆!事情決定就去做,要做得好。

Q:你對長庚球場的要求是什麼?
A:球場剛開始時,我會把自己在其他球場看到的優缺點告訴他們,提點一下,讓他們自己去做,如果做的好,我就不說了。
當然,草要保持得漂亮,樹也要漂亮,一個高爾夫球場漂亮與否,就是看草跟樹。 球場投資很大,好幾十億元,光是土地就有100公頃,1公頃1500萬元,10公頃就要1億5000萬元,100公頃要15億元。不賺錢不要緊,要打得過就好(損益平衡),最重要是服務要好。

Q:球場小吃店的水煮蛋,怎麼會這麼好吃呢?
A:用一定時間去煮,蛋白熟了,蛋黃還是生的。好吃,你多吃一個啊!

Q:聽說王文潮打球很厲害,你自己教導王文淵、王文潮打球嗎?
A:喔!這兩個年輕人十多歲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就自己去打球。王文潮比較少年(年輕),球打得較好,那有厲害!

Q:小孩出國留學,你有常常去看他們嗎?
A:他們都是小學畢業就出去,兩個同時在英國讀書,後來老大(王文淵)再去美國讀書;出國很好,自己去打拼。
他們出國十多年,有次我去美國出差,順便去看王文淵,再轉去英國看王文潮,就只有那麼一次。 出國讀書,比較獨立,英國讀書環境最壞,不自由,比較嚴格辛苦,而且都住學校宿舍,少年郎(年輕人)要訓練,愈艱苦愈好。學費都是我給他們的,他們都不用擔心,這樣就很好了。我做事業要緊,吃飯要緊。

** 分工!每件事都做反而做不好**

Q:台塑集團去年賺1700多億元,表現很好。
A:差不多啦!金額高低都只是數字而已,又不能吃。你看我生活很簡單,早上天未亮就來打球,打球後洗澡,早餐吃地瓜稀飯,回台北就進辦公室上班;中午只用一杯麥片,晚上偶而應酬一下,都沒有花什麼錢。

Q:台塑大鋼廠進度如何?
A:現在沒頭也沒尾,土地都還沒有確定,要等政府正式公布投標,報紙上寫6月開工,那是記者自己說的。

Q:台塑有買煤礦或是鐵砂的打算嗎?
A:不敢做。我都是從澳大利亞、印尼、大陸買,台塑不會自己做煤礦,鐵砂也是一樣,我看還是用買的比較好。 讓內行的人去做,別人做好,我再去買就好了。冒險的事情,何必做呢?沒必要。分業(分工)效率才會好,每件事情都要做,七做八不成,反而做不好。

Q:台塑做六輕,創造那麼大的效益,大鋼廠若是由台塑做,一定也很好。
A:儘量做,努力做。

Q:台塑的精神是「勤勞樸實」?
A:對!做人本來就應該要這樣。我們是窮人國家,不是有錢國家,台灣沒有資源,沒有勤勞樸實不行。

Q:台塑電腦化很厲害?
A:報表結算都用電腦,台灣部分每個月的營收報表當月1日就出來了,國外部分2日也都會到,我打完球進辦公室,馬上就可以看到了。

Q:六輕各工廠去瓶頸化動作怎麼會那麼快?
A:不快就沒錢可賺了。時間就是金錢,要有這種觀念才可以,如果可以爭取的為什麼不爭取。

Q:所以,六輕在建廠之前,就已經考慮到未來擴充的問題?
A:對!對!都有預留空間,都有思考,萬事都有思考的問題。

Q:你早上起來打球就開始思考?
A:沒有。我現在都沒有在想,都交給年輕人去思考,我負責打球,都不管(思考)!

Q:都是王文潮等專業經理人在思考?
A:台塑李志村、南亞吳欽仁、台化王文淵、台塑石化王文潮,4個人分別負責。

Q:你如何監督他們?
A:他們都有預算,看他們是否有照預算去做;他們都有計畫,看他們計畫達成效率如何。最重要是計畫出來時,大家來開會,看計畫是否合理,合理才會去做。 這是公司本身的制度,依照制度下去做,用制度下去考核,事情才會做得好。現在考核也不用我,總經理就會考核出來。

** 務實!先定成本,再做檢討**

Q:聽說你去六輕巡視,都是一大早就出發,還跟六輕主管一起吃早餐,真是太厲害了?
A:喔!我去六輕那天(3月14日)比較慢,早上起來還在發呆,做什麼都不曉得,4點半才出發,一般我都是4點20分出發,那天我慢10分鐘。我都7點以前趕到六輕,跟六輕主管們一起吃早餐,早餐後開始巡視工廠,接著一邊吃便當,一邊開檢討會,有問題馬上就處理。

Q:去看六輕,目的是要進一步改善生產流程嗎?
A:對!對!看廠本身有正常運作,看哪裡做錯要改。

Q:生產不正常的工廠,你才會去看嗎?
A:也不一定,每個廠輪流看。

Q:前兩天你巡視六輕的南亞INA廠、台化公用三廠、台塑ECH廠、台塑石化烯烴一廠四個生產廠,你有指示他們如何改善嗎?
A:沒有啊!都照他們所提出的計畫去做,他們都有詳細的說明,當然若是看完後認為有什麼需要改的,他們就會立案,然後開會時提出來檢討。

Q:你在台化擔任總經理時,如何做利潤中心?
A:尚未賺錢就要想,先設定標準成本,再去想辦法降低成本,以成本為目標,各工廠本身計畫生產何種產品?要多少效率?要多少成本?要賣多少?這都要有計畫。要照計畫,按物價波動去調整,是不是合理,這樣才有辦法去檢討,才有辦法去解決。

