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是反思的起點!700人搶修的台大通識課:把耳朵張開,才有思考的養分


假如生命將到盡頭,你希望哪首歌陪你到最後?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希望哪首歌在地球消失?

這兩個問題,是台大通識課程「音樂社會學」給學生的加簽作業。
2007年,台大社會系教授李明璁首次開設音樂社會學。原本只是社會系選修的一堂小班課,但受到學生熱烈的反饋,最後變成全校性的通識課。

不過,就算已在最大的教室上課,選修人數還是遠遠超過可容納人數,達到700多人,所以才會設計作業,給想加簽這門課的同學們一道習題,回答了再來上課。

為什麼這堂課吸引年輕學子呢?李明璁表示,在年輕族群裡,音樂是一個聯繫彼此的媒介。校園裡大量學生自組樂團創作,就算沒有組團,也會在校園一隅彈彈唱唱,「我感受到那龐大的需求,用教學去回應,把音樂與自我、社會的關係交代清楚。」

理解歌曲的時代脈絡,進一步開啟世代對話

回到開頭的習題,學生最希望消失的歌單前10名,幾乎都是流行歌,如〈帥到分手〉〈小幸運〉〈PPAP〉等。然而,為什麼這些受人歡迎的熱門歌曲,對某些人來說卻是噪音?

「popular(受人歡迎)跟controversial(爭議性)是流行文化的一體兩面,」年輕人的流行,老年人可能不會喜歡;男性的流行文化,可能會讓女性覺得不舒服……。

以5月過世的豬哥亮為例,當時他開創的歌廳秀文化紅極一時,是許多人的共同記憶,但因為時不時就對女性開黃腔、開不同族群玩笑的主持風格讓他評價兩極。有人覺得好笑,有人卻覺得他不懂得尊重人。

「這就是音樂社會學想要辯證的,每個選擇都涉及個人背景、喜好的差異,我們因為選擇了什麼,而成為怎樣的人」,不一樣的性別、族群與階級,可能有不一樣的耳朵。 若聽什麼樣的音樂,代表我們是什麼樣的人,那麼,聽不同的音樂,也可以讓我們去理解他人是什樣的人。

不論是從古典、藍調、爵士,乃至搖滾樂與嘻哈,看似談論音樂流派的演變,實則是以音樂做為媒介,讓學生了解音樂生成的時代脈絡,藉由音樂去想像他人的心境、想法、生活環境,也可以減少歧視、誤會的生成。

以1960年代為例,當時的社會存在著反歧視、反戰爭、反剝削等的「反文化」(Counterculture)潮流,全球社會運動群起,希望政府廢除各種歧視規定、爭取和平、自由與平等……。

反文化運動讓各種社會群體,透過各種管道發起社會運動宣洩不滿。音樂,即是串起各界連結的媒介之一。當時,巴布.狄倫(Bob Dylan)的作品成為美國民權反戰運動的聖歌,「要找出搖滾樂與反文化運動的關聯,才能清楚定位搖滾樂在當時的時代意義。」

同樣地,讓學生回過頭聽日治時代、群星會時期的歌曲,原先覺得過時的歌曲,放到時代脈絡下分析,就能體會時代意義。以1930年代〈跳舞時代〉為例,當時正推行「台灣新文化運動」,自由開放的新觀念慢慢注入社會,也影響了流行歌的風貌。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阮只知文明時代,社交愛公開。」歌詞表現出女性追求獨立自主的精神,不只在那個時代脈絡下有意義,放在現代社會來看,還是有其教育意涵。

學會聆聽,就學會處理好人際關係

「聆聽,是反思的起點。」不只理解各世代的音樂與當下的社會關聯,李明璁更希望學生打開耳朵聆聽。

2016年,閃靈樂團主唱Freddy林昶佐競選立委時辦演唱會助陣,李明璁受邀擔任主持人。演唱期間,他發現除了搖滾區的死忠歌迷外,外場有許多非樂迷的民眾(年紀偏長),一時興起,發揮了社會學者的專長——田野調查,訪問他們對此種樂風的意見。

長輩們雖然不是很喜歡這種用低沉、嘶吼式的唱腔,但卻覺得「可能年輕人有怨氣需要抒發,用唱的不足以表達,所以才用喊的。」李明璁強調,這就是耳朵打開的過程, 透過聆聽,原本毫無關聯,甚至敬而遠之的兩者,開始進行對話、交流。

學會聆聽,對於自己的職場能力也有益處。我們的社會對成功人士的想像與典範,是一個擅於表達、能言善道的人。不過,與「說」一體兩面的,是「聽」,「要能打動、說服他人,很多時候是因為你先聽到別人心裡的話。」

許多事情乍聽之下似乎沒有差別,但仔細聆聽、思考,就會發現事實與想像中的有些微差距。像是立場相反的雙方各自表述,看似無法對話,仔細聽會發現,其實大家的出發點或初衷是相同的。

