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Uber強勢攻佔市場,台灣大車隊怎麼接招?計程車龍頭的轉型與變革

2019-11-22 02:21:11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T34X4XaXxZQ/V6Q3VSn1c4I/AAAAAAAC-zw/vLuHqtFwFWUJr9c29RnPPxU-Ik8BCMfewCKgB/s1280/%25E5%258F%25B0%25E7%2581%25A3%25E5%25A4%25A7%25E8%25BB%258A%25E9%259A%258A2.jpg
不會有人質疑台灣大車隊的龍頭地位,在全台80000多名計程車司機中,加盟人數達16,000名之多,也就是說,全台八萬多輛計程車裡,每五台車,就有一台來

不會有人質疑台灣大車隊的龍頭地位,在全台80000多名計程車司機中,加盟人數達16,000名之多,也就是說,全台八萬多輛計程車裡,每五台車,就有一台來自台灣大車隊。

台灣大車隊還是第一家全台車輛可以使用信用卡,第一家加裝椅背螢幕,不只播放節目,更銷售廣告,第一家與銀聯卡合作…,數不完的創新性服務,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說得含蓄:交通服務的第一個改變,我們贏了,現在,是另一個轉折點,我們會盡力而為。

順勢而為,交通服務的改變

李瓊淑以為,經營團隊入主台灣大車隊十年,交通服務有了非常大的變化:客戶叫車的型態改變了,乘客付錢的方式改變了,從業人員也改變了,網路,手機,APP,行動支付這些改變,讓台灣大車隊必須改變,必須順勢而為,跟上時代。

就以營業項目來說,台灣大車隊開始走向多元,但是也有踢到鐵板的時候,中古屋的修繕服務就是一例,看到國內中古屋市場修繕的潛在需求,加上加盟司機具備的不同技能,台灣大車隊曾以媒合平台的角色投入中古屋的修繕市場,後發現其中的問題無數,如修繕時間偏長,品質問題難以掌握,現場狀況難以掌握,最後認賠,斷然結束。

她強調,原先以為可以由此提供額外的服務,增加司機收入,做了之後,才發現這是另一門專業,「什麼都能做,要懂得什麼不該做最重要。」

懂得「什麼不能做」最重要

但是,核心事業出發的成長腳步從未停止。由單純的叫車服務,衍伸出代駕服務,超商叫車,台灣大旅遊,都是由交通服務出發衍伸而來,連司機也成為台灣大車隊服務的對象,如因應車輛維修保養而生成的金讚保養,為了讓司機及其家庭可以買到便宜東西,也成立了福利社。

以營收為例,在去年新台幣十六億的營收中,核心車隊的收入(指計程車叫車及司機的月租收入)比例由42%降到30%,其他營收則分別來自廣告、汽車保修、司機福利社、快遞與租售車的服務。

李瓊淑認為,經營事業本來就該多方嘗試,也在嘗試中學習,只要有一個成功,學費就沒有白繳,「生活大管家」就是另一新嘗試,是台灣大車隊去年推出的生活媒合平台,提供微搬家、接電、清潔、開鎖、按摩等十四項生活服務。台灣大車隊將自己的定位回歸為「媒合者」:過去是媒合司機與乘客,現在希望可以媒合各行管家與消費者。

品牌經營,獲得信任為上

為了配合環境變化、業務推展,品牌經營上也開始有了不同做法。在業務多元化的部分,品牌採取的是個別經營的策略,如「生活大管家」提供生活服務,「金讚保修廠」提供保養維修服務,「全球快遞」提供快遞服務,「台灣大旅遊」由交通服務出發,提供消費者更多元的旅遊服務。

圖說明

以交通服務為主軸的品牌經營上,台灣大車隊則以副品牌的方式擴展市場,也區隔服務。李瓊淑進一步說明,交通服務主要分為三個層次,副品牌「城市衛星」轄下包括大愛、泛亞與婦協等車隊,中間是目前主力的台灣大車隊,還應該有一個品牌是專為金字塔頂端的乘客所設計,甚至客製化的乘車服務,也許是不同的資費,也許是不同的車種和服務,「台灣大車隊要做的就是深耕台灣市場。」同時也引發內部良性競爭,讓服務更好的司機可以得到更好的收益和更多的機會。

成立專職團隊,品牌年輕化

台灣大車隊也開始著力於品牌年輕化,成立專職團隊,使用校園偶像當代言人,開始使用社群媒體,把帥哥美女司機的概念帶入行銷,運用數據分析,塑造品牌形象,甚至開始考慮更換車殼,「要有識別度,卻又不容易模仿。」

李瓊淑強調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同時表示,市場上沒有永遠的贏家,也沒有永遠的輸家,五年後,這些年輕人就會成為台灣大車隊的主要客戶,強調安全,舒適的品牌宣言不會變,可是,如何運用科技,讓台灣大車隊的品牌深植乘客心中是必須儘早開始的工作。

「計程車菁英學院」也由此而來,成立目的在於讓更多人加入這個行列,輔導有興趣加入駕駛行列、創業當老闆、時間自由不受拘束的群眾,還規劃二度就業婦女兼差開車、退伍軍人創業、畢業學子就業及各界菁英轉職等等,希望藉此建立品牌正面形象。

Uber來,躍上世界級競爭

對於Uber帶來的衝擊,李瓊淑自有一番見解,她以為,這就是「勢」,你必須順勢而為,Uber的出現徹底打翻原有計程車經營的生態:沒有固定的車種、資費,司機資格不受任何規範,尤其是後者對於乘客安全其實是種威脅,也是李瓊淑以為管理當局最需要顧慮到的一點,其他兩項則是計程車分級制的基礎,李瓊淑認為只要建立公平的遊戲規則,台灣大車隊樂見其成。

目前台灣大車隊受到Uber的影響並不大,李瓊淑反而認為是刺激台灣大車隊的一個方式,如Uber帶來的一些新進服務:APP,司機評量制度,提供台灣大車隊學習的方向,藉此讓服務做得更好。

李瓊淑表示,資費的開放並不是低價,而是要讓乘客感受到物超所值,是有溫度,客製化的溝通與服務,「Uber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台灣大車隊不知道怎麼做。」台灣大車隊逐漸著力於金字塔頂端客戶的交通服務,提供客製化的差異或服務,可以展現台灣大車隊品牌差異化的企圖。

十年的時間,台灣大車隊歷經轉變,將計程車業提升且重新定位,透過衛星定位派遣來取代無線電及路招的叫車模式,提供多樣化的叫車模式與自動化的派車,來解決人工叫車的人手不足及增加精準度;透過各式的行動支付,沒有帶現金沒有帶信用卡也可以透過一支手機就順利支付車資,讓小黃藉科技資訊的助力,提升服務業的領域,當下,台灣大車隊正躍上世界級競爭,精彩戰一回。

延伸閱讀 / Uber中國燒掉20億美元後,正式被「滴滴出行」收購!

(本文出自「品牌志」,作者:品牌志特約記者艾麗絲,原文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