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跨越國界的行銷人團智企業國際行銷副總裁樂愛芳

2019-10-17 16:53:36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EooZxzYzGDY/VFGuOfhdzTI/AAAAAAAAR6Q/AFCFc-8K2Lk/s720/shutterstock_114480358.jpg
<div><span style="font-size: 10pt; color: green;"><span style="color: #808000;">採訪.撰文/陳芳毓</span>
採訪.撰文/陳芳毓
因為喜歡開發中國家成長的朝氣,樂愛芳20年前來到台灣;因為永遠不滿足現狀,她跑遍歐洲、美洲與亞洲尋求挑戰。跨越不同文化,樂愛芳與我們分享她曾經的挫折與不變的熱情。 ** 展現個性中不同的部分,面對文化差異 ** 與很多在台灣工作的西方經理人一樣,團智(Interwoven)企業國際行銷副總裁Heidi Lorenzen有個夢幻的中文名字──樂愛芳。但與眾不同的是,20年前,她就因預見華人市場的潛力而來到台灣,在本土企業當個基層上班族,見證了台灣經濟成長率年年破10%的全盛年代。
接著,她前往德國和新加坡工作了近8年,直到前幾年才又回到美國。但她不是回到老家紐約,而是落腳矽谷,投入充滿機會與冒險的網路事業,就像當年選擇生機勃發的台灣市場一樣。
樂愛芳待過4個國家、做過4種產業、會講4種語言,能用中文與台灣同事溝通,也堅持用中文回答所有訪談問題。想到國外工作嗎?國際行銷人樂愛芳,有許多身為過來人的建議。
**在成長的市場裡,追求挑戰 **
Q:繞著世界工作,原本就是妳的生涯規畫嗎? A:一半一半。我父親在航空公司工作,我從小就飛來飛去,所以我喜歡異國文化,對語言也很有興趣。我會西班牙文、拉丁文,1981年我念大學時,中國剛開放,我想這個地區未來一定會變得很重要,所以就開始學中文。
我大學念東亞系,三年級時來台灣念了一年中文。我很喜歡台灣,畢業後決定回來台灣工作。因為一個同學在聯太公關工作,他就介紹我進去。
在台灣工作後,我變得無法不在國外工作,因為看世界的眼光不一樣了。在台灣工作了一陣子,我回美國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念MBA,畢業後就到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工作。但我覺得當時美國很無聊,商業活動不是太熱絡。
離開《商業週刊》後,我在一家小型顧問公司做中國市場的顧問諮詢服務。因為客戶大部分是德國人,所以我又搬到德國去,住了快3年。之後又去新加坡,成為寶利通(Polycom)亞洲區唯一的行銷主管。我一直需要新的挑戰,所以當亞洲的行銷穩定後,我又回到美國總部做行銷。
Q:20年前的台灣才剛開始成長,為什麼會選擇一個經濟發展比母國落後的市場來工作? A:開發中國家很好呀!因為成長很快,每天都不一樣。那時候台灣改變得好快,新的大樓每天都在蓋,好有意思。
我喜歡動態的市場,這也是我來團智的原因,因為這是一家成長很快的小公司。我也待過《商業週刊》那樣的大公司,但是我的部門(策略行銷集團的特別廣告部)當時剛成立,需要有創業家精神的人。
**從廣告、新聞社論,熟悉當地文化**
Q:想去國外工作的經理人,該做什麼準備? A:第一,是選擇工作國家。你先要對這個國家有興趣,才會喜歡這個國家,就像我一直很喜歡亞洲,所以我來這裡工作很愉快。
第二,是選好機會。在大公司,你的職責範圍比較小;在靈活的小公司,你的職責就比較大,學的多但可能比較不精,這要看個性。有些人比較喜歡當小池塘裡的大魚,有點創業家個性,有些人相反。
台灣人很有創業家精神,很願意嘗試。這在美國很有用,美國公司喜歡找這種自動自發的人。
