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企業的精神導師-瑞姆‧夏蘭(Ram Charan)

2019-12-16 10:46:42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iC8T6_YAHAw/VFGurN3RmGI/AAAAAAAAR_Y/FuXaPQ6Ogk4/s720/shutterstock_157990523.jpg
<span style="color: #808000;">整理‧撰文/齊立文</span>[<span style="color: #808000;">liwen_chi@managertoday.

整理‧撰文/齊立文liwen_chi@managertoday.com.tw

翻開知名企管顧問的經歷,內容大概都如初一轍:曾為《財星》(Fortune)500大企業、新創公司及全球知名企業提供諮詢及建議。這樣的經歷,當然也適用於瑞姆‧夏蘭(Ram Charan),因為這是事實,他的確是全球數百位頂尖、專業經理人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
但如果直接說夏蘭是《執行力》一書的共同作者,或許大多數讀者對於他的熟悉感和敬意,都會一下子提高很多。

從最佳教師到最佳顧問

夏蘭是在1960年代中期於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取得企管碩士和博士學位,畢業後留校任教,是哈佛商學院首位印度籍全職教師;離開哈佛後,他轉赴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待了3年,又離開了。

哈佛和凱洛格是全美、甚至全世界最頂尖的商管學院,為什麼夏蘭都待不久?「我不做研究,」他這樣說道。也因此,即使他在兩校都曾被學生選為最佳教師,但就是無法取得終生教職(tenure)。

不過,一輩子待在學校教書,並不是夏蘭要走的路。當他終於在1976年於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取得終身教職時,他選擇離開校園,轉而擔任全職顧問,就此展開他周遊列國、馬不停蹄的顧問生涯。

與大多數專職顧問不同的是,夏蘭沒有網站、新聞信(newsletter)或行銷團隊,他的客戶全是來自口碑推薦。
奇異(GE)前任執行長傑克‧威爾許(Jack Welch)說,「夏蘭可以讓一個想法變得更好,他具備少有的傑出能力,能夠從毫無意義的事物中提煉出意義來,並且用一種平靜、有效的方式,將之轉移給其他人,卻不摧毀人的信心。」

湯姆笙(Thomson)總裁暨執行長迪克‧哈林頓(Dick Harrington)說:「他大概是企業美國裡最博學的人。」

美國電信公司Verizon執行長伊凡‧賽登柏格(Ivan Seidenberg)說:「我愛他。他是我的祕密武器。」

花旗集團(Citigroup)前任執行長約翰‧瑞德(John Reed)說,「他就像是你的良心。正當你覺得自己完成了一切,而且自我感覺頗為良好,他就會打電話對你說,『嘿,瑞德,你做了這個、那個和其他事情了沒?』」

威爾許的接班人傑弗瑞‧伊梅特(Jeffrey Immelt)接任執行長後,第一位向外徵詢意見的對象,正是夏蘭。而夏蘭除了已和奇異合作長達37年,和杜邦(DuPont)的合作關係亦已長達33年,就連現任美國財政部長約翰‧斯諾(John Snow)在離開鐵路公司CSX轉任公職之前,也曾和夏蘭合作過長達15年的時間。

把生命每一分鐘,都投入工作

關於夏蘭其人其事有較深入剖析的兩篇文章,分別是《財星》雜誌在2007年4月17日的報導,以及《快速企業》(Fast Company)雜誌於2004年2月號的報導,前者以〈夏蘭的怪異生活方式〉(The Strange existence of Ram Charan)為標題,後者則是〈謎樣的人〉(Man of Mystery)。

