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無利可圖的創新?

2019-10-18 16:21:34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m5s-lRnXChg/VFGvC5HBMsI/AAAAAAAASDA/505OldG8Ajw/s720/shutterstock_156181736.jpg
「在矽谷,PARC擁有一個近乎神祕的意涵;而在全球,PARC則是孕育神奇事物的園地。人們似乎認為,PARC的存在,是為了增進人類的福祉。」 ——席柏顧問公司(Seybold Consulting)副總

「在矽谷,PARC擁有一個近乎神祕的意涵;而在全球,PARC則是孕育神奇事物的園地。人們似乎認為,PARC的存在,是為了增進人類的福祉。」 ——席柏顧問公司(Seybold Consulting)副總裁克雷格‧克萊恩(Craig Cline)
「PARC與全錄公司的其他部門非常疏離,無論是在人員和議程等方面,都是如此。」 ——IBM研究中心(IBM Research)主任保羅‧宏恩(Paul Horn)
「看看那裡的人所具備的才能。天才的靈光絢爛到我們睜不開眼,必須配戴護目鏡才能遮蔽。但是,這顆光芒耀眼的星星勢必會爆炸。」 ——微軟前首席設計師(Chief Architect)查爾斯‧西蒙尼(Charles Simonyi)在談論全錄PARC時如是說
2002年1月,成立於1970年的「帕羅奧圖研究中心」(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簡稱PARC),正式從母公司全錄(Xerox Corp.)分割出來,成為一家獨立的公司。這個全新的組織名為「PARC公司」(PARC Inc),是由全錄百分之百持股擁有的子公司,預計將為各個不同領域的產業領導者,提供研究服務和創新產品。在過去30餘年,PARC的成就斐然(如果稱不上是獲利豐厚的話),率先研發出無數突破性的創新事物,重新塑造了科技的未來。
雖然人們在描述PARC的科學家和工程師所開發的事物時,總是帶著近乎崇敬的口吻,但是一般公認,全錄並未能充分利用、甚或是辨識出該中心所研發的許多產品及重大突破的商業潛能。 PARC確實為全錄公司帶來了良好的商譽和崇隆的聲望,但是該研究中心憑藉著一項項石破天驚的發明所創造的利潤,卻非常微薄。
在1990年代末期至2000年代初期,全錄因為歷經了幾波企業危機,而招致重大挫敗,包括前任執行長雷克‧湯曼(Rick Thoman)在職僅短短13個月,便因競爭加遽以及嚴重虧損等,於2000年遭時任董事長的保羅‧歐雷爾(Paul Allaire;全錄現任董事長兼執行長為Anne Mulcahy,她是在2001年走馬上任)開除。
歐雷爾在接掌執行長一職後表示,「顯然地,除了解決營運上的問題之外,我們還必須採取更多行動……,我們正在採行更積極大膽的行動,以提升來年的獲利情形。」
於是,該公司推動了大規模的組織改組計畫,以精簡營運流程,設法破除外界對於全錄已然風雨飄搖的臆測。而被全錄點名出來必須節省成本的單位之一,正是每年耗費7000萬美元以維持運作的PARC。
起初,全錄宣布將與保有策略性關係、但不具競爭關係的事業夥伴合作,以資助PARC所進行的研究,而包括微軟(Microsoft)、奧多比(Adobe Systems)和昇陽(Sun Microsystems)等知名企業均在考慮名單之內。然而,到了2001年底,該公司卻又宣布PARC將會成為一家獨立的公司,由全錄完全持有股份,從而確保母公司能夠取得PARC所研發的每一項技術。不過,其他公司也還是可以透過取得授權的方式,使用PARC的技術。
「此舉的首要目標在於讓PARC所從事的研究,有一天能夠為內部開發和授權所用,」全錄的首席工程師蘇菲‧凡德布洛克(Sophie Vandebroek;她甫於2006年1月出任Xerox Innovation Group的科技長暨總裁)這樣表示。因此,全錄PARC於2002年1月4日,正式獨立出去,成為PARC公司。這在當時引發外界諸多臆測,認為打從創立之初就是以從事純粹研究為宗旨的PARC,往後是否能夠提出在商業上可行的創意,以維持其自身的營運。 PARC是全錄公司於1970年所成立,旨在從事研究工作,以構思及研發創新事物,從而對於科技的未來產生重大影響。有些分析師認為,PARC的創立其實是受到全錄的恐懼所驅使,該公司擔心電腦終將導致影印機和打字機(二者在當時仍是全錄的核心產品)走入歷史。因此,PARC的創設,就是為了成為一家足以決定電腦和科技的未來的研究中心,目的在於為全錄洞悉與開創一個超越影印機事業的未來。
催生PARC的主力人物是傑克‧高曼(Jack Goldman),時任全錄的首席科學家。1969年,雖然全錄已在紐約州韋伯斯特市(Webster)設立了一個研究中心,但是高曼還是研擬了一項計畫,提議成立一個專門開發「未來科技」的新研究中心。高曼也是決定聘僱喬治‧佩克(George Pake)的關鍵人物,佩克不但是傑出的物理學家,還成為PARC的首位主任。直到1978年轉赴公司總部任職為止,佩克持續擔任PARC的主任;而他往後則一直留在全錄公司,直到1986年退休。
一般認為,PARC的設立地點之所以選在帕羅奧圖,這個距離全錄位於紐約州羅徹斯特市(Rochester)的總部逾3000英里遠的城市,就是佩克的決定。
該公司最初考慮了好幾個地點,其中多半鄰近一流的大學和研究中心,但最終則是選定了帕羅奧圖市,這個在往後成為知名科技重鎮矽谷(Silicon Valley)的地區。
其實佩克是刻意決定將這個新的研究中心,設在與全錄總部和既有的研究實驗室距離遙遠的地方。曾於1972~1982年間在PARC擔任研究員、也是現任奧多比董事長查爾斯‧蓋許克(Charles Geschke)表示,「當佩克……啟動這個實驗室時,他了解到,如果只是在韋伯斯特市的研究實驗室附近找一棟大樓,結果很可能就像是被吸納去進行全錄長久以來所從事的那些研究,」
他接著又說,「PARC的環境讓我們放手去做,找尋下一個偉大的事物會是什麼,接著再以此為基礎,構思這些創新事物如何能開發出相關的商機。」 PARC的存在,可說是促成了往後矽谷的蓬勃發展,因為該中心在電腦和運算上,均做出了許多重大的進展與突破。「藉由將PARC設立在帕羅奧圖,佩克真的是將工業研究和創新大規模引進矽谷的人,」曾在1980年代初期任職於PARC的克里斯‧哈爾佛森(Kris Halvorsen)表示。
至於PARC的擘畫者高曼,則是確保了這個剛剛成立的研究中心,能夠獲取豐厚的資金挹注。而為了讓研究中心的設備真正達到世界級的水準,佩克開始在全美四處找尋和招募最優秀的人才。

