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用管理創新,打造符合人性的組織(上)

2019-10-23 23:20:05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aS5IsTz0Pu4/VFGuwoqEx7I/AAAAAAAASAY/MEAJ__8gr4o/s720/shutterstock_43049356.jpg
撰文 / 陳芳毓 《管理大未來》(The Future of Management),是策略大師蓋瑞‧哈默爾(Gary Hamel)的新作。書名,聽來像是另一本管理暢銷書,但內容,卻大

撰文 / 陳芳毓

《管理大未來》(The Future of Management),是策略大師蓋瑞‧哈默爾(Gary Hamel)的新作。書名,聽來像是另一本管理暢銷書,但內容,卻大大造了傳統管理的反——哈默爾提出「管理創新」才是持久優勢的關鍵,但他的重要讀者——「主管」階級,卻是管理創新的最大阻礙。

20世紀的理論,管不了21世紀的企業

為什麼企業需要管理?

20世紀初,「科學管理之父」泰勒(Frederick Winslow Taylor)主張:「只有透過強迫標準化的方法、強迫採用的最佳設備和工作條件,以及強迫合作,工作才會更快。」

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則說:「純粹的官僚行政組織……可以產生最高的效率,因此,它是控管人類最合理的方法。」

上世紀的管理,唯「效率」是問,求的是更好、更快、更便宜。但當時,美國公司的平均員工人數是4人,只有極少數企業擁有百人以上的員工。

百年之後,企業組織變的更大、更複雜。但是,經理人依然沿用上個世紀的理論,來處理本世紀的管理問題。這會遇到什麼挑戰?

大型傳統產業趕不上環境變化,寡占市場開始崩解,進入門檻降低;數位時代來臨,「免費下載」技術打擊仰賴智慧財產權維生的娛樂產業;網際網路的出現,將主導權和資訊流從製造者轉移到消費者手中,無特色的商品與服務愈來愈難生存;新興市場崛起,製造業面臨微利時代……

這些,都是無法只用「效率」迎戰的挑戰。哈默爾認為,現代管理學給了我們很多,也讓我們失去很多:
「現代管理學的機制,將原本各具不同想法與意見的人馴服,讓人們遵循標準與原則而行,但此種作法同時也浪費了人們的無限想像力與開創力。組織的運作固然因此變得更有秩序,但卻也失去了靈活變通的能力。現代管理學強化了全球消費者的購買力,但同時也將無數員工禁錮在由上往下管理的半專制組織內。現代管理學讓企業的效率大為提高,但對企業倫理卻沒有太多正面的貢獻。」

因此,他大膽宣告,「管理學已經來到盡頭」。唯有「管理的創新」,才能為企業帶來關鍵而長期的優勢。

創新來自基層員工,守舊來自高階主管

在哈默爾眼中,管理的創新是一種「可以實質改變執行管理工作的方法,或是明顯改變既有組織形式以達成組織目標的東西」。比如說,豐田汽車的生產作業系統,來自於相信平凡員工也具有解決複雜問題的能力。這套價值觀,迥異於美國汽車大亨福特(Henry Ford)對效率的信仰(他曾如此侮辱第一線員工的智慧:「為什麼每當我需要一雙手的時候,一顆腦袋也附送上來?」)。

40多年來,豐田的作業系統吸引無數企業參觀學習,卻無人能仿效。這就是「管理的創新」設下的競爭障礙。

創新就像神蹟,多數人聽過,卻很少有人親眼見過,創新的迷思也得以不斷糾纏企業與工作者。比如說,高階主管的想法一定比基層員工更新、更好;傳奇執行長會扮演變革英雄,使企業重生等。弔詭的是,企業高階主管與創業者,正是創新的障礙。

舉個例子。為什麼唱片工業會被網路音樂下載打敗?因為管理高層寧願四處控告下載音樂的大學生,也不願面對下載音樂已蔚為風潮的事實。企業領導人通常距離發生變化的所在太遠,也不願採信基層員工的警告,以致無法察覺,長久以來備受尊崇的經營模式,已潛藏危機。

哈默爾直指,組織的資源分配方式,是阻礙創新的幫兇。在多數企業中,經理人的權力大小,與他們控制的資源多寡直接相關;為了避免績效被拖累,他們因此不願將資源分配給結果不明的新計畫。

主管為何會否認迎面而來的趨勢與變動?哈莫爾認為,高層主管對現存政策有很深的革命情感,這種情況在創辦人身上尤其明顯。許多企業創辦人在自己的創見帶來成功後,覺得必須捍衛這「唯一的真理」,連帶使得員工不敢提出與主流理念相差太遠的意見。

再者,為了追求效率,企業將人力繃到最緊。然而,假如企業將組織裡不夠精實的部分全部去除,同時也會去除所有創新的能力——因為創新需要花時間做夢、沉思、學習、發明與嘗試。(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