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急需數位轉型的3種行業!高階主管,你們準備好了嗎?

2019-11-13 08:10:03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5/img-1526021191-98250@900.jpg
大中華區多數企業對數位轉型的思考,處於「局部推廣」和「整合」的階段,和前幾年停在「單點實驗」的階段相比,已經有所進展。好一點的企業都在思考如何將業務目標、技術、短期策略相互整合,以做出數位化的產品和體驗。

你的行業,會被科技技術給顛覆嗎?

「過去汽車業高度關注銷量和產能,但年銷量只有 10 萬的特斯拉,卻重新解構了汽車行業。」身為特斯拉的車主、VMware 大中華區戰略發展副總裁李映在 CIO 高峰論壇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

不久前,特斯拉推出雨刷自動調節功能,只要一個晚上,就能使每部特斯拉的車子軟體升級、根據雨量決定雨刷的速度。「這個節奏之快,和一部部從頭打造汽車的速度完全不同。」

一個簡單的例子,顯示出數位、技術、科技的破壞力和可能性,也迫使身處在所謂的「傳統行業」,必須擁抱數位化轉型,免得被新的殺手級產品淘汰。

對此,市調機構 IDC 長期針對企業數位轉型的腳步進行追蹤,中國區副總裁武連峰分享最新調查結果,「 前幾年企業還在討論何謂數位轉型,數位轉型怎麼幫助降低成本,但現在更多關注如何『加速』數位轉型,藉此找到新的商業模式。

企業進行數位轉型的4大挑戰

根據 IDC 調查,大中華區多數企業對數位轉型的思考,處於「局部推廣」和「整合」的階段,和前幾年停在「單點實驗」的階段相比,已經有所進展。好一點的企業都在思考如何將業務目標、技術、短期策略相互整合,以做出數位化的產品和體驗。

但如果要將數位轉型的能力深入到組織的各層面,真正做到積極、突破的創新,還有一段路要走。在這個過程中,企業必須克服以下 4 種挑戰:

1. 管理團隊缺乏一致的轉型意識和願景

武連峰說,他曾幫幾家民營企業做培訓,各公司派出約 4 人,層級涵蓋執行長、資訊長、營運長等等,「每個人對於數位轉型的理解和目標很不一致。」認知不一致,將是轉型時巨大的阻力。

2. 數位轉型的方案沒有充足的量化指標

有些數位轉型的投資值得一試,但無法確保一定會成功。武連峰建議,如果 IT 部門的高階主管試圖影響經營團隊啟動數位轉型,必須思考自己提出的方案和任務可否提高收益、縮減成本或是降低風險,當答案皆為否定,可能就離業務現場太遙遠,在成本壓力較大的企業,就很難被批准。

唯有能提出合適的評量指標,做到提升收入、拉抬利潤等財務方面的成績,才容易贏得領導者、董事會和其他高層的支持。

3. 跨領域的人才難尋

數位轉型人才需要懂技術,也要懂業務,才能知道哪些技術足以提供更良好的顧客體驗。許多企業已經為業務端設立內部合作夥伴,做為業務與產品間的橋樑,但這種人才格外難尋。

4. 數據量不足

許多數位技術需要運用數據進行分析,但如果企業過去的系統不夠完善,沒有搜集足夠的數據量,或是數據格式太過混亂、難以分析,在數位轉型的腳步上就會慢人一截。

數位轉型最迫切的行業:金融、電信、醫療

就 VMware 營運長 Sanjay Poonen 觀察,金融服務、電信、醫療等 IT 密集、高度仰賴資訊科技作為競爭優勢的產業,數位化的腳步跑得最快;而製造和零售等行業為數位轉型的第二梯隊,期待透過新興技術產生新的競爭優勢,實現智慧製造和智慧零售。

「但現在不管是誰,都變得很像科技公司。」

Sanjay Poonen 強調,各行各業的高階管理者都意識到技術的重要性,將數位化當成競爭優勢的來源,「不創新,就是等著死亡。」

李映也提到,本以為有些產業對數位轉型並不敏感,但只要有其中的一家企業出現新的應用想法,就會發展得非常快。比方說,滴滴出行就對長期穩定的出租車市場帶來極大的壓力,使得相關廠商全面走向數位化,「關鍵還是誰在數位轉型上有較長遠的創新願景。」

數位轉型又大、又複雜,武連峰建議高階管理者在選擇投入項目的時候「 起步要小 」,不要牽涉範圍太多部門和成員,但是「 發展要快 」,盡可能在短時間做出成績,最後是要「 想得夠大 」,立下一個數位轉型的宏願,例如公司 5 年內要讓數位轉型創造的營收佔到 90%,激勵自己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