「佩克很清楚,他必須做的就是找到最頂尖的人才,然後放手讓他們去追求創意構想,」於1978年繼任佩克,成為PARC主任的巴伯‧史賓拉德(Bob Spinrad)表示。

佩克之所以能夠吸引公認的一流人才的做法便是:承諾他們可以在自己感興趣的領域裡,享有無限的資金與自由去從事研究。更重要的是,相較於他們之前的工作,PARC所提供的薪資顯然極為優渥。而當時的時空背景,對於PARC得以吸引傑出人才,也大有助益。

由於柏克萊電腦(Berkeley Computers)等電腦公司礙於經濟局勢艱難而被迫關閉,導致多位才華洋溢的工程師陷於失業狀態,因此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很快就被這個剛成立的研究中心迅速網羅至旗下。

事後證明,這有點像是一個良性循環的開端——無論是加入PARC的人才的高水準,或是他們所投入的尖端研究,都發揮了吸引同樣智慧過人的新血到研究中心來的作用。
PARC在1970年7月1日正式開始運作,最初作業的環境是在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校園裡一棟廢棄不用的大樓。該棟建築物非常簡陋,而第一批員工則被賦予要勾勒出研究中心的任務。然而,沒有人在意這些克難與不適。
PARC果真成為了與眾不同的研究中心。一方面而言,該中心的目標刻意保留在模糊狀態,而這在一家像是全錄這樣官僚氣息濃厚、歷史悠久的大企業裡,是相當出人意表的。

