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2019 台灣百大網紅榜單公布!這些人你認識嗎?你跟上時代了嗎?

2019-11-23 05:01:15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10/img-1572497103-16615@900.jpg
2019 年台灣百大影響力網紅榜單出爐!台灣首份 Facebook、YouTube、Instagram 跨平台調查發布,這些人你認識嗎?

台灣的網路居民超過 1860 萬,在這個「人人都能成名 15 分鐘」的世界裡,總有群穿梭在社群平台間的素人,說出的言詞能改變你的想法。《數位時代》與行銷科技公司愛卡拉(iKala)合作,從旗下網紅媒合平台暨網紅搜尋引擎 KOL Radar 資料庫中評選出「2019 年台灣 100 大影響力網紅」,這些人,就是網紅世代中影響力與明星匹敵的 TOP 100。

他們是網路廣告界的明日之星——《衛報》

兩年前,在這一家英國權威媒體上,一篇探討網紅的文章以這樣的標題來形容這一群人;時至今年,手上握有《泰晤士報》、《太陽報》的新聞集團英國(News UK),甚至成立了一間專屬的網紅行銷公司「The Fifth」,種種跡象無非都直指,「傳統勢力」正在用實質行動,認可了這一股異軍突起「新興勢力」。

在台灣,各界吹起與網紅合作風潮

「你為什麼好好的日子不過,要去當市長?」「走頭無路啊,呵呵呵呵呵⋯⋯。」這是 2018 年九合一大選前夕,台北市長柯文哲在 YouTube 頻道《木曜 4 超玩》「一日市長幕僚」單元中,與主持人邰智源的對話。58 分鐘的節目裡,「媒體」和「政界」的疆界被打開,邰智源愈是大膽問出對市長的好奇,柯文哲就愈是坦率地給出回答。

這支影片,截至目前觀看次數已超過 1,430 萬,成為 2018 年台灣最熱門的 YouTube 影片。

柯文哲是開啟台灣政界與網紅合作的第一人,前前後後攜手的創作者,已數不勝數。隨之而來擁抱這股新勢力的,是總統蔡英文。網紅經紀公司 VS MEDIA 透露,在 2018 年,台灣「公部門」為網紅砸下的廣告預算,相較前一年增長幅度高達 123%。

「創作者近幾年在台灣的影響力顯而易見,公部門開始和他們的合作,就是最直接的證據。」VS MEDIA 台灣總經理羅佩宜分析,創作者帶給觀眾的,往往是一種觀點、一種態度。當這樣的能力要轉移到政治人物身上,得要網紅先肯定了對方的政見或執政能力,才願意與之合作,就像是為政客蓋了一枚「認可章」,對於鐵粉有很大的影響力。

網紅的另一層影響力,則是展現在他們的廣告變現能力。

在過去,一樣產品找一位明星代言,或許斥資 50 萬美元,可以觸及到「一大批」但「特性卻不夠明確」的粉絲,但如今若把這一筆預算「分散」給不同的網紅,雖然每一位網紅的粉絲量體遠不及明星,但他們夾帶不同明確的屬性,也讓品牌主能明確掌握受眾群是誰。

國外社群行銷平台 Traackr 透露,有 72%品牌主現在會把很大比例的行銷預算,用於和網紅的合作上,因為他們與粉絲關係密切、黏著度高,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粉絲的購買決策。

聚焦台灣,根據愛卡拉(iKala)觀察,在還沒過完的 2019 年,品牌廣告主在台灣網紅身上花費的預算,相較去年已成長足足兩倍。

「廣告已經從 3.0『Social Ads(社群廣告)』,走到 4.0『KOL Ads(網紅廣告)』世代。」愛卡拉共同創辦人鄭鎧尹指出,千篇一律的「數位廣告」讓人審美疲勞,據社群行銷公司 We Are Social 統計,今年在台灣安裝廣告攔截工具的人數占比位居全球第五高;半年後,這數字又上升了 5%、高達 57%。

可以見得,觀眾只喜歡有趣實用的「原生內容」,能夠破除過多美化、裝飾的行銷訊息,用貼近生活的語言,在社群平台說話的網紅,幾乎席捲了眾人的目光。

想當網紅,得夠誠實、夠自我、夠開放

早從網路開始普及以來,台灣陸續出現過無名小站、痞客邦等眾人耳熟能詳的部落格網站,以有趣的日誌、亮眼的照片,造就了不少擁有網路高人氣的「大紅人」。不過,真正開啟現在成熟「網紅紀元」的時間點,應該是 YouTube 在 2016 年開始大力扶持台灣創作者、定出明確的分潤機制後。

如今台灣的網紅,到底有多少人?

在愛卡拉的網紅搜尋引擎 KOL Radar 上,台灣的網紅只要在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 任一平台,擁有逾 1,000 名粉絲,就會被納入資料庫。這數字在去年 11 月約 1 萬人,如今已高達 1 萬 5,000 人。

網紅作為一種職業選項的社會接受度漸漸提高,嚮往網紅世界的人也愈來愈多。舉例來說,VS MEDIA 有一個粉絲破百萬的粉絲團,內容都是素人原創投稿,羅佩宜指出,「2018 年投稿的人大概 3,700 個,今年竟然增加到 5,100 多人,他們都想做網紅!」

不過,VS MEDIA 只從中挑選 15% 的作品曝光。「想做網紅,人格特質非常重要,沒有這個基礎,後面怎麼培養都沒有用,」羅佩宜表示,夠誠實、夠自我、心態夠開放,才是成功創作者的基本三要素。

隨著網紅的影響力不斷擴散,「藝人」和「網紅」之間也開始產生一些共同性:愈來愈多網紅漸漸走上大螢幕,當導演、當演員、當配音員。在「眼球中央電視台」擔任主播的視網膜,今年受邀出席 54 屆金鐘獎串場嘉賓,就是最好的例子;藝人傾注心力經營社群平台,占星專家唐綺陽從電視節目出道 16 年後,透過網路平台,成為無人不知的國師。

網紅是網路時代崛起的「新明星」,他們就像你身邊的朋友,不再如過往的「大明星」般遙不可及,也讓各式各樣的協作變得可能。不管是跟總統也好、你家隔壁的阿嬤也罷;好萊塢演員也好、鄉下老家的看門小黑狗也罷,只需要手握一台手機,打開鏡頭、登入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網紅正在打破框架,重建一個更豐富有趣的內容王國。

數位時代

(本文出自 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