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60歲的青春夢, 玩到最後一天

2019-11-22 04:58:41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HGQSHx40IPM/VFGvBY2J-nI/AAAAAAAASCw/IKzDpur5Hm4/s720/shutterstock_150744341.jpg
<span style="color: #0000ff;">奇祁科技董事長 黃大可╳樂團</span> 口述 / 60幫 採訪‧撰文 / 陳書榕 編輯 / 張良姿 攝影 / 賀大新

奇祁科技董事長 黃大可╳樂團

口述 / 60幫 採訪‧撰文 / 陳書榕 編輯 / 張良姿 攝影 / 賀大新

我一直都冀望著老了之後,還能組個樂團,而這個夢想,就在7年前實現了。 當時的我已經事業有成、兒女也都無須操心,實在是悶得發慌,想著是時候了,某天下午我鼓起勇氣拿起電話,撥給大學時代樂團的吉他手。

電話通了,是他的老婆接的,那頭只淡淡傳來:「他四、五個月前,過世了。」掛了電話,坦白說,我整個心都是空的,夜半翻來覆去,一直想著:「如果我這輩子就是這麼過下去,人生是不是總有遺憾?」 我以為重組樂團的希望渺茫,但誰也不曉得,有時候就是這麼機緣巧合,我心裡頭那把想要重拾青春夢想的火,就有人走近,幫我點燃。

有天跟我的財務顧問,即是安睿投顧的經理人聊起我會彈吉他,他就順道提起安睿投顧的總經理劉凱平,也是同好,當下我便委請他,幫我們約個時間見面吧!

人還沒見到,電話中就愈聊愈來勁,凱平興奮地告訴我,他有個朋友也很會彈吉他,於是禾寶興業董事長朱右伯就這樣入團,第一次見面;右伯便說,既然有志一同,那就去做吧,凱平當時甚至連吉他都沒有,他迫不及待地去買了一把。

演出結合公益,唱一首捐一首

「60幫」的團名,源自於我們都喜歡1960年代的老歌,像是山塔那(Santana)、披頭四(Beatles),因為這些音樂而聚頭,但隨著時間流逝,我們年紀也愈來愈大,60幫反而被趣味地解釋成:「團員們都逼近60歲。」但事實上,不管什麼年紀的人都可以玩團,再忙也抽得出時間來,因為這是你最純粹的興趣。

60幫就在這樣一個拉一個的過程裡,漸漸成形。在新店練團的時期,實在擾鄰,因此開啟我們在台北市各處練團室流浪的經歷,其實到哪裡練都好,只要來的人不變、手上拿的樂器不變,去哪都一樣快樂,畢竟練團最有趣的,就是和一群老友在一起打鬧說笑。

像我們這樣的年紀跟社會經歷,演出完全不是為了賺錢,只是一群老頑童想要唱唱跳跳,然後找來所有人,跟我們一起同樂。但凱平是虔誠的基督徒,經年熱心公益,有天他靈光一閃說,演出可以結合公益,為弱勢家庭的兒童陪讀募款;自己快樂很重要,但若能將這樣的快樂,創造更多效益、帶給別人更多快樂,那有什麼理由不做?60幫開始為公益出演。2007年在中山堂的義演晚會,我們號召、動員了400多名觀眾來看表演,募得300多萬元的款項,作為300位兒童,接下來一整年的課後輔導費用。

凱平老是笑著說:「別人是算唱一首歌能賺多少錢,我們是唱一首,就得捐一首!」但事實上,在表演的過程中我們得到樂趣,同時也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因興趣聚頭,快樂變得很容易得到

有一年剛好是我的結婚30周年紀念日,我們包了艘遊輪,從淡水出海,邀了三、四百名賓客上船同樂慶祝,也聽聽60幫苦練許久的演出。

賓客上了船,只得任由我們擺布,我們鬧著說:「你們也只能聽,不然也只能跳海!」那天親朋好友聚全,3個小時在海上笑鬧的記憶仍然猶新,就像右伯說的,有時候朋友聚會吃飯、喝茶,反倒沒意思,但若是為了表演、興趣聚頭,撇開利益是非,暢談人生,快樂很難見,卻也易得。

鼓手體強說,每次表演前,興奮絕對有,但緊張的情緒,不管上台幾次都不會改變。

在後台搓著手、看看每個團員的表情,大家都還是會緊張,緊張到沒人敢唱第一首歌、手心發冷,畢竟到了這個歲數,在商場上談生意已經稀鬆平常,是自己做幾十年的本行,但在後台窺到台下數百名觀眾,你還是會怕出糗啊!

這7年來,因為唱得是年輕時愛聽的歌、愛哼的曲,我發現自己心態上變年輕、脾氣也跟著變好。有時候也會想著,人生歷練已經夠多,彈得好不好、對不對,都在其次,眼下最期盼的,不過就是圖一份單純的快樂。

我想,不管再老,我們都還是會揹上吉他、拿起鼓棒,台下聽眾雲集也好、沒有也罷,就大聲唱、用力彈吧,因為我們要一直玩到,都動不了的那天。 人生歷練已經夠多,彈得好不好、對不對,也都在其次, 眼下最期盼的,不過就是圖一份單純的快樂。

(本文取材自《經理人月刊》2013年5月號)

其他精彩內容,歡迎線上訂購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