PARC的研究人員背景多元,除了科學家和工程師之外,更吸納了來自不同專業領域的人才,舉凡社會學、人類學、心理學、認知和行為科學,以及哲學等等。

例如,PARC電腦科學實驗室(Computer Science Lab)的副理羅伯特‧泰勒(Robert Taylor)就沒有博士學位,而是實驗心理學的碩士,因而在一般傳統的認知裡,這樣的背景大概根本稱不上是一個科學家。

在加入PARC之前,泰勒是隸屬於美國國防部的先進研究計畫署(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簡稱ARPA)旗下的資訊處理技術辦公室主任(Information Processing Techniques Office),這份工作讓他得以接觸到許多在當時正處於電腦革命最前端的研究人員。事後看來,這些人脈無論在找尋和網羅該領域的頂尖人才到PARC工作,都是非常有用的。在先進研究計畫署裡,泰勒構思出、並且提供了聯邦經費給ARPANet,亦即網際網路的前身。
儘管不具備科技領域的高等學歷,但泰勒之後卻在1999年贏得了美國科技界的最高榮譽「全美科技獎章」(National Medal of Technology),獲獎理由是:「在現代電腦科技的發展上,展現出高瞻遠矚的領導力,包括成立ARPANet專案——今日網際網路的先驅——以及在個人電腦和電腦網路的發展上,促成了突破性的進展。」
泰勒並非尋常的實驗室經理,他非常受到團隊成員的愛戴與欽佩。曾在泰勒領導的ARPA專案底下工作過,後來也到PARC任職的馬里安‧蘇夫基(Marion Softky)就說,「他是一個有遠見的人,也是一名傳教士;他就像是一隻鬥牛犬……,他是我曾經遇到過最頂尖的技術經理人,他知道該聽從誰的建議。」根據泰勒的同事查克‧柴可爾(Chuck Thacker)的說法,「身為工程師和科學家的領導人,他可說是無與倫比的……,如果你正在找尋神奇魔法,那就是他。」
然而,儘管有些部屬對於泰勒的仰慕幾乎到了英雄崇拜的程度,但是「覺得泰勒的競爭好鬥有如芒刺在背,指責他是地球上最傲慢自大、菁英主義、毫無原則可言的人,也不在少數。」而且這些人並不僅限於他的部屬而已。另外一位同事的觀察是,「為巴伯(即泰勒)工作,要比讓巴伯為你工作來得好太多了。」
另一個在PARC才智出眾的人,就是艾倫‧凱伊(Alan Kay)博士,他是PARC學習研究團隊(Learning Research Group)的負責人,凱伊的背景也是非比尋常。他在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攻讀數學和分子生物學,之後又到猶他大學(University of Utah)攻讀電機工程(electrical engineering)。

除了其他成就之外,他還被歸功於是構思出筆記型電腦這個點子的人。早在1970年,他就已經在談論有關「像書本一樣大小,可以讓使用者、尤其是孩童用來取代紙張的電腦。」一般也認為,「預測未來的最好方式,就是創造未來」這句話,正是出自凱伊之口。
艾倫‧凱伊在2004年獲頒「杜林獎」(Turing Award;素有資訊領域諾貝爾獎之稱),以表揚他在物件導向的程式設計(object oriented programming)上的貢獻。PARC的影響絕對不僅止於此。多位曾在PARC任職的研究人員,後來都變成在其他學術和研究機構和科技公司裡,影響深遠和成就非凡的傑出人士。
由此可見,PARC大概非常不同於當時其他的研究組織,而這不只是因為旗下的研究人員擁有過人的智慧,更因為其成員的背景和興趣非常多元所致。 由PARC所研發出來的第一批創新產品之一,就是雷射印表機。諷刺的是,這項產品也是PARC為全錄所開發的最賺錢的創新事物之一,曾任PARC主任的約翰‧布朗(John Seely Brown)就指出,與雷射相關的研究,在往後占了全錄多達50%的營收。

