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有些幸福,是錢買不到的!《被討厭的勇氣》靈魂人物阿德勒:快樂,還需要這個條件

2019-11-14 01:05:33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cBowk9OIKRw/V9eg0otX10I/AAAAAAADVhM/d5G11kbdruQAN8Cxcoviy4X04gFX-athQCKgB/s1280/%25E9%2598%25BF%25E5%25BE%25B7%25E5%258B%2592_%25E7%25A4%25BE%25E6%259C%2583%25E6%2583%2585%25E6%2587%25B7.JPG
本文出自《經理人月刊》2016年9月號:一次讀懂阿德勒勇氣心理學 有個手腕極為高段、事業經營有成的企業家,曾向一位心理學家訴苦,自己的心裡似乎一直都無法感到滿足。這位心理學家聽完,給他一個建議:「去火車站的候車室,到那裡試著幫助有困難的人吧。」

(本文出自《經理人月刊》2016年9月號:一次讀懂阿德勒勇氣心理學

有個手腕極為高段、事業經營有成的企業家,曾向一位心理學家訴苦,自己的心裡似乎一直都無法感到滿足。這位心理學家聽完,給他一個建議:「去火車站的候車室,到那裡試著幫助有困難的人吧。」

企業家雖然不明所以,卻依然照做,當晚就到車站等候。他在那遇見了一名在候車室哭泣了老婦,企業家上前詢問後才知道,老婦是為了要和女兒見面才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卻不小心把女兒家的地址給遺落了。

企業家最後翻出電話簿,找出女兒的住處,並協助這位老婦人叫計程車,上車前,他還幫老婦人買束玫瑰花作為禮物,最後安全地把老婦人送到女兒身邊。之後,他打給這位心理學家說:「我終於感覺到自己像個人了。」

上述故事中出自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的《了解人性》一書,而該企業家求助的對象,就是整理阿德勒授課內容,並翻譯成英文出版的心理學家華特.貝蘭.華夫(Walter Beran Wolfe)。

這個故事說明在現代社會中,我們總將「錢」與「幸福」畫上等號,但對於阿德勒而言,擁有社會情懷(social interest,也有譯為社會興趣)的人,才能擁有富足的人生,無論在順境或逆境都能從中獲益。更重要的是,對於阿德勒而言,唯有擁有社會情懷,才能獲得幸福與心理滿足。

儘管許多翻譯把「social interest」講成「社會興趣」,但台北教育大學教育學院院長吳毓瑩認為,社會「興趣」隱含有目標跟功利目的,但「social interest」的德文原文乃是「Gemeinschaftsgefuhl」,阿德勒藉此表達人類對於社群的情感、聯繫以及歸屬,其義超越「興趣」,用「情懷」的說法,會更貼近阿德勒的原意。

她進一步解釋,阿德勒認為人在出生之後,就會從各個環境中找到自己適切的位置,並從個人的內在中,找到對某一團體的歸屬感,最後自願地對「群體做出無私奉獻」,而這正是社會情懷的核心精神。

進一步理解一開頭的企業家故事,在他的情境中,雖然他獲得了巨額的財富,卻在工作裡找不到認同、沒有歸屬,更沒有對社會有任何貢獻,華夫才會建議他到車站協助陌生人,透過無私的幫助,找回與社會的連結,重拾自己的「社會情懷」。

放下「己利」看見「眾利」,自我就顯得無足輕重

阿德勒還根據人們表現的社會情懷與實際行動四個象限畫出,將人類分為三種類型,分別為「支配」「索取——依賴型」,以及「擁有健康心理與社會情懷」的類型,分析自己的社會情懷傾向。

圖說明

資料來源:《勇氣心理學》,天下雜誌出版

若你發現自己的社會情懷低落,不妨依循《勇氣心理學》作者中野明所歸納的3步驟,幫助自己找回健康的社會情懷。

第一步,關照自己內在,理解內心擁有的目標,再重新建立與社會的友好關係。中野明建議,先靜下心,從認識自己的人生風格開始,注意自己是不是老是「將己利優先於眾利」「自己的意見優於他人的意見」或是「企望從他人身上榨取資源,自己總是不願付出」?

若是的話,中野明認為,這樣的人有可能就是「自卑情結」作祟,將自己擺在前頭,只追求自我表現而不顧他人。但事實上只要你願意將「眾利」擺在「己利」之前,就會發現其實「自我」沒那麼重要,若犯了錯,只要及時調整自己的方向即可。中野明進一步建議,應該要「對不完美的自己抱持面對的勇氣」,畢竟人生在世,一路以來追求的都不是「完美」,而是不斷的「向上提升」。

把他人當作合作夥伴,而非競爭對手

為了解除人們因為自卑情結,而在心中不自覺萌生的「比較」與「競爭」心態,所以往往會將群體中的其他人,視為敵人或對手。也因此,中野明建議的第二步,則是提醒你「合作」的重要。由於社會情懷講究的是,「對群體的奉獻」,你必須將在同一個群體內生活的人,視為「為了更好的將來,一起並肩努力的夥伴。」