不過,成也是聽,敗也是聽。許多領導者剛開始因為懂得傾聽、說出大家心裡的話而受到愛戴,一旦他換了位置,掌握更多發言權後,就忘了聆聽的重要性,只聽見自己的聲音,也就與部屬疏離了。

開課至今,李明璁收到許多回饋,最讓他感到欣喜的是,學生因為把自己的耳朵打開後,原本以為無法溝通的事,慢慢可以從異中求同,或是以尊重、寬容的心態面對。

因為開始傾聽,發現自己與伴侶、家人的關係破裂的原因,進而修復;因為開始傾聽,不會再對與自己喜好不同的人有所偏見;因為傾聽,他們開始留意生活周遭的一切事物,能虛心接受多元意見與看法,再也不會輕易說自己不喜歡或無法接受哪種事物。

用音樂連結人與環境,培養敏銳、細膩的心

2009年,李明璁受邀至誠品講堂開課,教授對象不再局限學生,而是擴展為社會大眾。講堂是付費課程,原以為對象應以年輕族群居多,事實上組成人員多元,有上班族、退休人士、家庭主婦等,「我開始在想,如何讓這門課更具社會影響力。」

為此,李明璁帶領學生策畫了4本關於音樂地景、聲音文化的書:《時代迴音》《樂進未來》《台北秘密音樂場所》《耳朵的棲息與散步》,希望藉由書籍、講座及其他管道,讓「音樂社會學」的授課地點不僅止於教室,使社會大眾都能把耳朵張開,讓心思更加敏銳、細膩。

他以曾參與的「捷運聲音地景計畫」為例,將捷運進站提醒的「逼逼逼」警示音以一段旋律取代。一開始受到外界許多質疑,有人覺得已經聽「逼逼逼」習慣了,突然改變反而起不了警示作用;有人覺得警示音就不好聽,已是噪音,只是換成另一種噪音……,「當大眾開始討論、把習焉不察的周遭事物放在心上,活動的目的就達成一半了。」

透過「捷運聲音地景計畫」,為社會大眾製造一個注重小細節的生活實驗,它讓大家意識到自己跟生活空間、公共場的關連。雖然有些人覺得浪費錢、浪費時間,但「這就是文化,文化就是錙銖必較於那些乍看不起眼,但累積起來有巨大差異的角落。」

音樂只是一個媒介,帶領你從感知關心生活

其實,音樂僅是一個媒介,把音樂抽換成「出版」或「影像」,也都適用。只是,現在的社會視覺主導一切,但若是只用視覺感受外界,感知會不完整,容易與空間脫節。

例如,許多人一進咖啡館,就是拿起手機拍照,拍裝潢、拍食物、拍自己,接著上傳臉書打卡,之後就埋首於3C產品……,這樣的生活方式讓我們對外界的感知、與人之間的互動、與自己對話的機會都變得薄弱。

五月天樂團的貝斯手瑪莎經營的「離線咖啡」即是看到了這個現象,希望以音樂重新喚回人與生活的連結。店內播放的音樂都是由他親自挑選,區分屬於下午、晚上、下雨天的音樂類型。咖啡館不提供wifi、插座, 瑪莎希望在這個急躁的世代,重新串起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它不是矯作的拍照景點,也不是因為看到別人打卡所以想去的地方,而是會發生真實情境、融入日常的生活場所。」

「在這個喧囂的世代,『靜』本身就是一種力量。」

要聆聽,就得心靜;只要心靜,就能感受自己與他人、周遭的關係是什麼。因為聆聽,我們能退一步思考,讓自己放空、抽離,同時有充電、反思的機會。

常有人問李明璁都聽哪種音樂,「我真的什麼都聽」,或許人們會覺得廣泛吸收各類知識,是雜而不精。但他卻認為,「雜」與「精」不一定對立,「我反而覺得,在生活中,我們如果能更多元、廣泛的閱讀或聆聽,對社會是有所幫助的。」

過去的教育讓我們認為知識是用來跟人比拚的,但事實上,知識與音樂一樣,是用來讓自己對生活有不同的想像。當我們知道自己受什麼影響而做出哪樣的選擇,就可以為自己的生活做出不一樣的事,「我們應該時時生活在自己的知識裡,按自己所學去生活,才算是真正讓知識進到身體裡。」

製圖 / 梁巧軒

李明璁

英國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社會人類學博士,目前執教於台灣大學社會學系,開設音樂社會學、視覺社會學等課程,研究領域涵蓋大眾文化與東亞社會、媒體消費與性別認同、身體反抗與社會運動等。其中,「音樂社會學」原為社會系選修課程,因學生反應熱烈,擴大至全校的通識課程,至今剛好滿10年。

攝影 / 蔡仁譯

延伸閱讀 /

1. 良好的溝通,來自於傾聽!5個傾聽技巧,讓你和誰都好聊

2. 顧客衝突怎麼解?跟卡內基學梯子法則,用傾聽解決問題

訂《經理人月刊》一年12期+《商業周刊》一年52期,優惠價4,800元!

出版社: 巨思
商周加贈《究極京都》、《逆轉勝就靠洞察力》
From:: 54.82.57.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