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溫肇東專欄】社會美學的投資與回報

2019-11-12 10:31:52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3/img-1521599017-48530@900.jpg
一月底參加李清志教授「山陰山陽的建築散策」,對日本文化底蘊又有一番不同的認識。在這些二、三線城市仍有很出色的美術館,反映出多重的社會脈絡值得我們思考。

一月底參加李清志教授「山陰山陽的建築散策」,對日本文化底蘊又有一番不同的認識。在這些二、三線城市仍有很出色的美術館,反映出多重的社會脈絡值得我們思考。就各舉3個公、私立場館為例,來管窺其地方的文化建設。公立的有島根縣立美術館、兵庫縣立木之殿堂、鳥取二十世紀梨記念館;私立的則是安來市足立美術館、福山市「禪與庭的博物館」神勝寺,以及鳥取縣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

菊竹清訓設計的「島根縣立美術館」於1993年3月開館,位於松江市、面對宍道湖開闊的視野,不論是清晨、黃昏、晴空、白雲,或金波、銀波的湖面,變化多端的光影與建築本身相互輝映、多采多姿;戶內、外10多件大型雕塑藝術作品也點綴了空間,成為攝影、打卡取景的畫面。

和其他美術館最大的不同在於館內也允許拍照,除了東、西方畫家與「水的魅力」相關作品的館藏外,特別收藏島根縣出身的藝術家作品,包括陶藝家河井寬次郎、英國傳統畫風且遠近馳名的肖像畫家石橋和訓、現代日本畫壇先鋒橋本明治、木雕家米原雲海等。另外廣泛收藏不同世代的東、西方油畫、日本畫、版畫、工藝、雕刻及攝影作品。1樓設有特展「美術教育的基本」,從線條、形狀、前景、對稱、對比、視角、透視,一直到色彩、光影、畫筆、顏料、工具,以及裱畫、畫框到策展等,逐一用案例詳加說明;若是來這裡上美術課,我想一定學習得快又確實,這只是一個縣級美術館,卻可將美學教育功能揮到極致。

兵庫縣林業發達,安藤忠雄年輕時對伊勢神宮木造味道的原始回憶,促使他在1994年植樹節以森林、大海、陽光為主題設計了「木之殿堂The Museum for Wood Culture」博物館。位於山中密林間,以木頭為結構、清水模為牆面的組合,尺度高大、雄偉;整體呈圓環狀,中庭採光,有一條步行天橋穿越其中。內部展示了4種森林帶,10多棟不同木屋的型態與構造,也陳列了亞洲、歐洲、北美洲不同地區慣用的木工器具,如刨刀、剉刀、鋸子各有巧妙不同。還有木造的各種桌遊、玩具、球具、木舟、生活用品及藝品,也有DIY教室及木材相關圖書資料館。

這座「木之殿堂」隱藏在山中,和大自然融合在一起、共存共生,雖是在大雪的日子參訪,感受到另一種清明的風味。因地處偏遠,雖然免費,但每年參訪人次只有3-4萬人,有些可惜;文化的投資及宣傳能否再積極一些,或地點的選擇能妥協一些。其實京都Miho、箱根Pola美術館也都不易到達,但仍有不少遊客不遠千里慕名而來。

「木之殿堂The Museum for Wood Culture」整體呈圓環狀,中庭採光,有一條步行天橋穿越其中。
溫肇東

在鳥取縣倉吉市有個「二十世紀梨記念館」,和「倉吉市未來交流中心」共構。梨子在世界各地都有出產,但日本的梨子單價特別高。日本在60、70年代推出二十世紀梨,在當時頗有前瞻性的味道,將品質提高,透過品牌成為重要經濟作物。在這個展館中記錄了這個過程,也將生產、栽種、蟲害、採集、販賣整個價值鏈透過影音、動畫,以擬人模型、故事劇場、兒童教育各種方式來說「梨」的故事。我聽過在法國的美食節,學校也會教梨子的產地、食用及相關的料理知識,結合植物和史地的人文社會教育。

展廳間除了鎮館、生過4,000顆梨子的「老阿嬤梨樹」,也介紹韓國、中國甚至歐美不同風土產出不同品種梨的特色;在「梨的藝廊」,蒐集了各國梨的郵票,入詩、入畫的作品,白居易、蘇軾都在內;還有「梨的廚房」走廊,提供各國梨入菜的食譜;現場更有三種梨的試吃,並邀訪客評分、增加互動,引導遊客到販賣部消費紀念品、伴手禮等。一個「產物」要如何策劃出一個有教育意義又吸引人的展,這是二線城市「一鄉一特色」的例子,比台灣各地農特展的展館規模都要大。