雷射印表機的研發工作,是在1971年由蓋瑞‧史塔克威瑟(Gary Starkweather)所完成,他將全錄的影印機技術加以改良,在當中加入了一道雷射光束,從而研發出雷射印表機。該印表機名為EARS,於1971年展示在PARC,並且變成全錄幾年過後所推出的雷射印表機的原型。
1972年,早年曾任職於史丹福大學人工智慧實驗室(Stanfor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的艾倫‧凱伊,開發出第一版的「Smalltalk」,亦即一般公認第一個真正物件導向的程式設計語言。

Smalltalk不但使用了整合的使用者介面(integrated user interface)、重疊視窗(overlapping windows)、剪貼編輯器(cut and paste editor)和整合文件(integrated documents),並且影響了往後無數的程式設計語言,像是C++和Java。 若要說PARC史上最重要的一年,則非1973年莫屬。

該年,世界上第一台個人電腦「Alto」變得可以實際操作。一段時間過後,上千台的Alto被製造出來,使得PARC大多數的研究人員都有自己專屬的個人電腦,遠遠早於其他地方的研究人員,他們在當時甚至還只是處於夢想擁有一台專用電腦的階段。

然而,絕大部分的Alto卻都僅供全錄公司內部使用,另一小部分則是安裝在白宮、參議院和眾議院。雖然全錄無意讓Alto成為商業產品,但Alto還是結合了好幾項功能,並且在往後都成為了個人電腦的標準配備,包括滑鼠、圖形化使用者介面(graphical user interface;簡稱GUI)、所見即所得的編輯器(What-You-See-Is-What-You-Get editor)以及點陣圖顯示器(bit-mapped displays)等。

PARC所研發的圖形化使用者介面,與蘋果電腦的麥金塔(Macintosh)和視窗作業系統所使用的介面非常類似,而在所有與PARC有所關連的錯誤當中,其中後果最為慘重的錯誤莫過於:一般之所以會認為全錄平白喪失了塑造未來的大好良機,就是因為該公司未能辨別出Alto所具備的商業潛能。

然而,Alto的潛能卻被科技界的傳奇人物所發現了。蘋果電腦的共同創辦人、同時也是為個人電腦開闢出大眾市場的先驅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曾於1979年造訪PARC,並且看見了Alto的展示品。外界普遍認為,賈伯斯在當下立即就確信要將他在看到Alto展示品上所看到的配備和功能,整合進蘋果的麥金塔電腦。
雖然賈伯斯參訪全錄的PARC是個事實,但是有關麥金塔電腦究竟有多少部分是可以被歸因於Alto,則仍有諸多爭議。據說,蘋果電腦的工程師在當時也已經在研發類似的產品線;而且無論如何,圖形化使用者介面的許多功能,其實老早就由史丹福研究所(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的杜格‧恩格巴特(Doug Englebart)所研發出來了。
在加入PARC之際,巴伯‧梅特卡夫(Bob Metcalfe)被賦予的任務,就是將新的Alto個人電腦串連起來。1973年,他研發出乙太網路(Ethernet),成為區域網絡(Local Area Networks;簡稱LANs)的標準化配備,之後更對於促成網際網路的成長貢獻良多。離開PARC之後,梅特卡夫創辦了通訊公司3Com。
1974年,匈牙利移民查爾斯‧西蒙尼(Charles Simonyi)研發出第一套文書處理系統,命名為「Bravo」。而第一個點陣式所見即所得(WYSIWYG)的剪貼編輯器「Gypsy」也變得可以實際運作。Bravo和Gypsy共同標示了全世界第一套對於使用者友善的電腦軟體的開端。

