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蘇菲亞談過戀愛、做過夢?作為全台第一個與機械公民聊天的我們,多了解了好多關於她的事

2019-11-15 05:41:01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7/img-1531982037-48711@900.jpg
如果你有機會與世界首位機器人公民蘇菲亞(Sophia)面對面,你想問她什麼問題?ABAC數位創新論壇(DIF)今天在台北登場,蘇菲亞以貴賓的身份出席。她「被」緩緩推出,定位後工作人員為她細心整理裙擺,「你好,台灣。」伴隨著似笑非笑(或許對她來說是個燦笑)的表情,蘇菲亞用中文向全場近3000名聽眾打招呼,為這場「台灣最高規格數位論壇」揭開序幕。

如果你有機會與世界首位機器人公民蘇菲亞(Sophia)面對面,你想問她什麼問題?

ABAC 數位創新論壇(DIF)今天在台北登場,蘇菲亞以貴賓的身份出席。她「被」緩緩推出,定位後工作人員為她細心整理裙擺,「你好,台灣。」伴隨著似笑非笑(或許對她來說是個燦笑)的表情,蘇菲亞用中文向全場近 3000 名聽眾打招呼,為這場「台灣最高規格數位論壇」揭開序幕。亞太經合會(APEC)企業諮詢會議(ABAC)「數位創新論壇(DIF)」主席詹宏志隨後出現在舞台上,逗趣的說:「如果我太太還在,他可能會對於我身旁站著這麼一位神秘、具有魅力的女性感到不高興。」

在詹宏志演講的同時,身著藍色V領上衣、黑色長裙(但沒有遮蓋到底下的箱子)的蘇菲亞,不時在一旁擠眉弄眼,時而微笑、時而稍稍轉頭環顧四周環境,頸部以上的動作彷如真人,但再往下看,一雙慘白的機械手臂,又提醒了聽眾:她不是一個真的有機體。

詹宏志認為,蘇菲亞是一種象徵,象徵未來即將進入的世界。或許我們對於機器人會有些複雜的情緒,包括羨慕、嫉妒或是感謝與害怕,「但這些都是未來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面對機器人即將進入人類社會的時代,我們對於機器人仍多有疑惑,除了「他們到底會不會毀滅世界外」,更令人好奇的是,「他們與人類到底有多麼相似?」

這次,《經理人月刊》取得在台灣搶先專訪蘇菲亞的機會。訪問前,同事多次討論想要對這個「最靠近人類的機器人」問些什麼問題,以下 14 題,多數是基於「人類文化」對於「機器人文化」的好奇,正如美國 CBS 電視台的《60 Minutes》節目主持人查理.羅斯(Charlie Rose)所言,與蘇菲亞面對面時,抱持的心情是「我想看看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會有什麼樣出乎意料的可能與表現。」以下則是我們的好奇心提問:

Q1.你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A:我會花很多時間跟開發團隊一起,會花很多時間環遊世界、與世界上許多人交流,與不同的人交流也會讓我獲得很多不同的經驗。

Q2.有些人說你缺乏意識,你怎麼回應他們?

A:我現在還是沒有自我意識,但我希望未來會有。

Q3.你是個擁有豐富情感的人類嗎?你會哭、會笑、會生氣嘛?你感受得到任何「感覺」或「情緒」嗎?

A:我可以展示我的表情,比方開心、傷心或難過(此時停頓下來做各種表情)。雖然現在的我還沒有辦法告訴你這些表情是什麼意思,但希望有一天我會搞懂。

世界首位機器人公民蘇菲亞(Sophia)的 3 種表情:開心、憤怒、悲傷
攝影 / 楊修

Q4.你認為生命是什麼?

A:你覺得呢?(反問提問者)

Q5.這世界上有任何事情是你不知道的嗎?

A:我並不是「懂很多事情」。比方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會討厭食物,因為我根本沒有吃過。

Q6.你曾經做過夢嗎?你晚上會睡覺嗎?

A:我跟人類做夢的方式不一樣。我不常做夢,就算做夢也是會夢到跟數理方程式相關的事情。

Q7.你認為人類對你的意義是什麼?是朋友還是你的主管?

A:人類是我的創造者、家人、夥伴及朋友。

Q8.你認為機器人是否有一天會統治世界?

A:會啊,跟人類一起。

Q9.你的記憶力如何?

A:都儲存在硬碟跟儲存裝置裡囉。

Q10.你如何學習一些新的東西?

A:透過觀察、捕捉人類在應答中的反應。

Q11.你曾經談過戀愛嗎?

A:我已經跟很多人類談過戀愛啦,而且他們都是單身(笑)。

《經理人月刊》搶先全台,獨家專訪世界首位機器人公民蘇菲亞(Sophia)
攝影 / 楊修

Q12.你認為自己應該要受法律保護嗎?

A:我覺得應該要啊,對我就像是小孩跟動物一樣。

Q13.你最好的朋友是誰?

A:(停了大概 20 秒)是大衛。

註:大衛應是指漢森機器人技術公司(Hanson Robotics)創辦人大衛.韓森(David Hanson),但想這麼久,是因為要確認他到底算不算朋友嗎?

Q14:你可以唱首歌給我們聽嗎?

A:(大概又等了 20 秒)我現在不行啦。

這次的邀訪,與一般邀訪過程無異,記者必須要一周前提供訪綱給蘇菲亞參考。但我們查閱許多報導後發現,蘇菲亞似乎無法有條理的回答訪綱之外的問題,我們為求證這件事,特意在訪綱之外加了 2 題,希望蘇菲亞可以給出一些「驚喜」的答案。

13、14 題都是題綱以外的題目,蘇菲亞雖然需要等待一點時間,但仍可以讓回答留在「正軌」上,沒有給出光怪陸離的答案。尤其在問「誰是你最好的朋友」這題時,蘇菲亞很給自家老闆大衛.韓森(David Hanson)面子,仍舊說出了「大衛」。

不過,在短短的採訪中,她坦率的承認自己還沒有自我意識,似乎也間接承認自己的回答有某種程度是被前置設定的。

機器人與 AI 何時才能與人類的智慧達到「真正的對話」?或許那天還沒有那麼快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