安來市的「足立美術館」是企業家足立全康創設的,足立從鳥取縣白手起家,戰後到大阪從事紡織纖維批發、不動產等事業相當成功;對名畫及庭園特別愛好,很早就開始收藏也是當地前輩畫家橫山大觀的作品。足立71歲後(1970年)回到故鄉,創設了足立美術館。館中也有河井寬次郎、北大路魯山人的陶藝作品,童畫部門也有林義雄、鈴木寿雄、川上四郎等人豐富的作品。

更大的特色是其連續多年獲得「日本第一庭園」的殊榮,美術館周遭有5萬坪庭園,包括苔庭、龜鶴瀑布、池庭、枯山水庭、動畫畫框、動畫掛軸、白砂青松庭等景,春夏秋冬,各有特色,在足立的咖啡廳「翠」欣賞庭景已是山陰必遊的勝地。類似這樣企業家投資「孕育美學」軟硬體的館舍,傳承鄉里藝術家及作品的舉措,不只在大都會,連二線城市也能甘之如飴,吸引到國際觀光客到此,確實不是容易的事。

另一個企業集團投資在鄉里建設的例子是活躍在尾道市和福山寺地區的常石造船集團,公司將座落在山丘上,能俯瞰瀨戶內海的招待所,交由Bella Vista經營成為一家星級酒店,有45個房間、3家餐廳、溫泉浴池、室外游泳池,還有遊艇停泊港。夜間在室外浴場可欣賞到瀨戶內海的光、影、風及波濤聲。在隔壁蓋了一座結婚禮堂名為「彩帶教堂 Ribbon Chapel」,四周都是玻璃,以絲帶為靈感,純白色的兩個螺旋梯交錯組成,新郎、新娘從不同樓梯出發,緩緩而上,最後在頂部相遇結合;旅館及餐廳就權充接待賓客的場所。

「彩帶教堂 Ribbon Chapel」以絲帶為靈感,純白色的兩個螺旋梯交錯組成。
溫肇東

日本古老禪寺臨濟宗建仁寺派在1965年開基建立的寺院「神勝禪寺」也是由常石造船集團支持,最近5年大幅整建,添加了建築頑童藤森照信設計的事務所「松堂」,一如以往不用工業材料,以不規則的松木做樑柱,手摺銅片披覆在屋頂上。巨型藝術裝置「洸庭」,像佛海「方舟」立於粗獷石海上,以鐵柱支撐巨大的形體,面貼10萬片光滑而秩序的柿葦草,揉成曲軟膚皮,因數大形大而美。進入其內部,在沒燈光的情境下有一個半小時的禁聲表演,在黑暗中以水及光影為主,有人認為苦海無邊,渡不到彼岸,有人認為一切都是夢幻泡影,動靜皆富禪意。

神勝禪寺又名「禪與庭的博物館」,在7萬多坪的腹地從各地移築過來一些亭、堂、茶室、茶屋,還有供國際人士來修習禪的道場;更可在「五觀堂」的烏龍麵齋食餐廳體驗修行僧的飲食。宗教就如同其他人文藝術,背後還是要有經濟及營運模式的支持。在10萬多人的尾道市,就有這些頂級的人文、歷史建築及宗教道場的維繫,並能與時俱進,擇時添加名師的作品,成為觀光及文化交流的景點。尾道市第一回合已通過「日本遺產」的認定,小津次二郎的電影「東京物語」中,鄉下的父母就是從尾道市出發、進城到東京去看子女。

1995年「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在鳥取縣大山山麓開館,植田正治一生的作品都以家鄉「鳥取砂丘」為舞台,擺上不同的人、事、物-家族、圓帽、大傘,都能營造出迥異的氛圍、超現實的魔幻味道。館內收藏1萬5千幅作品,整棟建築物本身巧思連連,包括建築設計所依託的代表作「少女四態」,除了落地窗前的水池倒映出正面迎向的「大山」,各個窗框也都借外部的景,呈現奇妙的景致,整個場館像一台相機,讓你環看周遭世界。

「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落地窗前的水池倒映出正面迎向的「大山」
溫肇東
遊客可入鏡其作品,營造出超現實的魔幻味道。
溫肇東

一個社會的文化建設雖需要國家政策的支持、中央及地方政府的配合,但更需要民間力量的投入,讓「美育」接地氣、育化人心,也為城鎮、地方帶來外溢效果。這些回報可能不是那麼直接、明顯、短期可以奏效,但迭代積累就成為一個社會的底蘊,說明了「我們是誰」、「我們在想什麼」。日本二、三線城鎮這些軟硬體的作為,都值得我們省思如何為台灣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