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除了做自己,我不想做別人!還沒30歲,從破產女孩變身億萬美元企業CEO

2019-10-23 00:15:23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MdiscRBT7w4/VR0PikTloAI/AAAAAAAA0Gc/gkanIwxs4Zg/s1024/
你想當個正妹CEO?先跟你說兩件事:第一,你好棒棒!單是渴望擁有令人驚嘆的人生,就是朝這個方向踏出了第一步;不過,第二,往後的每一步都沒這麼容易。明白嗎?這是關於正妹CEO的一點:事情並不容易。你要付

你想當個正妹CEO?先跟你說兩件事:第一,你好棒棒!單是渴望擁有令人驚嘆的人生,就是朝這個方向踏出了第一步;不過,第二,往後的每一步都沒這麼容易。明白嗎?這是關於正妹CEO的一點:事情並不容易。你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達成目標,一旦登上高峰,要想不走下坡,又更辛苦。話說回來,誰怕吃苦了?我肯定無所畏懼,相信你也是。如果你會怕,這本書鐵定能改變你的想法。讀到最後一章時,你真的會尖叫著說:「工作在哪裡?我想做一些事,現在就做!」

正妹CEO的人生操之在己。她努力爭取,所以想要什麼都能如願以償。如同正妹CEO,你掌控一切,也承擔責任。你是位鬥士,知道何時出拳,何時又該順勢而為。有時打破規則,有時照規矩走,但永遠是你說了算。你知道要往哪裡去,不過一路上可不能少了樂趣。你看重誠實勝過完美。你問問題。你認真看待人生,但不過分嚴肅看待自己。你將收服這個世界,邊動手就邊改變了它。你超酷的。

憑什麼要聽我的?

當個正妹CEO沒什麼規則可言,若有,其中之一必是質疑所有的事情,包括我在內。這個出發點絕對沒錯。

我是壞女孩的創辦人、執行長和創意總監。我只用了短短七年,在三十歲以前,便一手建立了這個企業。我不是富二代,非名校出身,這些年來也沒有大人指點,完全是自己摸索出來。壞女孩上過很多媒體,經常被報導得宛如一則童話。天真無邪但還有點腦袋的少女,從窮光蛋變鉅富的故事?沒錯。白馬王子?如果我們談的是我的投資人,指數風險投資公司(Index Ventures)的丹尼˙里莫(Danny Rimer),那麼,也對。很多鞋子?是囉。我不介意,媒體報導不是問題,我只擔心它們強化「一切盡在一夕之間發生,且發生到我身上」的印象。不要誤會,我會第一個承認,本人在許多方面都相當走運。我只是必須強調,事情沒有半分意外。我是靠多年來在舊貨中挖寶,弄得指甲一直髒兮兮,燙衣服時燙傷好幾次,許多外套口袋裡都有放了很久的舒潔面紙,才能達到今天的地位。

不久前有人對我說,女孩們以我為楷模,也想把她們的人生用來做些很酷的事,所以盡可能擴展壞女孩是我的義務。由於我這輩子大多不信什麼楷模,我不確定對這個評論該有什麼感受。我只知道我不想被當成偉人雕像。不論如何,我的注意力是那麼的不集中,在雕像的底座上哪有可能待得住。我寧可胡搞瞎搞一通,並在這個過程中創造歷史。我不要你的景仰,正妹CEO,仰望別人只會讓你一直待在下面。有力氣關注別人的人生,還不如用到自己身上。做自己的偶像就好。

我告訴你我的故事,是要提醒你,循規蹈矩不是成功的唯一途徑。你只要繼續讀這本書,就會發現我在成長的過程中絕非品學兼優的孩子,相反的,我曾被退學,當過遊民和小偷,不是討人厭的學生,就是懶散的員工。小時候,我動不動惹上麻煩,從最好的朋友弄掉我的培樂多黏土,我一拳往她的肚子揍下去(當時我四歲),到在家族聚會上點燃髮膠罐後夾著尾巴逃跑(我錯了),我這人經常是個壞榜樣。少女時期的我鬱鬱寡歡,長大後則基本上是個年輕、穿高跟鞋、半個希臘人的喜劇演員賴瑞˙大衛(Larry David),無法隱藏任何不自在、不滿或懷疑,永遠只能做自己,而且誠實過了頭。