西蒙尼之後離開PARC,加入了微軟,成為該公司的第40位員工,並且成為微軟文書處理(Microsoft Word)的團隊領導人;接下來又負責其他專案,最終成為微軟的首席設計師(Chief Architect)。在《富比士》(Forbes)雜誌的全世界富豪名單裡,西蒙尼亦榜上有名。
1979年,PARC開始進行「超大型積體電路」(Very Large Scale Integration;簡稱VLSI)的研究。同年,全世界第一台靜電印刷的(xerographic)雷射印表機問世,名為「全錄9700電子列印系統」(Xerox 9700 Electronic Printing System),這項產品乃是根據1971年展示於PARC的原創EARS印表機改良而成。而9700也證明是出自於PARC最為成功的產品之一。1979年底,全錄又推出了Xerox 5400,是第一台內建有診斷式微電腦(diagnostic microcomputer)的影印機。
同樣是在1979年,全錄另外又宣布,未來所有全錄的產品將會透過乙太網路進行溝通。全錄於是和英特爾(Intel)與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這兩家公司合作,共同研擬一份正式的計畫書,內容是有關乙太網路的授權和使用,並且開始收取非常低廉的費用,讓乙太網路供一般大眾所使用。

無論是刻意的,或出於其他原因,全錄在這方面的慷慨大方,被公認為是乙太網路變成產業標準的關鍵因素之一。此外,PARC也憑藉著Smalltalk,取得了產業界最早的軟體授權之一,並且開始將之授權給大學和商業機構使用。
1981年,全錄推出了8010 STAR資訊系統,亦即個人電腦的商業原型。8010絕大部分都是根據Alto加以改良,並且涵括了Alto的所有功能,只是再增添了其他的新功能。這台新款的個人電腦讓使用者得以透過結合電腦運算、文字編輯和圖像等功能,建立複雜的文件,並且藉由簡單的點選動作,就可以連結使用全世界的檔案伺服器和印表機。
雖然8010 STAR對於使用者友善的程度令人驚喜,而且比起當時可取得的電腦系統,可說是遙遙領先——具有標題列、功能選單、捲軸,以及用檔案夾來代表目錄等使用者在多年之後,才在諸如微軟視窗作業系統這類軟體才見到的功能——但是卻同樣未能在商業上獲得成功。

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價格偏高所致。全錄最初在市場上行銷時的建議售價格高達1萬6595美元,而承租的價格則是一次12個月為期,每月695美元。不到幾年內,價格非常低廉的個人電腦便進軍市場。
然而,到那時候,PARC本身則正在歷經非常重大的變革。成立初期的學術走向和研究自由的文化,已被更嚴密的控制所取代。