在這樣的框架下,我們與人處事的態度,便會從「提防」「敵對」的不對等關係,轉變為「觀看、聆聽、感受他人的感受」的角度,從而建立對等關係。
說起來或許會有點抽象,但我們可以從華夫的著作《想幸福該怎麼做》(暫譯,英文書名為How to be Happy Though Human)中的一個故事,得到靈感。

有頭驢子失蹤了,村落裡的大大小小都著急得不得了,甚至聚集起來開會,討論失蹤的原因跟搜尋辦法。三天內都沒有人想到解法,出人意料的是,在村子裡有名總是被人戲稱為「笨蛋」的村民,居然帶著那頭失蹤的驢子出現了。
眾人議論紛紛,禁不住問了:「你是怎麼找到驢子的?」

「笨蛋」說:「我只是假設自己是驢子,想像若我離開了原本居住的小屋,會想要去哪裡,去了那個地點後,果然就找到了驢子。」

雖然這個故事聽來有點離奇,但華夫只是想要表達「設身處地」著想的重要性。若你能試著「觀看、聆聽、感受他人的感受」,或許一下子就可以找到為他人貢獻的方法,而不用坐困愁城。

最後,想要對社會有奉獻,就必須採取行動。

雖然阿德勒在四象限中認為「沒有高社會情懷、低行動力」的人,但中野明卻有個人的見解,他認為這樣的人,非常像是高高在上的「評論家」。

阿德勒曾說過一個這樣的故事。有名婦人在搭乘電車時跌倒了,經過的路人都沒有伸出援手,等待許久,終於有名男性伸出援手,扶起婦人。與此同時,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了另外一名男子,高聲地說道:「終於有一名了不起的人出現了,我從5分鐘前就一直一旁觀察,等待那個願意幫助老婦人的人出現。」

中野明認為,這名高談闊論的「社會觀察家」,就是那種擁有高度的社會情懷、卻沒有行動力的個性。而這種人該怎麼培養健康的社會情懷呢?其實很簡單「去做,而且不求掌聲與回報就是了」。

最簡單的奉獻:給予他人被接納感受

看似陳義過高、強調無私奉獻的「社會情懷」,對每個人來說並不難辦到,只是實踐方式與如何培養需要一些技巧。阿德勒認為,每個人都必須歷經家庭、教育與社會的啟發,才能夠引導「社會情懷」朝健康的方向發展。

阿德勒曾有名女病患,罹患精神分裂症已經8年了,他形容這名病患一直都活得像一隻狗一樣,狂叫、朝人吐口水、或是把手帕塞進嘴裡吃掉,「她一點也不想當人,因為她感覺自己的母親,待她就像條狗一樣。」阿德勒猜測。

阿德勒描述,這名女孩曾經打破玻璃、攻擊護士跟他的身體,不過他就坐著,讓她死命的捶打而毫不抵擋。即使攻擊不斷,他依然找她說話、當她是朋友。女孩終於在30天後終於開口,雖然說的話還是沒有邏輯、非常混亂,「但這便代表,她願意和我對話了,」阿德勒將此視為一種進步。果不其然,經歷了這些事件後,她逐漸走向痊癒之路。

人都需要他人認同、獲得關心,才能從中重拾對社會的希望與情懷,這是阿德勒要告訴我們的事。其實他為這個女孩做的事情其實並不特別,他不過只是建立了與女孩之間的認同,從而重新引導她重拾對社會、他人的興趣而已。

「一個與社會有所接觸的人,會比孤立者擁有更多勇氣、樂觀,歸屬感與自信。」阿德勒表示。每個人都需要歸屬感,當我們發現自己不能被重視的團體所接納時,就會延伸出許多心理問題,最後產生焦慮,甚至逐漸斬斷與社會的連結。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許皓宜就以自己為例,過往曾經因為同班同學嘲笑她的身材肥胖,她便選擇將自己關在家中足不出戶,衍伸出自卑感,愈來愈自暴自棄,一直到有人協助她重拾對自信之後,才又重新踏入社會與人際圈中。

至此我們可以發現,其實從「歸屬」開始,到發展出「認同」、培養「社會情懷」,讓「自卑與疏離消失」,四者之間會形成一個反覆循環的迴圈,也因此要協助那些失去「社會情懷」的人,回到健康的關係中,最為簡單的方式就是「給予認同」。

阿德勒心裡其實對於「理想社會」有無比憧憬,他認為當所有人都能夠有健康的「社會情懷」時,便可以發展一個共存共榮、擁有無限良善力量的世界,而這正是他窮其一生,都要協助個人發展社會情懷的終極目標。

延伸閱讀 / 《被討厭的勇氣》為什麼這麼紅?談心理學家阿德勒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