我不是沒嘗試過計時工作和上社區大學,但這種大眾化路線對我向來起不了作用。我聽人家說了好久,說成功的路上布滿了一連串有待打勾的欄位,首先是要取得學位和從一份工作。然而,隨著我不斷嘗試這些事情又不斷遭逢失敗,有時感覺就像是要當一輩子魯蛇。不過我總猜想自己是龍困淺灘,終有一天會有個什麼讓我一飛沖天,而那個什麼,原來,就是壞女孩。但你知道嗎?壞女孩不是我尋尋覓覓找來的;壞女孩是我創造出來的。

放棄生命中可能使你停滯不前的事物和習慣吧!學習創造自己的機會。要知道終點線並不存在,幸運會在你行動時降臨。拚盡全力奔向你一直夢想或還沒有時間夢想的非凡人生,同時做好心理準備,一路上的樂趣會多到爆。

書名叫作《正妹CEO》,是否意味這是女性主義的宣言?

噢,天啊,我想我們得談談這一點。

只有在我鼓勵你,身為女孩的你,要成為你想當的人和做你想做的事情方面,《正妹CEO》才可稱得上是本女性主義的書,壞女孩才可稱得上是家女性主義的公司。但我寫書不是把女人叫成女性(womyn),也沒有要把我經歷過的辛苦通通怪罪到男人頭上。

從小到大,我不曾認為身為女孩是個阻礙。我家老媽在煮飯洗衣中長大,她的兄弟卻坐享快樂童年,所以在她的經驗中,女孩天生弱勢。不過我的爸媽都做全職工作,或者是因為我沒有兄弟姊妹,我從未目睹這樣的重男輕女。我知道被我視為理所當然的權利,是世世代代女性力爭而來的成果。我也知道,在世界上其他地方,《正妹CEO》這類的書永遠不見天日。然而,我相信榮耀女性權益的過去和未來最好的方式,是把討厭但該做的事情做好。與其坐談自己有多麼在乎,我會起身做到啵兒棒,用行動來證明。

對生命中的每件事,我的第一反應幾乎都是「不」。要完全欣賞某樣事物,我必得先排斥它。你可以說我頑固,但我唯有在自己的世界中發明它,而非讓它從天而降,才能讓它變成我的。十七歲時,我不蹬高跟鞋,反而選擇有一雙不剃毛的毛毛腿,「硬殼龐克」是對我的衛生習慣最好的形容詞。我身上穿的是自己從沃爾瑪零售百貨買來的男裝,每當有男人罕見地替我開門,我會當那是種侮辱,賞人家一記閉門羹,態度就好像「非常謝謝你喔!但我自己會開門。」老實點吧,這才不是女性主義,這是粗魯無禮。

我現在知道,別人幫忙開門不會絲毫減損我的獨立,化妝也不是要迎合父權主義對女性美的老掉牙想法。我化妝是因為這讓我感覺很好。這正是壞女孩的精神:我們要你為了自己打扮,知道用心裝扮並不膚淺。我跟你說,你不需要在聰明和性感之間做選擇。你可以兩者兼具。你兩者皆是。

二○一四是不是連談女性主義都沒必要的新世紀呢?我不知道,但我想假裝它是。我不會撒謊,稱讚我是個沒有大學學位的女人很侮辱人。話又說回來,我知道這是我的優勢。僅僅只是做在街頭混大的自己,我就能在會議上震懾所有人。我,還有本書描述的無數正妹CEO、正在讀這本書的女孩,以及即將成為正妹CEO的美眉們,都不是靠發牢騷就能成功,我們憑藉的是努力打拚。要求別人認真看待你並不會讓你被認真對待,你必須有所表現才能得到。就算這是個男人的世界好吧,誰在乎呢?我還是很高興自己是個身處男性世界的女孩。

紅線理論

我懷著「資本主義是場騙局」的信念邁入成年階段,後來卻發現它其實是種煉金術。只要把勤奮、創意和自主決定混在一起,事情便開始發生。人一旦了解,甚至只是認知到這個煉金術,看世界的眼光都會不一樣。

不過,我想我本來就用不同的方式在看世界。我媽說我五歲時曾拿著一條紅線在遊戲場上跑,讓紅線在我的身後飄揚。其他小孩問那是什麼,我說是一支風箏。很快地,人手一條紅線,大家一起奔跑,我們的風箏在天上飛得好高、好高。

如果我,還有這本書,有什麼想要證明的事,那就是當你相信自己,其他人也會相信你。

圖片來源/ Shari Alisha via Flick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