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從台灣級到世界級 延伸「能力半徑」,拚世界搶位子

2019-12-11 16:16:37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JLvlltcjIGQ/VFGvcs_yUtI/AAAAAAAASHQ/JqaRVBCqsJY/s720/shutterstock_161758760.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撰文/鄭君仲  </span>[<span style="color: #ff9900;">jeffery.cheng@managertod

撰文/鄭君仲  jeffery.cheng@managertoday.com.tw

如果你是一位企業的經理人,以下的場景你可能不陌生,而且出現的機會似乎愈來愈多:每個月你會和你的team member,定期在上海總部meeting;和你競爭案子的對手不是台灣人,而是來自中國大陸、印度和馬來西亞;你的客戶可能有日本的企業,也有西班牙的公司,你們討論事情不是用MSN就是用Skype,私底下聊天的主題則是巴西的足球明星。

處在全球化和Web 2.0交會的時代,無論是哪個國家的企業或管理者,都正進入一個重新「混音」(remix)的洪流。英國商業策略專家、肯特大學教授理查‧史凱斯(Richard Scase)就指出,全球的經濟、商業模式正在改組,網際網路(包括資訊科技)和遍布全球的供應鏈,加速了全球整合的過程。現在大部分的公司,都能到世界上任何角落買賣,而且交易的速度和效率會不斷的提升。

趨勢大師約翰‧奈思比(John Naisbitt),則在他的新書《Mind Set!奈思比11個未來定見》(MIND SET!Reset Your Thinking and See the Future)指出,經濟活動的全球化將是未來的主要趨勢。他用「經濟域」(Economic Domains)的概念來形容這樣的現象,每一項特定的經濟活動,例如汽車生產、製藥、金融服務等等,都是一個經濟域。經濟域注重的是經濟活動的疆界,而不是國家的疆界,所以在各個經濟域中,各企業的競爭或合作也會是跨地區、跨國家的。

這樣的趨勢,不只是和大公司有關,對中小企業也會造成影響。《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就發現,現在很多三、四十人的新公司,是二十名員工在矽谷,十名員工在印度。佛里曼將這種新型態的公司稱為「微跨國公司」(micromultinational),他認為這樣的企業組織將會愈來愈多,其管理工作也會和以往大相逕庭。

工作半徑變大,延伸視野和能力求生存

在這些潮流的衝擊之下,企業的經理人會面臨到的狀況,就是工作的「半徑」必然會變大(包含有形的地理距離和無形的工作內容),無論是因業務需要做跨國移動,或是進行跨國管理、跨國合作,在工作上會碰到的對象、要處理的問題也會更加複雜。所以經理人也必須要去延伸自己的「能力半徑」,提升自己的管理思維和技巧,以因應全球化的進一步挑戰。

此外,延伸自己的視野和能力,並不是那些外派到國外的經理人的專利,在未來的企業組織中,每一個經理人都必須要具備這樣的心態。前ABB集團人力資源副總裁阿尼‧歐爾森(Arne Olsson)就指出,在地型的經理人有時候甚至得比那些在國外的同事更加全球化。「一個組織若非有一群在裡頭工作的本地人,並且無論身處何地都能做全球性的思考,它就不能成為一個運作良好的全球型組織,」歐爾森強調。

至於台灣的經理人,自然也無法自外於這樣的趨勢。「在全球化市場下,所謂的home market已經不存在了,這是過往台灣內需市場不足的新機會。」交大管理科學系教授朱博湧以宏碁電腦為例,宏碁目前的營收比重有六成來自歐洲市場,已經可以算是半家歐洲公司。而在這樣的組織中,自然需要能夠處理和融合不同文化的管理人才。

從台灣級到世界級,或許是一場艱苦的競賽,但是要從代工的紅海走向研發、品牌的藍海,提升企業的核心價值,這是必經的道路,台灣的經理人必須盡快做好調適和改變的準備,「現在台灣要的不是去打仗的,而是去領導、去整合國際資源的人,是要去管理國際人才的人,」宏碁創辦人施振榮語重心長地說。

跨界工作型態,培養多元能力搶位子

對勇於面對全球化的經理人來說,「跨界」是必然會面臨到的問題。當經理人的工作半徑變大了,往往必須跨越業務、產品、功能、國家等界限,凡此種種,都造成了經理人工作上的複雜性。

專研國際人資管理的學者麥寇(Morgan W. McCall, Jr.)和霍倫貝(George P. Hollenbeck),將其分為兩個層面:「商業」的複雜性與「文化」的複雜性。商業複雜性是指產品、供應商等構成商業運作的要素,文化複雜性則是指語言、習慣等差異。他們認為,全球型工作的複雜性是這兩種層面的結合,當複雜性愈高,就更需要具備全球化的心態(Global Mindset),才能有效認知跨界時的問題,並發掘出適當的因應之道。

麥寇和霍倫貝也強調,未來的經理人必須要能培養全球工作的多元能力,其中包括「開放的心胸以及彈性的思考與戰略」「文化好奇心與敏感度」「能處理複雜的問題和事物」「富於機智、樂觀向上而且精力充沛」「誠實與正直」「穩定的個人生活」「具有附加價值的技術或商業技能」。他們認為,能夠去發展這些能力,經理人就能有效適應全球化的衝擊。

在《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中,佛里曼指出,世界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紀元:全球化3.0,「如今人人都可以自問,也應該自問:我在當今的全球競逐與機會中,如何占得一席之地?我如何應用自己的力量,與他人進行全球競合?」對台灣經理人來說,跨進世界舞台是危機、或是轉機,就看你自己。

【更多精采內文請詳見本期《經理人月刊》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