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金馬56/獲最佳新導演獎!《返校》徐漢強拿下「金鐘」後,再戰「金馬」的電影之路

2019-12-12 22:02:17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9/img-1567764288-91438@900.jpg
《返校》作為今年首部破億的台灣電影,總計狂掃了 2.58 億票房,更強勢入圍金馬獎 12 項大獎。導演徐漢強也以新人之姿,強勢問鼎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

《返校》作為今年首部破億的台灣電影,總計狂掃了 2.58 億票房,導演徐漢強更拿下最佳新導演獎。(推薦專訪:《返校》狂掃 2.58 億票房、拿下 5 項大獎!導演親揭背後故事、拍攝挑戰

你可能很難想像,就讀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的徐漢強,其實一心只想做遊戲、進遊戲圈。「大學四年都在做遊戲,也在思考要不要走電影這條路,因為我在電影方面沒有特別的長才。」徐漢強說。

「金鐘獎」史上最年輕的導演,搶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

在大學期間他自學了 Flash、Director,也學習了基本的程式語言,以及本身就有些繪畫基礎,打算在當完兵後找家遊戲公司待著。在大學畢業前的最後一個學期,全部同學都在瘋《天堂2》,徐漢強當然也投身其中。

「玩 MMORPG(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時,總是在練功、賺錢,好像坐騎越好、打越強的怪,你就高人一等。」徐漢強說,「現實世界不也一樣嗎?追求更好的官階,穿這件更好的衣服你可能魅力 +2、去健身房幾天你可能攻擊力 +3。」

抱著打遊戲領悟出的想法,徐漢強找了幾個同學,用一台小攝影機拍攝出這個現實與虛擬竟如此相像的短片《第十五伺服器》。劇中的角色如果正在讀書,頭上的智力值就會增加;揮拳吵架,生命值就會慢慢減少。最終《第十五伺服器》入圍了台北電影節最佳實驗片,甚至是遠在香港的電影獎項。

遊戲曾把他拉離電影這條路,卻又把他推了回去,「也因為這樣,人生就往這個方向去了。」徐漢強說。

而後徐漢強拍攝了《請登入.線實》,獲得金鐘獎最佳單元劇導演獎,成為金鐘獎史上最年輕的導演,在電影人生上劃下一個亮眼的註記。今年,更以《返校》刷新國片開片票房紀錄,寫下 2.58 億票房的好成績,拿下第 56 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

推出《魔獸世界》機造影片,成為玩家中的創意佳話

擁有金鐘獎加持的徐漢強,還有另外一個身份:獨立短片、MV 及機造影片製作團隊「AFK PL@YERS(以下簡稱 AFK)」的成員。如果是《魔獸世界》的資深玩家,相信都聽過這個以「機造影片」起家的製作團隊。

機造影片是根據遊戲畫面所製成的影片,AFK 自 2006 年開始,就以《魔獸世界》遊戲為基底,製作出許多膾炙人口的影片。甚至在 2013 年,於《魔獸世界》的開發商暴雪娛樂的年度盛事暴雪嘉年華(BlizzCon)上,AFK 以《力量谷的清晨》獲得全球影片大賽的亞軍。

機造影片《力量谷的清晨》替AFK PL@YERS贏得暴雪嘉年華全球影片大賽亞軍的好成績。
AFK PL@YERS YouTube

「AFK 的風格很奔放,因為是機造影片,我們每次都嘗試不同的類型,假新聞節目、棒球比賽、音樂劇、動作影集,這些影片用真人來拍要好幾千萬,AFK 就是三個人自己做完。」徐漢強說。

但由於 AFK 並不是一間真正的「公司」,在成員也有都各自正職的情況下,更新越趨緩慢,已有兩年沒有新作品,「新影片的話,還要再等等吧。」徐漢強笑著說。

積極投入 VR 影片,大玩遊戲敘事方法

除了機造影片之外,徐漢強也是國內積極嘗試 VR 影片的導演。2017 年應高雄市電影館之邀,推出 VR 影片《全能元神宮改造王》。

「我也是第一批去買 Vive 的人,因為很好奇 VR 的創作、遊戲,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徐漢強說,在戴上頭盔顯示器後,他的確感受到 VR 所帶來的「另一個世界」說服力。

在體驗 VR 的過程中,徐漢強領略到一件事,VR 影片跟第一人稱遊戲的敘事方式有驚人的相似之處,「VR 可以讓觀眾 360 度隨處看,沒辦法像電影一樣用鏡頭控制觀眾,也沒有剪接跟分鏡的概念,觀眾不 follow 你的故事你也沒辦法。」

而第一人稱遊戲也是如此,就算眼前發生了重要的遊戲事件,玩家仍隨時都可以離開現場,「所以要怎麼用聲音、畫面,各種元素來引導觀眾,這是導演要想辦法的事情。」

以觀落陰為主題的《全能元神宮改造王》,替徐漢強獲得世界VR論壇的獎項,並入選日舞影展。
高雄電影節 YouTube

在《全能元神宮改造王》當中,徐漢強也為了測試 VR 的沈浸感,實驗性地將天空全部弄成 8bit 風格,「大家拍 VR 都強調真實性,帶你去威尼斯、熱帶雨林、沙漠,如果今天踏入一個 8bit 風格的世界,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VR電影是徐漢強實驗性的嘗試,最終《全能元神宮改造王》在 2018 年獲得了世界 VR 論壇的最佳創新敘事獎,也入選了日舞影展,「我們嘗試了很多傳統電影做不到的事情,老實講,玩得很開心。」同時,他也透露在今年將帶著新作品《星際大騙局之登月計劃》,重返高雄電影節。

不同於許多VR影片講究真實,徐漢強將天空塗成8bit的像素風格。
高雄電影節 YouTube

玩遊戲玩到變導演,強勢入圍金馬最佳新導演獎

徐漢強就連第一部劇情長片都與遊戲分不開關係。「我什麼遊戲都玩,國產遊戲也玩,看到有個獨立遊戲團隊做了戒嚴時期的冒險遊戲,一直都很期待。」徐漢強口中的遊戲就是由赤燭推出的《返校》。

在《返校》發售日當天,徐漢強直接在電腦前守著等待遊戲推出,幾個小時內就完成了遊戲,並在 Facebook 寫下:「我很少玩遊戲哭,但是《返校》的結局讓我哭慘了 …… 當下我在心裡大叫:那個誰快來把它拍成電影啊!」

這個時候徐漢強都只是以玩家的角度抒發己見,而在與電影圈內人士聊天時意外聊到遊戲《返校》,徐漢強仍很興奮地表示,應該要改編成電影。

「朋友就說,我們敲到你要拍嗎?」徐漢強回憶起那時候的情況,他一口就答應了,「當然好啊!」

《返校》於 2017 年 1 月推出,僅幾個月的時間徐漢強就去拜訪了赤燭,並在 6 月宣布開拍,共花費兩年半的時候才完成。徐漢強笑著說當然遇到了許多挑戰、取捨,拍攝時他就像一個大玩家,需要重新組裝劇本、鏡頭、敘事方式,最終的成果是一部講述「自由價值」的電影。票房也許不能定義成功與否,但徐漢強不想要當叫好不叫座的導演,仍希望能在商業與堅持中找到平衡。

不管是被遊戲重新推入電影圈,又或者是靠著遊戲投入一個又一個的創作過程,甚至最後成為台灣第一款遊戲改編電影的導演,徐漢強的人生被遊戲環抱、被遊戲左右,未來,他還要征服更多魔王與關卡。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