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當生意人,還是要當企業家?

你要當生意人,還是要當企業家?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NjtUBuxm4rc/VlmgjqD8GdI/AAAAAAABfAA/s3ZDI-Lgcv8/s1280/%25E8%259E%25A2%25E5%25B9%2595%25E5%25BF%25AB%25E7%2585%25A7%2B2015-11-28%2B%25E4%25B8%258B%25E5%258D%25888.38.46.png
##失落的價值觀:生意人vs.企業家 ###小鬼難纏 從櫃臺詢問員到當了好幾個總經理,接觸的人從小祕書到好幾個總統,我發現,大人物待人處世大都謙沖大度,反而身旁的人比較會喳呼。 一九九一年,王永
失落的價值觀:生意人vs.企業家 小鬼難纏 從櫃臺詢問員到當了好幾個總經理,接觸的人從小祕書到好幾個總統,我發現,大人物待人處世大都謙沖大度,反而身旁的人比較會喳呼。 一九九一年,王永在先生邀請美國前總統福特來台灣球敘,住在亞都。打球的那一天,王先生七點就來接人了。 我一向很早到公司,看到他來,我立刻上前招呼:「總經理你好,要不要找個地方讓你休息?」他是名人,坐在大廳會很受干擾。 他沒有架子,很客氣地婉謝:「莫要緊。我坐這裡莫要緊,給我一份報紙看就好了。」 我說:「莫要緊,我開一間房間給你坐。」 「不行,不行!」他一直推辭,大概不想太麻煩我們。 幸好那時候時間還早,沒什麼客人進出。問了兩次還是不要,就不能勉強,否則顯得很不尊重他的決定,氣氛會很尷尬。 七點半,他的特助匆匆出現,一副做錯事的慌張模樣,大概心虛自己比主子晚到,而且,老闆竟然拋頭露面坐在大廳! 他立刻說要找總經理,剛好我在一旁。 「可不可以準備一個房間給我的老闆休息?」 「特助先生,我已經問過你們老闆兩次了,他不要。」 「那你再去問啊!」 「我已經問過他兩次了。」 「你再去問啊!」 「特助先生,我已經告訴你我問過兩次了,別再煩了!」我是總經理,怎麼會不知道如何照顧我的客人? 福特總統下樓來,和王永在先生寒暄,兩人高高興興出發,只有那位特助還在嚷嚷。 我雖然生氣,卻也能諒解這些侍臣的心情。 一般人都以為他們狗仗人勢,其實他們是比較容易緊張,深怕出錯,因為大主子的事沒有一件不涉及企業利益或身家性命,一個細節出問題,可能影響很多人的命運。 我接待過許多大官,第一次,他們的隨從人員總是龜毛又囉唆,視察場地、分派任務⋯⋯,主導一切。但是合作過以後,了解我們的能耐,就樂得輕鬆一下,還會安撫新來的菜鳥:「有蘇總在,沒問題。」 見樹也見林 巨大機械總經理羅祥安先生,也是因為信任,所以生意都放在我的飯店。他邀請《反敗為勝》的作者艾科卡來台中時,就把貴賓交給我們照顧。 羅先生的太太咪咪經營一家特色餐廳「安蘭居」,知道我們服務很好,也找我去上過課。她想請我吃飯,多聊一聊餐飲管理。我說:「你先生那麼照顧我們公司,應該我請你們才對。」 那一餐在永豐棧吃得很愉快,三個人開了兩瓶紅酒,喝得很盡興。 我和咪咪忙著交換待客之道。 咪咪通常不會在客人進餐當中現身。直到散場結帳,看到有人拿了餐廳名片,她才會出來打招呼。因為會拿名片通常是滿意的客人,下次可能再來。這時候,如果主人再和他聊一聊,向心力馬上三級跳。 我的做法不同。我一定出來巡場,因為有人看頭看尾,客人會很安心。當然難免遇到熟客希望你打折、送菜,但這些都是小成本、高效益,尤其對華人,幾十塊甚至兩、三百塊就能換到他的感動,何樂而不為?這是我做生意的要領。 就在這一來一往之中,羅先生說話了:「這一餐,沒見到蘇總把哪位服務生叫到跟前來交代或指正任何事,雖然也有客人舉手沒被注意到、菜掉了沒人撿,但是他能授權,也讓我們吃得很安逸。」 這是對我的讚美,不過,也同時顯現出一個企業家的虛心和敏銳。捷安特腳踏車在全世界馳騁,羅總經理何需到飯店來了解管理?但是,真正的企業家總能掏空自我,仔細觀察身旁發生的事情,然後從中讀到某些訊息。 成功有許多種,成功之道卻似乎都相同。它不是大家以為的私心盤算,而是縮小自我,反映在外是體恤別人、是慷慨分享、是以萬物為師。就像電影「臥虎藏龍」的名句─緊握拳頭,你只能抓住自己,打開手心,你卻能擁有世界。 也許,這些被輕忽的價值觀,就是庸庸碌碌的生意人,與賺得人心的大企業家的差別所在。 (本文出自於《我讀網》,原文請點此)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摘錄自:《意外的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