乍看標題,或許會覺得夏蘭應該是個「怪ㄎㄚ」,而細看內文,看到夏蘭的生活方式和重心,大概只會加深這樣的印象,但心裡會莫名興起佩服讚嘆之感。

夏蘭一周7天、一年365天,全年無休,行程滿檔。自從成為顧問之後,說夏蘭馬不停蹄,一點都不誇張。《財星》雜誌的記者大衛‧魏弗德(David Whitford)在2007年初貼身採訪夏蘭,目睹他驚人行程表的切片:凌晨2點搭機離開杜拜,周一早上9點半在紐約有個3個會,晚上飛西班牙馬德里(Madrid)、週二晚到德國法蘭克福(Frankfurt)、周三早上去邁阿密(Miami)……

「怪異的存在或生活方式,」就是杜邦前任執行長傑克‧可羅(Jack Krol)對夏蘭的形容。他說,「當我還是杜邦董事長和執行長時,他會在星期天早上9點出現在家裡,我們可能會花個三、四小時討論事情,然後突然間他就消失了。只要你請他跟你碰面,他會在任何時間去到任何地方。商業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夏蘭沒有固定居所,他以世界各地的飯店為家,不然就是在飛機上過夜。紐約公園大道上的華爾道夫飯店(Waldorf)門房是這樣跟他打招呼的:「夏蘭教授,歡迎回家。」
在成為顧問之前,夏蘭住在學校宿舍裡;在成為學生和教授之前,他住在基督教青年會(YMCA)。成為顧問後,他在德州達拉斯市租了一個辦公室,而這也是他登記在護照上的地址,只是他從沒去過。

不過,辦公室裡倒是有兩位助理,負責安排夏蘭的所有行程,還有寄快遞。每個禮拜的周一、周三和周五,兩位助理會打包一個紙箱,裡面放了襯衫、內衣褲和襪子,用聯邦快遞(FedEx)送到夏蘭當時所在的飯店。這個紙箱會在兩天後寄回,裡面都是穿髒的衣服。

紙箱裡有時也會有乾淨的西裝(百貨公司Neiman Marcus裡一家男裝服飾店有夏蘭身形尺寸的檔案)、V領毛衣或卡其褲。甚至連牙膏、刮鬍刀、洗髮精、擦亮的皮鞋……舉凡夏蘭所需的一切,助理都要負責打點,因為夏蘭從不購物。

夏蘭沒有車,因為他從沒學開車。他也沒有私人飛機,儘管他一天的顧問費用可能高達2萬美元。夏蘭說,「我都會利用在機場等待的時間。我生平不曾錯過任何一場約會。」

《財星》記者魏弗德在隨行採訪時,眼看夏蘭花那麼多時間在交通上,又得知他很喜歡印度女歌手拉塔‧滿吉喜卡(Lata Mangeshkar)的音樂,就建議他買一台iPod,不料夏蘭正色說:「不要,我不要iPod,我不會這麼做。那會讓我分心。音樂會讓人變得感性。不可以這樣。」

夏蘭沒結過婚,也沒小孩。有人認為,那就是他之所以如此可靠、隨傳隨到的原因,因為他不用受小孩足球賽或老婆生日的「干擾」。這是一種犧牲嗎?不是,這是他的選擇,而且是優先的選擇。夏蘭把工作視為度假,他說,「如果你熱愛自己的工作,那就是活力的來源。」

曾經有個客戶的太太,一開始都還會隨丈夫與夏蘭共進晚餐,但之後就再也無法忍受,因為夏蘭開口閉口都是商業。就連生病了,夏蘭也還是記掛著工作。他在1999年動過心臟繞道手術,休息了11天,又開始到處跑,不能搭飛機,就改搭火車。

他的客戶多半不知道夏蘭開過刀,但知情、而且自己也動過相同手術的威爾許卻很擔心。他一看到夏蘭就說,「你在這裡幹嘛?」不過,夏蘭雖然面色蒼白,卻不以為意;而且,他那時已經去過歐洲了。

沒有家,沒有老婆小孩,除了工作,似乎沒有私生活,也沒有其他的興趣嗜好,跟著夏蘭行遍天下的是一只黑色手提箱,這是他最親密的旅伴,陪著他找尋下一個難解的商業習題,下一個有需求的高階主管。

