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講話沒邏輯、沒重點?3 個溝通技巧,讓你快速說服他人

2019-11-12 15:49:38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5/img-1527756522-77864@900.jpg
沒有「文脈力」,就不可能有流暢的溝通。文脈力指的是「準確掌握文脈的能力」。例如在讀書時,文章要是七零八落,我們根本看不懂整本書想表達什麼。文中的每一段話要前後連貫、首尾呼應,最終交織成有意義的篇章,才容易閱讀。

沒有「文脈力」,就不可能有流暢的溝通

文脈力指的是「準確掌握文脈的能力」。例如在讀書時,文章要是七零八落,我們根本看不懂整本書想表達什麼。文中的每一段話要前後連貫、首尾呼應,最終交織成有意義的篇章,才容易閱讀。缺乏完整的脈絡或一貫性,就會變成意義不明的廢文。

大多數人在讀書時,都會思考文章以何種脈絡呈現,並且在閱讀過程中預測之後的內容。脈絡不明的文章,讀者看了只會感到痛苦,根本無法吸收。反之,前後連貫的文章,讀起來就很好理解與吸收。

從這點來看,有沒有掌握文脈的能力,是寫文章最重要的關鍵。所以我在大學課堂上,常要求學生用四百字稿紙,寫出十張以上的報告,就是要培養他們的文脈力。

文脈力的重要性不只限於文章,在言語溝通的場合上更是至關重要。

寫在紙上的文章,我們可以拿來反覆核對與比較。相對來說,更容易理清文脈。然而在言談交流的場合,對話內容零散跳脫在所難免。這也代表在對話中有辦法發揮文脈力的人,具備相當高度的溝通力。

對話中的兩種文脈

對話中的文脈又分為兩種。一種是跟某個人交談時,對方說的話是否具有脈絡和一貫性。其二是彼此的發言有沒有確實的交集。

這兩者大有關聯,如果當事人講話七零八落,那麼彼此的對話也不可能有交集,只會形成一場缺乏文脈力的空虛對談。

那麼,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文脈力呢?有一個很大的重點是:

你在對話中有沒有辦法追本溯源,理清自己為什麼在談論當下的話題。

我認為對話就跟河川一樣,一開始先有水流出,漸漸地水流變大後分散出去。不過支流分散太多,就會產生水量不足的情形。換句話說,對話將無以為繼,這時回歸水源較多的位置很重要。

對話的分歧點一定有跡可尋。在對話中一定有某句話是分歧點,當對話離題時,就看你有沒有辦法回到分歧點了。有文脈力的人,一定能精準掌握對話的分歧點。

如何提升「文脈力」?

方法一:確認談話的重點

有一個提升文脈力的有效辦法,就是在聆聽時,順便整理聽到的內容。不要只是默默聆聽,要懂得利用對方說詞,在關鍵時刻提出問題再次確認。

這樣一來,你會感受到雙方的交流更密切。事實上,這不僅可以深化雙方的對談,同時也是建立共鳴基礎、讓對話更深入的準備工作。

純粹聆聽要務或資訊,只要聽一次,但再一次反問對方也很重要。「剛才你說的,是這個意思吧?」「你剛才說的話題我認為很重要,可否請你再說得詳細一點呢?」這樣的交流會深化雙方的談話,建立起共鳴的基礎。

單純聆聽對方說話,對話當然也能進行。不過每次講到關鍵時刻,稍微表達我們知道的談話重點,讓對方了解我們有專心聆聽,很清楚談話的內容。這麼做可以增進彼此的認同感,進而產生共鳴,提升對話的品質。

在有其他聽眾旁聽的場合,確認重點也是一項很有用的技術。因為這等於給聽眾一起整理論述的時間,聽眾會理解得更透澈。

方法二:三色筆記法

具備文脈力的人都很重視做紀錄。當然,對話內容不可能全部寫成文章,只是記錄關鍵字。每一個關鍵字之間,會順著對話的流向畫上箭頭標誌,也就是把對話的流向和發展以圖示表示。

做紀錄的目的不是要拿來事後檢討,而是要讓整場對話更有創造性,盡可能創造一些嶄新的意義或點子。秉持這種思維交談,極有可能激發一些意想不到的點子,而且還有整理思路的功效,能有效避免對話一直兜圈子。

在記錄時,建議各位使用三色筆記法。聽到對方說出「頗為重要」的關鍵字,就用藍筆記下來;聽到「非常重要」的關鍵字,就改用紅筆記下來;至於綠色的筆,是用來記我想到的關鍵字,以及對話中想到的疑問或評論。這麼做可以避免遺漏對方的談話重點,歸納時也會更精確。

方法三:製圖溝通法

另外,有一個在談話中鍛鍊文脈力的方法,稱為「製圖溝通法」。

做法也很簡單,在雙方中間擺一張紙,並於談話的過程中盡情寫下各種關鍵字,用直線或箭頭符號串聯起來,明確標示每個字句的關係。如此一來,雙方的語言就在紙上共有,互相結合在一起了。

在我的印象中,這就好比對話雙方大腦中的東西,全部混合在一張紙上。腦中激發的想法逐一寫成文字,一開始會形成混沌的狀態。不過隨著對話發展,圖示漸漸明朗,所有字句經過整理後會變成有條理的內容。所謂的文脈,就會化為清晰可見的言語地圖了。

一般的對話場合,言語都是說出口就隨風而逝。加上這一道記錄的功夫,你會感到對話品質大幅提升。這樣一來,過去對「文脈」毫不在意的人,也會對文脈更敏銳。

(本文整理、摘錄自《大人的溝通全技術》,寶鼎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