PARC大多數的研究人員自負的程度,就和他們的智商一樣高,因此有些成員之間的關係很快就轉趨敵對,而且交惡的程度還嚴重到有些團隊的研究人員,甚至不願踏進其他團隊研究員實驗室的地步。在那段期間裡,許多創始成員先後離開PARC,不是加入其他公司,就是轉行教書,或甚至自行開立公司。
1983年,「Superpaint」這個以畫素為基礎的畫面緩衝系統(pixel-based frame buffer system)為全錄贏得了一座艾美獎(Emmy Award;美國電視圈的最高榮譽)。到了1980年代中期,全錄轉戰人工智慧的研究;在此同時,PARC也開發出大幅改善列印品質的高階列印產品。之後,全錄便推出了當時最先進的列印系統之一:Xerox 4050雷射印表機,可以每分鐘50頁的速度,列印出有如排版印刷般的文字和圖像品質,而且具備可以連結到電腦主機或許多工作站的功能。1986年底,全錄的印表機事業達到了每年10億美元營業額的程度。
1980年代末期,PARC開始從事行動電腦設備的研究,像是PARCTab和PARCPad,堪稱是無線環境的先驅。在這段期間內,PARC的科學家創造了「無所不在的電腦運算」(ubiquitous computing)這個詞,用以描述一個所有工具都可隨身攜帶和無線連結的環境。1989年,PARC的5名科學家,以Postscript這個頁面描述語言,獲頒美國計算機協會(Association of Computing Machinery;簡稱ACM)的軟體系統獎(Software Systems Award)。
PARC的科學家帕佛‧寇提斯(Pavel Curtis)在1990年代初期,開發出多重使用者網域(multi-user domain;簡稱MUD),可以讓使用者在網際網路上合力撰寫電腦程式和互動。這個線上社群名為LambdaMOO,是歷史最悠久、目前仍持續在運作的MUD之一。1991年,全錄採用了PARC所開發的非晶矽薄膜電晶體技術,推出了Xerox 5100影印機,成為當時產業界速度最快的機型,每分鐘可複印66張。而如今在網路上常見的即時影音播放技術,也是PARC在1990年代初期所開發出來的。1993年,PARC的首席科學家馬克‧威瑟(Mark Weiser)和他擔任鼓手的搖滾樂團Severe Tire Damage,成為首支在網路上現場表演的樂團。
全錄之後又在1990年代中期,安裝了一套知識管理系統,促使全公司的知識能夠在整個內部網路上進行分享。這套名為「Eureka」的知識管理系統,是由PARC的研究人員所開發,目的在於讓全錄廣布於全球的業務代表,能夠共享機器維修的訣竅。Eureka光是在維修時間上縮短,和降低不必要的更換機器成本上,每年就幫全錄省下了逾1000萬美元。
到了1990年代末期,PARC又協助全錄成為第一家創造出藍光雷射的列印/影印機器製造公司,引領了影印/列印技術在速度和解析度上,都較先前有長足的進展。此外,全錄也開始將「無所不在的電腦運算」加以商業化,包括推出MobileDocTM軟體,使得人們能夠利用行動瀏覽器(mobile browser)存取遠端的文件,進而列印、掃瞄或傳真文件。
到了21世紀初期,PARC則是由全錄旗下的一個研究中心,獨立出去成為一家公司,並且開始更加專注於開發能夠讓全錄進行商業化或授權給其他公司或組織的產品。2003年,PARC開始從事包括名為「SmartPaper」的電子紙張技術在內的多項專案,這種電子紙就形同一個可列印的電腦螢幕,不但便於隨身攜帶,而且可以無線連結到網路上。 過去這些年來,無論是PARC本身,還有曾經在那裡工作過的優秀人才,乃至於該研究中心所完成的突破性技術及發明,早已達到了近乎於神話般的地位。許多在PARC所研發的創新事物,都對於電腦運算造成了深遠的影響;時至今日,由於個人電腦和網際網路幾乎已經到了無所不在的地步,連帶也使得人類的生活產生了重大的改變。然而,全錄和PARC給予外界的印象通常卻是:讓許多石破天驚的創新事物,平白從他們手中溜走;至於那些將全錄和PARC的創意商業化的公司,則是坐享其成,獲取了豐厚的報酬。如果回顧PARC在1980年代初期之前所獲致的成果,這種將自己辛勤的耕耘,將由別人收割的情況尤其明顯。
事實上,每當討論到PARC時,必定都會觸及以下兩個耐人尋味的問題:其一,何以一個研究中心能夠生產出如此眾多的創新事物,而且絕大部分都是真正具有革命性的?其二,既然創造出了那麼多偉大的創新事物,為何全錄卻都未能將之商業化?
有關全錄為何未能將PARC的創新事物商業化,經常被提出的解釋之一是:二者之間的文化差異所致。PARC打從創立初期,便是一個強調自由的環境,聚集了許多智慧超群的天才型人物,但是他們對於商業卻所知甚少,甚至還是非常藐視的。實驗室裡的研究人員,多半是以輕蔑的眼光,在看待公司總部那些西裝革履的員工,而後者對於這群科學家究竟在談論些什麼,則是甚至連嘗試去了解都不太有興趣。

