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德國寬特家族的接班隱憂

2019-12-12 08:36:4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3kG-aPgIs1c/VFGuVO3zyWI/AAAAAAAAR7g/3U2NO4QncFw/s720/shutterstock_156983825.jpg
已叱吒德國企業界有百年之久的寬特家族,崛起於1883年,當時企業第一代艾米爾‧寬特(Emil Quandt)從一間紡織工廠發跡,藉由生產帝國海軍制服的布料,開始創立家族的輝煌歷史。 1922年,第二代

已叱吒德國企業界有百年之久的寬特家族,崛起於1883年,當時企業第一代艾米爾‧寬特(Emil Quandt)從一間紡織工廠發跡,藉由生產帝國海軍制服的布料,開始創立家族的輝煌歷史。 1922年,第二代繼承人君德 (G nther Quandt)收購AFA電池廠,歷經幾十年的經營將其發展成世界級品牌(1962年改名為Varta),使電池生產成為寬特家族的事業核心。
1954年,哈若德及賀伯特兄弟(Harald and Herbert Quandt)共同接手家族事業,成為第三代接班人,但在1976年,企業第四代陷入家產爭奪戰中,最後迫使兩兄弟痛苦地分家。 英年早逝的哈若德(1967年以45歲的壯年死於私人飛行意外),在家族企業的經營上較沒有特殊表現,他有5個女兒,共同擁有哈若德寬特(Harald Quandt)房地產及控股公司,旗下共有Auda、Equita、QVentures及Feri Finance等相關資產管理公司,管理總價值約12億歐元的家產。
至於賀伯特,則展現了敏銳的商業眼光,在1959年買下BMW將近一半的股權,挽救當時瀕臨倒閉的BMW。賀伯特前後經歷3次婚姻,共有6名子女。1978年,即賀伯特辭世前4年,他開始規畫個人財產及事業的分配,第一次婚姻的大女兒獲得房地產及證券事業,第二次婚姻的3名子女則共同繼承Varta電池公司,但該公司在2002年轉賣他人,如今僅剩Varta Mikro電池公司仍持續營運,營業額約1.3億歐元。
賀伯特第三次婚姻的妻子約翰娜(Johanna Quandt)及兩名子女蘇珊娜(Susanne Klatten,改冠夫姓)及史蒂凡(Stefan Quandt),分別繼承了41億、78億及45.5億歐元的財產。目前這對姊弟也是寬特家族中最具知名度的成員,但是他們分別繼承的Altana化學製藥廠以及Delton控股公司,如今都面臨了營運的危機,恐將步上同父異母的兄姐後塵,將公司轉賣他人。
賀伯特當年在商場上的優異眼光和表現,至今仍傳為德國企業界的佳話。但他死後,他的企業接班人不僅無法將事業發揚光大,甚至連守成也有困難,整個事業猶如一盤散沙。

不熟悉產業動態,缺乏市場敏銳度

寬特家族世代交替後敗績頻傳的原因,就在於目前掌管經營權的第四代,缺乏長遠的眼光以及對未來市場的敏銳度,也缺乏企業家應有的堅毅性格及果斷力。如果以Altana化學製藥廠及Delton控股公司為例深入分析,更能了解寬特第四代失敗的主因。 在2000年~2005年間,Altana的明星商品Pantoprazol胃藥賺進了3.3億歐元的紅利,堪稱是該公司的搖錢樹。
但是該產品的德國及美國專利權即將於2009及2010年到期,即使Altana在產品研發上投資了幾十億歐元的經費,至今仍未發現下一個具有潛力的明星產品。投資人對公司前景的憂慮,也反映在公司股價上,股價從2002年的64.50歐元跌至目前的48歐元。 蘇珊娜不熟悉產業動態,而且長期來只倚賴執行長史懷卡特(Nicolaus Schweickart)輔佐,對如此巨大的衝擊顯得完全無力招架,最近則黯然決定將公司分割成兩大事業部,讓化學部不受影響繼續發展,並計畫今年內成為上市公司。
至於岌岌可危的製藥部,則委由德國Goldman Sachs企管顧問公司代為尋找有興趣入股或採購的同業。

用人不當,無法做出正確商業判斷

至於Delton控股公司的問題,則顯示史蒂凡用人不當及無法做出正確商業判斷的弱點。該公司的總營業項目過於繁雜,在引入企管顧問公司加以評估後,史蒂凡接受建議,放棄赤字連連的時裝事業部,但他在2002年買下Thiel物流公司一半股權的舉動,則為企業埋下遭受變賣威脅的因子。
1999年史蒂凡接掌Delton時,任命溫特(Berndt-Michael Winter)為執行長,2003年他將Thiel物流公司原來的董事長提爾(G nter Thiel)撤換,改任命艾爾侯夫(Klaus Eierhoff)為董事長。
但由於內部不協調、人事鬥爭的結果,艾爾侯夫在2005年夏天黯然引退。於是具備財政專長的溫特被授權接手Thiel物流公司的營運管理,這項人事任命荒腔走板,被德國企業界嘲諷為「外行人看熱鬧」。 Thiel的資本額約占Delton總營業額的四分之三。
截至今年3月,當初以25歐元買進的Thiel股價已跌至3.6歐元,2005年的赤字更高達5300萬歐元。種種事實都顯示,史蒂凡的錯誤決策導致整個企業陷入困境。
持平而言,寬特家族的第四代接班人對事業經營的投入其實不差,而且平日行事作風低調,既不揮霍家產,也不重視奢華的排場。
但如今他們紛紛將家族打下的江山拱手讓人,只能說他們並未承襲到前人經營的長才。 寬特家族雖在德國企業界屹立了一個世紀以上,但是如今顯赫的光環逐漸散去,更顯示出無論是一般企業或是家族企業,在接班人的選擇上都必須有更審慎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