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vs. 一群「科技文盲」!兩天、十小時國會聽證,看佐克伯如何全身而退


33 歲的 Facebook 執行長佐克伯(Mark Zuckerberg),出席美國國會參議院商務委員會及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無疑是本周科技界的大秀,在兩天長達十小時的連番拷問中,佐克伯的神情也從第一天的略顯緊張,到第二天顯得自信從容。

美國時間 11 日舉行的第二場聽證會,參議員的提問比起第一天更加尖銳了些,佐克伯也坦承,自己的個資也被惡意的第三方機構不當使用;這兩天平均年齡 62 歲的參議員提問,也被外界批評不夠精準、流於表面,甚至被戲稱為「科技文盲」,讓佐克伯順利全身而退。

不反對制訂監管規範,也為新創說話

聽證會上,有參議員認為聯邦貿易委員會(FTC)以及 Facebook皆需要適當的立法來實行監管,並建議成立類似「數位消費保護機構」這類的部門。

佐克伯表示,他並不反對監管,且願意在聽證會後與議員進一步的交流,同時也補充:「網路在全球人們的生活中持續蔓延,我認為制訂相關規範是無可避免的,但你們必須對制訂規範謹慎以對,像我們這樣擁有龐大資源的公司要遵守很容易,但對小型新創公司來說可能就會很困難。」

基於安全考量,坦承蒐集未註冊用戶個資

佐克伯在第一場聽證會中,不斷被問到,Facebook 如何蒐集網路上用戶資料,以及活動紀錄,他不斷表示 Facebook 具有一定程度的隱私保護機制,不斷重申用戶有權掌握自己的個資,也可決定要分享那些內容。

參議員盧詹(Ben Lujan)在聽證會中表示,他的照片被人盜用註冊假帳號,且還用來勒索其他用戶,痛斥 Facebook 連沒有註冊該平台服務的人的資料也蒐集。佐克伯表示,這麼做是基於安全考量,因為有些人雖然沒有註冊 Facebook 帳號,但仍經常瀏覽公開頁面,透過蒐集這些資料能有效防止網路詐騙事件。

佐克伯表示,透過蒐集用戶資料能有效防止網路詐騙事件。
shutterstock

打同情牌,佐克伯個資也被盜

這次聽證會的目的,主要就是要釐清 8700 萬用戶個資,遭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濫用的情況,佐克伯在第二場聽證會中也自爆,自己的個資其實也遭濫用。

民主黨參議員伊蘇(Anna Eshoo)問到:「你的資料是否也包含在出售給惡意第三方的資料中?」佐克伯回應:「是的!」但沒有提出更多細節,凸顯即便是對於自家平台技術相當熟悉的佐克伯,個資也難逃有心人士濫用。

佐克伯坦言,就連自己的個資也難逃被惡意第三方濫用。
shutterstock

杜絕非法交易,打擊線上鴉片類藥物販售

Facebook 今年三月宣布在台灣推出拍賣市集(Marketplace)功能,不論是過去的社團或是專門的購物功能,人們早已習慣在 Facebook 上購買各式各樣的東西,這其中就包括了鴉片類藥物。

雖然販售毒品是違反 Facebook 使用者規範,但許多人仍試圖找到漏洞,參議員就提問:「你的平台被用來規避法律,讓人們在沒有處方的情況下購買高度上癮的藥物,恕我直言,Facebook 實際上成為這類非法活動的平台,這樣做會傷害到民眾。」佐克伯回應,他會改善內容審核小組的工作流程,「我想有許多內容領域我們必須做更多改善,並對我們服務進行規範。」

但他也在聽證會中坦言,Facebook 基本上是靠廣告維持營收,並無法 100% 有效阻止所有非法廣告以及活動,「即便投入 2 萬人監控,都不能確保萬無一失。」但他強調,只要有用戶舉報時,Facebook 就會下架這些非法內容。

遇上一群「科技文盲」,佐克伯全身而退

佐克伯擺脫第一天略顯緊張的神情,11 日的聽證會上顯得更加從容、有自信,面對許多問題都能避重就輕的回應,兩天聽證會結束後,Facebook 股價都有成長,投資人顯然很滿意這樣的表現,畢竟佐克伯是個聰明人,在場 44 位參議員,平均年齡 62 歲,許多人批評這些傳統政治人物根本對於 Facebook 的營運機制搞不清楚,問的問題不夠精準、焦點發散。

像是有議員面對佐克伯的道歉就說:「道歉我們看多了,除非有外部單位祭出特定法規,我不確定你是否改變商業模式。」他則避重就輕的回應:「一家在宿舍創立的公司,擴大到這樣的規模,不可能不犯錯。」;民主黨議員吉姆·肯尼(Jim Kenny)更有趣,問到:「你願意研究如何讓用戶有更大權利刪除個人資料嗎?」還要求開放用戶將資料轉移到其他社群平台,佐克伯告訴他,其實用戶一直都有權刪除資料,轉移資料也是一直就有提供的服務,顯示參議員連基本的 Facebook 功能都搞不清楚。

許多人批評這些平均年齡62歲的傳統政治人物,根本對於Facebook的營運機制搞不清楚,問的問題不夠精準、焦點發散。
shutterstock

最經典的是 84 歲的參議員海契(Orrin Grant Hatch),他問到:「如果用戶都不需付費,你如何延續商業模式?」佐克伯面對微笑回答:「參議員,我們賣廣告。」在行動世代的發展下,廣告其實是再正常不過的商業模式,如果沒有廣告,Facebook 如何服務 20 億的廣大用戶?許多參議員連對 Facebook 最基礎的商業模式、功能機制都搞不清楚,就被美國媒體戲稱根本是「科技文盲」,怪不得即便面對看似砲火猛烈的連番提問,佐克伯依然能全身而退。

未闔上的筆記本,意外成為聽證會焦點

先前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也對劍橋分析事件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隱私是一種人權,蘋果(Apple)不會像Faceboo k一樣出售用戶數據。蘋果主要透過販賣高品質硬體來獲利、提升用戶隱私、安全滿意度,並不像 Google、Facebook 必須仰賴蒐集大量資訊支撐廣告業務。

佐克伯面對這樣的批評略表不滿的回應:「這種評論是極其膚淺的,也和事實不符,我們要打造一項連結所有人的服務,而很多人承受不起費用,那麼採用廣告模式是唯一的可行方案。」

從佐克伯帶進聽證會現場的筆記本,不難觀察出事前做足了精心的準備及規劃,但這本筆記本在嚴肅的聽證會外也帶來了小插曲。

在第一天聽證會進行兩小時後,中間進行了 5 分鐘的休息,佐克伯竟然就將自己的筆記本光明正大甚至沒有闔上的就放在桌面上,許多在場的記者都能清楚捕捉到內容,當中就標註建議回答庫克的批評,以及公司未來發展的潛在問題,此舉也被戲稱,佐克伯果然是「擁抱數據透明度」的最佳表率。

資料來源:The VergeTechCrunchBI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

延伸閱讀 /

  1. 從沒人看好,到每月 900 萬人造訪!LINE 資深副總回首走過的那段「天堂路」
  2. Amazon Go 無人商店裡為什麼有店員?經營策略大解析!

MarTech 新價值 成就C2B精準獲利

地址: 台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6樓
地點: 台北文創 6F E廳
時間: 2018-05-08-2018-05-08
From:: 54.81.166.196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