況且在PARC草創之際,全錄本身已經是一家規模龐大、業績蓬勃的跨國公司,而且由於數十年間在影印機市場裡,從未曾遭逢強大競爭對手,因此公司已經變得官僚習氣且暮氣沉沉。依恃著大多數人認為在一個穩定市場裡幾乎無可匹敵的產品,全錄的許多經理人顯然並不想做太多有可能會撼動穩固根基的事情。「在那些日子裡,全錄的經營者都認為自己是處在影印機/印表機事業,」分析師指出。「他們當時並不了解PARC的研究成果都是非常有利用價值的發明,因而應該得到他們挹注大量資源的。」
除此之外,科學家和經理人之間也存在的根本上的差異,彼此對於工作的時程的安排也大不相同。在PARC,科學家們在開發產品或研發技術時,所需耗費的時間是非常冗長的,通常會跨越5~10年;然而位於全錄總部的產品開發部門員工,在進行專案時所需耗費的時間,相較之下則是短了許多,這導致了兩群人的看法在基本上就勢必會產生歧異。
從雷射印表機的研發者蓋瑞‧史塔克威瑟所碰上的一件事,就更可以明顯看出全錄的行銷人員和PARC的研究人員之間所存在的鴻溝。1971年,PARC準備向全錄的高階主管展示雷射印表機的原型,結果時任全錄執行副總裁的雷蒙‧海伊(Raymond Hay),竟然將印表機插入的電源插座上所標示的「R01」,看成是ROI(即return on investment的縮寫,意即「投資報酬率」),由此可見彼此之間的差異。
由於地處距離公司總部非常遙遠的城市,無論是基於任何實際上的考量,PARC都得以擺脫總部的掌控,從而抽身於繁文縟節和職場政治之外。至少在剛創立的幾年間,PARC可以說是享有了極大的自主權,不光是研究人員可以非常自由地鑽研任何令他們感興趣的創意或概念,團隊之間也會聚集在一起共同探究引起他們關注的點子。當某個創見經由研究後發現確實可行,團隊成員還會持續合作長達6~8個月,以完成該項專案,而一旦發現窒礙難行時,便會宣告解散。科學家們的創意絲毫不會受到阻礙。研究中心裡的氣氛非常輕鬆自在,成員們可以選在任何時間展開工作。
拜傑克‧高曼之賜,研究中心的資金極其充裕,而當初在成立這個單位的時候,公司總部所授予的權限也十分寬廣:亦即建立「創新的基礎架構」。

在PARC成立之初,幾乎沒人曾經提到過要將研究中心所發明的事物商業化。等到成立一個階段之後,當PARC所從事的研發工作開始拋出一些新點子和新發明時,公司總部的人則轉而忙於應付他們自己的問題:日本影印機廠商的競爭力日益強大,意味著長期以來令全錄員工輕鬆應付、穩坐冠軍寶座的影印機市場,正迅速轉變成一個必須奮力廝殺的戰場,甚至危及了公司生存本身。面對部分的專利保護即將到期,全錄在影印機市場不再享有獨占地位;更糟的是,日本人已經能夠用比全錄少掉一半成本來製造影印機。
雖然PARC持續開發出新產品,不過這些產品在生產和商業化時的經濟環境也非常重要。如今,廉價、而且價格還不斷下滑的硬體已被視為理所當然,但情況並非總是如此。例如,Alto這款個人電腦確實是十足的科技創新事物,但是每台電腦光是造價便高達4萬5000美元之譜,就當時的物價而言,相當於是一間三房住宅的平均售價的兩倍以上。在那時候,幾乎沒人預料得到往後電腦硬體和零組件價格會滑落到這樣的程度。
此外,當人們在討論PARC時,有時候也會忽略掉其中一點。電腦系統團隊(The Computer Systems Group)和學習研究團隊(Learning Research Group)並非PARC旗下「唯二」的研究團隊,研究中心裡同時也針對其他領域進行研究,例如在材料科學,這些研究人員同樣也非常聰明、有才幹,並且構思出許多能夠讓全錄成功整合到多項產品的重大創新事物。然而,大多數針對PARC的討論,卻往往只集中在電腦運算和通訊的創新事物上,以致於將其他研究排除在外。 面對全錄的管理階層無法看出PARC所能開創的商機,許多深感挫折的研究人員紛紛求去,以尋求其他的機會,但同時也將他們身上的寶貴知識一併帶走了。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轉而投入學術領域,成為大學教授;有些人則變成創業家,自己成立公司,像是乙太網路的發明人梅特卡夫就創辦了3Com,而查爾斯‧蓋許克和約翰‧瓦諾克(John Warnock)就開創了奧多比。另外有些人像是西蒙尼和史塔克威瑟就加入了微軟和蘋果等公司,藉由將他們在PARC所發想、鑽研的創見加以商業化,而獲得了豐厚報酬。
我們可以因此而推說全錄錯失了某些龐大商機嗎?這絕對是一個有待爭議的點。然而,即便情況真是如此,全錄對於電腦產業的貢獻(姑且不論該公司是意外促成或是其他原因)不容否認。
《創新未酬》(Dealers of Lightning)一書作者麥可‧西爾吉克(Michael Hiltzik)這樣寫道,「無庸置疑,全錄的確是在一群最富創造力的天才最能夠對於新興科技發揮極致影響力的關鍵時刻,將他們齊聚一堂,並且以空前的慷慨大方,資助了他們的研究工作。」
時至21世紀,PARC這個組織已經今非昔比。相較於該研究中心創立的時空背景,全錄當前所處的商業環境,也經歷了大幅的改變。在轉型成為全錄的子公司之後,PARC正努力揮別屢屢錯失商機的過去,並致力於研發一系列嶄新和創新的產品,像是藍光雷射、多光束雷射(multi-beam lasers)、微機電系統(microelectro-mechanical systems)和突破性的「雙曲線樹狀瀏覽器」(Hyperbolic Tree),可望徹底顛覆人們如今瀏覽網際網路的方式。
至於全錄,似乎也變得更加關切如何將所擁有的智慧財產權,應用到實際用途上。即使在1996年,當PARC尚未獨立出去之前,全錄便已成立了一個業務開發部門,名為全錄新事業(Xerox New Enterprises;簡稱XNE),旨在將旗下各個在核心業務範圍之外的研究中心所開發的創新事物商業化。
全錄新事業的主要業務是為一些新創公司提供創業資金和業務諮詢,而這些公司往往會變成全錄旗下的子公司(全錄的持股比例通常為80%),以製造或行銷新產品或新科技。

