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9 年成長停滯!一張新低的成績單,透露華碩遇到的 3 大經營困難

2019-11-18 17:36:51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7-11/img-1510656306-71587@900.jpg
品牌大廠華碩公佈 2018 年第 2 季財報,再創分家以來獲利新低,顯示的是 2017 年第 3 季展開的組織改組,至今尚未展現成效。華碩已經面臨 9 年成長停滯,此次財報更凸顯內部面臨的 3 個考驗:包括亞旭累計 6 季大虧 21.68 億元、人事持續動盪,低估對手追趕。最後一個考驗是產品開發陷在一個輪迴:新品老是遲到,這次做對了,但供應鏈卻跟不上的窘境。

品牌大廠華碩公佈 2018 年第 2 季財報,再創分家以來獲利新低,顯示的是 2017 年第 3 季展開的組織改組,至今尚未展現成效。

華碩已經面臨 9 年成長停滯,此次財報更凸顯內部面臨的 3 個考驗:包括亞旭累計 6 季大虧 21.68 億元、人事持續動盪,低估對手追趕。最後一個考驗是產品開發陷在一個輪迴:新品老是遲到,這次做對了,但供應鏈卻跟不上的窘境。

考驗1:亞旭大虧 6.12 億,最讓市場錯愕

華碩 10 日公佈半年報,這是第一次舉辦純線上法人說明會,不止是 2017 年 6 月組織大改組、新成立電競電腦事業部以來,交出成績單最差的一季,也是跟和碩分家以來最低的一季,單季每股純益僅賺 1.8 元,還低於去年同期 2.7 元。展望下半年,依然挑戰重重。

然而儘管第 2 季營收低於去年同期,但從營運管理面而言,毛利率跟營益率雙雙比去年成長,達 12.7% 及 3.5%,本業獲利 28.23 億元,也比去年同期成長 62%,顯示經營團隊盡力維持產品銷售利潤及成本控管。

那麼拖累單季獲利最大的原因為何?除了新興市場貨幣大貶衝擊匯損 14.07 億元,通訊設備大廠亞旭大虧 6.12 億元最讓市場錯愕。

根據華碩提供的數據顯示,亞旭電子 2016 年仍獲利,但 2017 年開始就陷入虧損,且不斷擴大,2017 年虧損 10.51 億元,而 2018 年上半年更虧損超過 11.17 億元,不僅超過去年總合,合計 6 個季度就大虧 21.68 億元。

亞旭是老牌大型網通廠,有楊梅、竹北 2 廠、蘇州廠,不僅有 Verizon 大客戶,產品也包括 STB、光纖、纜線數據機產品,號稱年營業額 12 億美元,在網通同業營運出色下,亞旭為何營運探底?對此華碩執行長沈振來只表示,亞旭的營運調整期比預期長,預計要到第 4 季才會看到改善。

考驗2:人事佈局動盪,行銷長人選懸而未決

第二個挑戰是人事佈局,華碩一年來人事持續處於動盪期,除因應 AI 變化高,董事長施崇棠宣佈延緩交棒,更讓人關注的是,沈振來宣佈未來一年他有兩大重任:「傳承」與「轉型」。

他直言由於產業挑戰艱難,已向施崇棠建議把轉型更進一步深化,若「未來要可長可久,還是要傳承」,所以他將協助傳承加快發生,讓年輕有為的員工一展長才,而他未來一年將更專注於加速手機打入大聯盟產業,讓獲利翻正可以持續。

換言之,董事長雖未交棒,但沈振來以降的執行面主管將加速分權,協助中生代歷練決策與責任,目前系統產品事業群中,將有胡書賓、陳彥政、許先越及鄭旭晃、張仰光主導操盤,也是沈振來宣佈加速傳承下,將浮上台面的新生代。

華碩也再度於系統產品事業群成立商用電腦事業部,與個人電腦、電競電腦與行動裝置並列 4 大子事業群,組織越分越細,然而行銷長人選懸而未決,原本想整合的業務通路最後也並未整合。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宣佈商用部門目標獲利年增 15%,而個人電腦目標則下修至衰退 10%以內,電競電腦營收目標年成長率也下修到10%以上,比 5 月法說會上預估的 1~3 成成長要保守,電競營收佔比期望從上半年 10-15%,到下半年提高至 15~20%,但該幅度仍不及去年 2 成水準,電競部門獨立的效益也沒有顯現。

對此沈振來坦言是遭遇強大的競爭對手攻擊,而這也意味華碩過於低估對手競爭力。沈振來坦言,在泛歐 EMEA 地區,除微星外,包括惠普、聯想、宏碁都進入競爭,使得 ROG 品牌獲利不如預期,過去華碩在創新、設計及速度上引以為傲,但沒想到競爭對手趕得也很快,改善幅度比預期高,華碩過去靠速度動能求勝,但對手動能也在增加,使得競爭更為血腥。

考驗3:新品上市紀律不足,供應鏈短缺

而華碩最後一個挑戰,在於華碩手機流程管理,由於華碩前兩代手機都遭遇產品開發延遲問題,導致手機上市時間都在下半年,跟兩大手機品牌三星跟蘋果旗艦機硬碰硬,好不容易,ZenFone 5 產品上市時間對了,提早到 4 月放量,ZenFone 5 及 5Z 都獲得不錯好評,大電量 Max Pro 也表現不俗,然而華碩卻一路面臨缺貨窘境,而主要原因竟是轉換供應鏈,由中國代工廠組裝,導致出貨不順,令人扼腕。

沈振來坦言,手機的供應鏈管理,要在成本控管與量產交期間取得平衡,確實不易,第 2 季起會由華碩今年初挖角英特爾前高層的營運長趙允明協助管理,組成 200 人左右供應鏈團隊,進行專業改善,把供應鏈短缺問題解決,第 3 季逐步改善,直至第 4 季全面解決,確保新品未來導入量產時能做得很好,而未來將由專門供應鏈主管操盤。

而據了解,華碩採購過去除採購共通平台操盤外,去年組織改組後也釋出部分零件採購權限到各事業單位上,直至今年初才又決收回統一集中,權責變動頻繁,過去零組件廠商就透露,產品要打入不同產品線,面對的華碩採購窗口多元,困難度很高,如今採購事權大統一,能否克服新品遲到,交貨不及困境仍待觀察。

下半年的華碩外在環境挑戰仍多,首當其衝是美中貿易大戰,使全球貨幣重貶,由於第 2 季俄羅斯盧布大貶 9%,人民幣貶 10%,歐元也大貶 6%,下半年若全球貨幣持續疲軟,勢必將衝擊品牌商利潤,而對手的強力競爭,新品上市的壓力,組織改與不改,最終面對的,還是成績單如何改善這一關。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