或許是被客戶問煩了,大家總是對於他「沒有家」這件事大驚小怪,所以夏蘭如今已在德州買了間公寓。問他何時會搬進去,他說,「或許永遠不會。」

從數字與現場,發掘潛藏問題

夏蘭出身自印度北方的農業小鎮,他們一家人與叔父一家人共17人,共處一個屋簷下。
在印度爭取獨立時,夏蘭居住的城市裡,印度人和伊斯蘭教徒激烈戰爭。1947年7歲那年,他從家裡屋頂上看見火舌吞噬了父親和叔父的布行。火災後,兄弟倆又開了一家鞋店。夏蘭每天上學前都會到鞋店去幫忙開店,放學後又會到店裡幫忙,直到打烊。每天結束時,他都會清點當天的收入,激發了他終其一生對於企業存活命脈(blood of business)的重視。

他說,我去到任何一家公司,第一件事就是檢查現金。你們的現金狀況如何?現金流向哪裡。沒有現金,公司馬上就會出問題。

利用看店的空檔,夏蘭會用自己發明的一套學習系統,將當天在學校所學的每一個科目,濃縮成單頁的精華。如今,面對執行長級的客戶,他也是提供他們類似的一頁摘要。
在他的大家族裡,只有兩個孩子完成高中學業,夏蘭是其中之一。在老師造訪父母,拜託他們讓夏蘭繼續唸書後,他在15歲時進入菁英薈萃的班納拉斯大學(Banaras University)就讀。

雖然比同學平均年齡小兩歲,英文又很破,而且周遭充斥著「大商人的孩子」,但夏蘭表現優異,以第三名畢業。大學畢業後,夏蘭參加一項工作交換計畫,隻身前往澳洲,為此祖母還典當了珠寶讓他買機票。(不過,夏蘭記下了這筆債務,以及家人花在他的受教育上的每一分錢,並且在一年內全數還清。)

為了出國,夏蘭在申請護照時碰到一個問題。許多印度人是沒有姓氏的,所以為了在申請表上填寫姓和名,夏蘭只好把名字拆成兩半,從Ramcharan變成了Ram Charan,而這往後也就成為全世界人認識他的名字。

到澳洲後,夏蘭在一家公用事業公司找到製圖員的工作,白天工作,晚上唸書。有一天,老闆找他進辦公室,問他有沒有想提出什麼問題,而夏蘭是真的有疑問。他一直在閒暇時閱讀公司的財務報表,而且一如在家鄉的小鞋店裡,他非常注意公司的現金流量。他發現,公司正在借錢支付紅利。半信半疑的老闆向財務長求證,證明夏蘭所言屬實。

在老闆的鼓勵下,夏蘭4年後離開澳洲,到哈佛商學院深造。在1960年代,MBA學生每天必須閱讀和準備許多企業案例,有些同學會建議每人讀一個案例,到了晚上再分享筆記。但夏蘭說,「我才不要那麼做,我是花自己的錢來唸書。我不在意是否被當掉。如果我學到了東西,我就成功了。」

夏蘭當然沒被當。他不但他完成了每個科目的所有指定閱讀,最後更以班上前3%優異成績畢業,獲得貝克學者(Baker Scholar)的殊榮。唸完碩士,夏蘭留下來繼續攻讀博士,短短兩年就拿到學位。

在哈佛時,夏蘭曾在暑假到夏威夷檀香山(Honolulu)一家瓦斯公司工作,又發現一個跟公司紅利發放有關的問題,只不過老闆這回是要他負責解決。於是,夏蘭趁深夜到工廠視察,了解相關數據,還注意到負責生產和配銷的人有嫌隙,以致於管線壓力過高、導致瓦斯外洩這種問題,都未能相互告知。