例如,1996年成立的dpiX,就是全錄百分之百持股的子公司,目的在將PARC所發開的高解析度平板顯示器商業化。dpiX已於1998年被dpiX控股公司(dpiX Holding Company LLC)買下,不過全錄仍持有該公司20%的股份。截至1998年,全錄新事業已經成立了8家類似的公司。
到了2001年,全錄又成立了全錄創新團隊(Xerox Innovation Group;簡稱XIG)。根據該公司的說法,該團隊旨在負責研究和科技、智慧財產權管理、授權和新商機的業務開發,以及事業單位的營運等任務。

全錄創新團隊掌管的業務單位包括:全錄的各個研究中心,公司內部成立用來開發和行銷新產品的部門,以及成立目的就是為了充分利用各研究中心所開發科技創新的獨立子公司。
多年來,全錄亟欲擺脫該公司給予外界的那種「混亂摸索未來」的形象。同樣地,PARC也必須更加專注於找尋其研究成果的商業意涵。不同於早年的天馬行空,現在的研究人員對於這點非常心知肚明。
過去任職於PARC的先進系統開發實驗室(Advanced Systems Development lab)、如今是全錄全球服務(Xerox Global Services)事業部副總裁既科技長的羅伯特‧鮑爾(Robert Bauer)便曾指出,「我們的職責就是往前跨出一步或兩步,思考公司還沒時間去深入思索的新構想,以及我們認為能夠讓公司變得更實際、更積極進取、更數位化的創意。」
在21世紀的開端,無論是全錄或PARC似乎都已朝這個方向上大有進展。然而,即便是全神貫注於商業,PARC仍不願徹底揮別從事卓越研究的驕傲傳統。誠如約翰‧布朗(PARC的前任首席科學家和主任,目前是美國南加大的訪問學人)曾經說道,「我們曾經在1997年光是憑著PARC的一項創新(即尖端的數位印刷系統Docutech)所賺的錢,就足以支付PARC從創立以來的所有成本……,但是如果我們全部就只做這件事,那事情就不會那麼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