最後就是要很努力。到國外做行銷真的不簡單,所以要對自己有耐心。有時候你會覺得沒人了解我,很沒信心,很沮喪,如果能在當地交到幾個說同樣語言的朋友,就很重要。
Q:在國外時,妳怎麼樣認識新朋友? A:我會加入當地的行銷人組織,或是自己有興趣的社團。
Q:在國外工作時,妳曾感到挫折嗎? A:我在德國較常有這種感覺。雖然我的祖父母都是德國來的,但是德國人比較排外,我做什麼都打不進那個圈子,雖然有很多朋友,還是沒有被接受的感覺。所以每個人適合去的國家不一樣。我在台灣比較不會有這種感覺,台灣人比較開放、熱情、容易交到朋友。20年前,大家都對外國人很好奇,我坐公車的時候,還有小女孩來問我:「我可不可以碰一下妳的睫毛?」 我並不生氣,因為要從別人的角度去想這件事。我猜可能是因為台灣人比較少遇到外國人,所以我原諒她(笑)。
Q:到一個國家前後,妳如何了解當地文化? A:文化不只是現在發生的事,還包括歷史。像美國文化之所以比較強悍,就是因為當初是移民社會,人們需要強悍的個性來求生存。每個文化都是從歷史裡來的。
第二就是看當地媒體,很快就可以了解人們在意的是什麼。我到台北,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視,看廣告、新聞和社論。
第三要多跟當地人來往。第一次來台灣讀書時,我寧願跟台灣人在一起,也不願跟同學在一起,這樣比較能了解這裡的文化。我看過一些去美國念書的台灣學生,還是習慣跟台灣人的小團體在一起。這樣無法成為真正的國際人才,因為你太封閉。
**忘記過往經驗,從新角度看事物 **
Q:到一個國家工作時,妳首先會做什麼事,讓當地團隊接納妳? A:要互相了解,尤其是要了解對方。要把之前的經驗全部忘掉,重新開始。有些人,尤其是美國人,無法從別人的角度看事情,那會是一個問題。
Q:什麼樣的行銷人才是跨國公司想找的? A:國際化、靈活、不怕改變、行動導向、聰明、會溝通、要不滿於現狀、以及追求具體成果的人。
Q:很多台灣人都有出國念書的經驗。妳覺得,出國念書就是國際化嗎? A:那是一個開始,住在外國會讓你的眼界不一樣,但我覺得最好的是常常出差。像我好幾年沒來台灣,就覺得我不再熟悉這裡的市場了。做行銷最重要的,是了解你的消費者。你可以去美國做行銷,但你永遠無法變成美國人,不過這不是問題,只要願意溝通,同事就會接受你。
Q:「溝通」的重點是什麼? A:會說英文是基本的。但還要會為自己做公關,多跟別人說話。西方人比較直接,所以不能以為「只要他們了解我就好了」,一定要說出來。 我的台灣朋友說,我比台灣人還像台灣人。但回到美國後,我又要不斷鼓勵自己直接一點。在不同文化裡,你要突顯自己個性中不同的部分。
Q:妳會給想到國外工作的行銷人什麼建議? A:要積極,尤其在美國。西方人個性比較強悍,你如果不會主動自我宣傳,別人就容易忽視你。
Q:什麼是「自我宣傳」?妳自己怎麼做? A:不管老闆再忙,也要常跟他溝通。下班後花時間跟老闆在一起很好,但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工作成果。
像我跟台灣的部屬下班後無法一起出去,但是他們給我很多報告,我就知道他做得不錯。寫下你完成的工作,常常回報給老闆,要讓他知道你在做什麼,這樣比較明確。
還要請別人說你的好話。如果你幫同事或客戶什麼忙,他們覺得你做的不錯,你就可以請他們打電話或寫信給你老闆,讓他知道你做得不錯。 樂愛芳 Heidi Lorenzen 現任:團智(Interwoven)企業國際行銷副總裁 學歷: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MBA 經歷:寶利通(Polycom)資深企業行銷經理及亞洲區行銷經理,曾任職美國《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策略行銷集團及台灣聯太公關  ** -更多精采內文請詳見本期《經理人月刊》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