憑藉著他對財務數字的專精,以及工程的know-how,加上觀察組織內人際關係所扮演的角色,夏蘭解決了棘手的問題,也為公司賺進了發放紅利的錢。夏蘭認為,這就是他擔任顧問工作的起始點。

透過詰問,引導經理人自我省思

顧問的「實際貢獻或功能」,是經常被拿來嘲諷的主題。例如,有個老掉牙的笑話就說:顧問會借看你的手錶,然後告訴你現在幾點鐘。

與夏蘭合著《執行力》《應變》的賴利‧包熙迪(Larry Bossidy)說,「大多數顧問都會說些顧客想聽的事,但夏蘭不會,他是用非常正面、積極的方式,來從事顧問工作。……他很客觀和誠實。」

曾和夏蘭共事20年的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組織行為學教授諾爾‧提區(Noel Tichy)認為,夏蘭就像是印度教的導師(guru),以自身深厚的學養造詣,為商場人士指點迷津,並且以顧問業為畢生的天職(calling)。

提區說,他曾經遇過世界各地所謂的策略大師,許多人都是一副「看我是多麼聰明」的樣子,「你從來不會在夏蘭身上看到這樣的習氣」。|

夏蘭是個嚴肅沈靜的人,臉上很少看得到笑容。他在學習梵文時,得知了「恐懼、憤怒和懶惰」是人類的弱點,唯有心靈的平靜是值得追求的事情,而專心致力(dedication)和嫻熟專精(mastery)將是最大的報酬。

對於工作的專注及專業,幾乎就是夏蘭工作態度的最佳註解。有客戶說他過著像僧侶一般的生活;長期與他配合商業書籍出版的編輯,則認為他像傳教士。不過,夏蘭嚴謹、嚴肅卻不嚴厲,他不會咄咄逼人,自以為無所不知;相反地他只是提問題,試圖帶領客戶找到自己「恍然大悟」的那一刻。

夏蘭喜歡做的事,就是解決商業問題,他自己總結那就是他生命的目的。透過直率的言詞,蘇格拉底式的詰問風格,設法協助組織推翻存在於部門間的隔閡,或是說服高階主管改變他們的觀點。

翻開夏蘭的著作,都是用簡單明瞭的文字,述說著一個又一個企業故事或案例,即使用到「專業術語」,他也透過簡單的例子告訴讀者,那並非要唸到MBA才能懂的概念,而是和每一個人日常工作休戚相關的重要概念。

這樣的作風,幾乎不像是受過哈佛學術訓練的學者。換言之,夏蘭所採用的方法,就是沒有方法。他不喜歡抽象概念,也不走管理理論那一派。

對夏蘭而言,他要傳遞的不是什麼微言大義,而是要讓人能夠真正落實、化為行動的觀念。他說,「將一個看似宏大的觀點,變成公司和領導人的推動實務的細節,就是竅門所在。」

家鄉的鞋店,啟蒙了夏蘭對於商業的認識與了解。而在他數十年的顧問生涯裡,他也經常指出,小店的生意經,與大企業的經營之道,基本上沒有什麼太大差異。就是這份將複雜事物拆解成回歸本質與基本面的能力,使得夏蘭成為全世界高階主管爭相就教的對象。

確實,夏蘭應該是真的很喜歡傳遞商業概念,除了遊走世界各國之外,他已經出版11本管理書籍。若在亞馬遜網站(Amazon.com)查詢他的著作時,你會赫然發現夏蘭又有新書(Leaders at All Levels: Deepening Your Talent Pool to Solve the Succession Crisis)即將問世,這回談的是企業的領導人接班計畫。

夏蘭已經67歲了,這種居無定所的生活,旁人幾乎難以想像,但他似乎沒打算停下腳步來「好好過生活」。或許,工作對他而言就是生活的全部。他常說,「我是一個幸運的人,我可以做我喜歡的事情。」

-更多精采內文請詳見本期《經理人月刊》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