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找到理想工作?畫下「自我探索圖」,新的一年不再走職涯冤枉路


「找一處值得耕耘的地方,放開手,把自己的一點幸運種下去……請相信我,你種下的幸運不會是白費的,它會發出芽,它會結果,它甚至有可能會長成森林。」這是2016年6月,劉安婷以「為台灣而教」(TFT,Teach For Taiwan)創辦人身分,在成功大學畢業典禮的致辭。

2013年,這位從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畢業的高材生,辭掉在美國年薪約200萬元新台幣的工作,回台灣推動偏鄉教育。同年,她的故事被各媒體平台頻繁轉載,TED的演講影片超過50萬次點閱率。而2016年,她也被《Forbes》雜誌選為亞洲區30歲以下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

靠著強烈信念,吸引「對的人」共同奮鬥

學生時代就持續關注教育的她,曾去過海地、柬埔寨、非洲等國家擔任服務志工,但回頭看台灣,卻發現其實有很多需要關注的教育問題,「抱怨、謾罵都沒有用,只能思考哪些是我們可以捲起袖子做的。」

劉安婷實地走訪偏鄉社區、學校,發現大家都會捐書包、平板、衣服等物資,但其實他們最缺乏的是人——一個長期陪伴、給予愛與關懷的老師。

曾在大學參加世界志工社、現為TFT招募甄選組暨訪校配對組組長張一安指出,短期偏鄉服務隊就像放煙火,活動精彩,孩子開心,但活動結束後,一切回歸平淡,「跟孩子建立短暫的關係,你的離開,或許是種傷害。」

劉安婷認為,如果真的想對台灣教育有所貢獻,就要讓對的人去到需要他的地方,而找到這些「對的人」(老師、創業夥伴、捐贈者等),在創業之初著實困擾著她。

當時還尚未做出成績,要靠什麼說服別人? 「我沒有馬雲或比爾蓋茲那種創業家魄力,只是非常相信這件事該做,也相信有機會幫助更多人」,或許是靠著這樣強烈的信念,讓其他人願意跟她放手一搏。

當個人價值觀與組織價值結合,工作再苦、再累也不覺得煎熬

張一安本來在信義房屋擔任業務,過去的志工服務經驗在她心中埋下了種子,雖然工作做得小有成就,但TFT就像一塊大磁鐵,把她「吸」過去,「我們的向心力來自於把個人的價值觀,交疊在組織價值上。」

TFT會聚集所有後勤團隊與老師,共同修正組織的核心價值。培訓支持組教學領導力督導劉晨慧表示,他們會先請同仁寫下加入TFT的原因及自己認為重要的價值觀,再公布組織價值,讓大家去對應,「當他們深深相信的東西跟組織不謀而合時,會更認真實踐。」

採訪當時正逢TFT招募的前置期,大家都在各地奔波,劉晨慧甚至當天凌晨12點才回到台北,但他們只要談到工作相關的事,眼神都是閃閃發亮,一點也不顯疲態。

行銷企畫組長張維芳表示,過去都會期待放假,但現在每天上班都很興奮,尤其是看到孩子跟老師的互動,知道做這件事的目的,就算再累、再睡不飽也沒關係。

正是因為TFT團隊的每一位成員都非常認同且清楚自己想做的事,他們能成為彼此的照應,在面對挫折與困難時,也能因而克服。

「每份工作都有辛苦的地方,但在辛苦之外,能看到工作真的是自己想做、有能力做的,用專業回應需求,那些辛苦才會是美好的。」劉安婷最後補充,不一定要在非營利機關才能找到工作意義,只要不斷自我探索(見下圖),慢慢意識自己更適合做什麼,都能在各自的崗位上找到工作意義。

自我探索圖:找出內心最深層的渴望

畫 3 個圓圈,分別代表「我想做的事」「我可以做的事」及「社會需要我做的事」,而它們的交集,就是最能讓自己擁有成就感、感到滿足的事。

TFT的創立過程,正可以顯現出劉安婷一步步朝交集邁進。

陳姿伶 / 製圖

延伸閱讀 /

1. 不用勉強自己有「狼性」,但請一定要找出自己的價值與野心!

2. 為什麼年過70還不退休?施振榮:人一輩子,都要為社會創造價值

From:: 54.225.3.207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