Q:以前大家都說成本很重要,現在有改變嗎?
A:還是成本最重要。

Q:高科技的毛利很低,你的看法如何?
A:各種產品的想法不同,做法也不同,看什麼產業。我們(石化業者)是頭腦笨的人,做笨的事業, 這套不錯用。 人仙的頭殼(科技業者聰明),做仙(聰明)的事業。我們是落伍者,就要現實。賺錢是以前做來的,年輕人在這個基礎上再去做。

Q:你有感覺現在錢不好賺嗎?
A:對!競爭中就要下去想辦法,成本這套也是有效,隨時要看是不是結論有徹底?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夠?檢討就去改善,「檢討、改善」「檢討、改 善」,這樣才會進步。

**看人!做事實在,照步驟走 **

Q:除了成本,最重要是什麼?
A:最重要是人,人要怎樣才可以團結一致,是不是都能照著公司的制度下去做事情,這很要緊。

Q:人很重要,台塑的人才都是自己訓練嗎?
A:對,這都是自己訓練的,大專生進來就開始訓練。

Q:以前大專生進入台塑要訓練半年,現在呢?
A:不一定,看需要,一切都是活的,沒有規定的那麼死(嚴格)。

Q:你說人最重要,再來是成本,還有什麼很重要呢?
A:人最重要、人最重要、人最重要(重覆三次)。有人就可以思考,是不是有詳實在做事,是不是有照計畫在做;人不是聰明就好,有照著步驟給人做事嗎?

Q:你怎樣看人?
A:看他如何做事。

Q:會看學歷嗎?
A:看他說話的舉止就看得出來,人做事差不多都會表現出個性來。

Q:華亞科技園區發電廠的煙囟都是冒白煙嗎?
A:現在煙囟都是短短的,要排煙前都經過脫硫、洗過,所有骯髒都要洗過,當然你看到煙囟上噴霧,那是水蒸氣跑出來,若是不這樣做,就會發生公害啊!

Q:台塑對環保管理很重視?
A:環保不這樣做就不行。

Q:台塑有派專家或專人去研究如何做環保嗎?
A:這都是過去累積經驗來的,不這樣不行,六輕也都是洗過。

Q:發電廠使用燃煤剩下的煤灰怎麼處理?
A:煤灰還有人買,買去跟水泥一起混合,在蓋水庫的時候很好用,因為石頭跟石頭間有水泥,水泥有毛細孔,如果不處理會漏水,用煤灰加水泥可以堵住毛細孔,這是廢物利用。

Q:你連水庫都有研究?
A:沒有!沒有!都是聽他們(專業經理人)說 的,再去看就知道了。

Q:你很會物盡其用?
A:對,物盡其用。還有錢可以拿,又不會有公害,再好也沒有那麼好。

合理!做事業就是要賺錢!

Q:台塑的電子投資事業也在華亞科技園區嗎?
A:對。台塑與德國英飛淩各投資50%合資的12吋晶圓廠,投資800多億元;另外就是生產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的南科(南亞科技)。

Q:電子事業那邊,你怎樣監督他們?
A:有啊!一個月開一次會。我沒說我內行,我外行啦!

Q:整個投資、建廠的過程,你都知道?
A:都知道。

Q:電子公司的制度也是用台塑制度嗎?
A:差不多。

Q:電腦報表也都同樣喔?
A:差不多。

Q:經營電子事業跟傳統石化業最大的差別在哪?
A:電子業很競爭,不是那麼軟(好做),很難做。電子業市場變化很快,價格(256M DRAM)不到4美元,才3美元多。
要有開發能力,這點很重要。我們石化業可以慢慢來,「千年千斤、萬年萬斤」,慢慢壯大,但是電子業不行。

Q:你看電子事業的報表,都看些什麼?
A:我都看結算而已,成本跟其他事業都一樣,我不看那麼詳細,簡單看結果就好。

Q:台塑做單元成本跟合理化有什麼差別?
A:都一樣。

Q:台塑什麼都講究合理化嗎?
A:對。如果還沒有銷售就不會賺錢,不會賺錢公司就完了。業務在做,目的就是要盈利(賺錢),沒利潤就免賺了。

Q:台塑石化很厲害,去年賺500多億元?
A:外銷較多,內銷一點點而已,80%外銷,靠外銷賺錢,不是靠內銷吃飯。

Q:六輕填海造地不簡單?
A:(開懷大笑)也是給它填起來。

Q:日本神戶大地震後,台塑多花60多億元加強防震,後來921大地震,六輕安然無恙,這個追加投資就很值得了。
A:我派一組人去日本神戶大地震,回來就提出計畫,計畫出來就下去做了。有目的才花錢,沒有目的就不花錢,這是很簡單的答案。

Q:台塑石化價格合理化,讓國外油品公司都無法與台塑競爭?
A:你怎麼會說這句話,這句話怪怪,哪有辦法做到別人無法跟我們競爭,市場那麼廣(大),你怎麼會說這種話。

Q:我們不是價格比較便宜嗎?
A:不一定。
不一定賣出去就要賣較俗(便宜),品質要好,品質要穩定,不必給他(客戶)添加麻煩,這也是一種競爭的力量。
交貨照期,不會延誤,給客戶可預期,這是做事業的手段,怎麼做給他最好,也是一個因素。不是在那裡價格競爭,各種因素都要考慮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