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你每天吃下多少糖?全球多國開始徵糖稅,全因「這個問題」愈來愈嚴重

2020-04-07 13:10:04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5/img-1526381681-25449@900.jpg
「糖稅」是近年來世界各國政府熱議的話題之一,無論是「含糖飲料稅(Sugary drink tax)」或者「汽水稅(Soda tax)」,本質都一樣。

「糖稅」是近年來世界各國政府熱議的話題之一,無論是叫做「含糖飲料稅(Sugary drink tax)」或者「汽水稅(Soda tax)」,它們的本質都是一樣的:「以稅收作為手段,提高碳酸飲料、能量飲料甚至是果汁的售價,從而抑制消費者的購買行為」。 政府這麼做除了可增加稅收外,更主要的原因是要打擊全球共通的問題:日益嚴重的肥胖、糖尿病、蛀牙等疾病。

光是在2018~2019年期間,加入徵收糖稅行列的國家就有英國、愛爾蘭、南非、馬來西亞、阿曼等國家。而在2018年之前就開始徵收糖稅的挪威、泰國、巴拿馬等國,則是更進一步提高稅收比例。2020年,義大利也預計開始實施糖稅政策。

各國對於糖稅的規定皆不相同,但有2種做法:
1、按比例課稅: 一般最少從8~10%起跳,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聯酋)更從2020年起對碳酸飲料徵50%、能量飲料100%的稅。
2、按照每毫升、盎司等不同單位課稅: 如馬來西亞每公升徵收馬幣0.4令吉、挪威則是每公斤7.05挪威克朗等。

含糖飲料與健康惡化脫不了關係!但糖稅真的能幫上忙嗎?

2016年,世界衛生組織(WHO)曾呼籲各界重視賦稅等政策運用,提高含糖飲料零售價,來幫助消費者改變飲食選擇,進一步改善肥胖、糖尿病及蛀牙問題。當時,WHO慢性疾病預防部部長貝契爾(Douglas Bettcher)表示,「經由含糖飲料等製品而攝取過多游離糖,是全球肥胖與糖尿病人口攀升的主要原因。」此外,也有多起研究表明攝取含糖飲料會提高罹患糖尿病、心臟病、癌症等機率,與死亡率的提昇也有正相關。健康因素,讓糖成為眾矢之的。

雖然糖稅的本質立意良好,但是其實際成效卻一直充滿爭議性,無論是政府、企業組織或是民間對於是否要徵收糖稅也有持續的辯論與研究。

支持者:糖稅不只改變消費行為,更讓業者主動修改配方!

支持糖稅的人,支持的原因不外乎就是認為其能有效降低民眾購買含糖飲料的機率,進一步降低熱量的攝取。2014年,墨西哥開始含糖飲料徵收10%的稅。施行至今,墨西哥低收入戶對於含糖飲料的銷售量已經降低12%、而高收入戶則降低5%,並每年增加232億比索的稅收。同樣在2014年推動糖稅政策的智利,同樣也有研究發現含糖飲料每月的購買量整體下降了21.6%。

此外,支持者認為糖稅還能迫使食品業重新制定配方以避免被多被課稅,且政府增加稅收收入,還能用於公共衛生計畫如醫療、健保等項目。英國的可口可樂就在2018年4月英國開始徵收糖稅(Soft Drink Industry Levy,SDIL)之前,就將旗下飲料的含糖量做了調整,並發佈了低糖或無糖的版本,例如雪碧的含糖量從6.6克降至3.3克、七喜從10克降至7克、芬達從6.9克降至4.6克。另外,原本就標榜無糖的「可口可樂Zero」則在糖稅實行後3個月內,整體銷售額提升了整整18.5%!

反對者:糖稅反而促使人們購買其他垃圾食品,甚至影響經濟!

不過,糖稅政策一直不乏反對者,反對者認為目前沒有確鑿的證據可以證明糖稅是有效的,因為很難去證明消費者行為的改變與糖稅之間的因果關係。在英國開始徵收糖稅後,市調公司尼爾森(Nielsen)曾就實行糖稅的前後,針對當地民眾的看法做民調,結果有62%的民眾表示糖稅沒有影響他們任何的消費行為,原本11%的民眾曾表示會在稅法實行後停止購買含糖飲料,也降至僅剩下1%。

美國耶魯大學也曾在2011年於《當代經濟政策》(Contemporary Economic Policy)上發表研究結果,他們分析了1990~2006年期間,美國各地區徵收糖稅與國民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BMI)的關係,發現糖稅的確能改變BMI,但是效果微乎其微,因為稅率上升了1%,國民的平均BMI也不過下降0.003而已。即使將稅率調整為55%,才可能對國民體重造成較大的影響,但也難以全面阻止肥胖現象的擴張。

反對者認為糖稅無效的另一個理由,是因為即使含糖飲料因繳稅而價格上漲,但是消費者仍可以轉向購買沒有被徵稅的垃圾食品。英國格拉斯哥大學2016年針對13萬2479人做調查,發現若將減糖作為全球對抗肥胖的主要手段,會對民眾產生誤導作用,而忽略了減少脂肪等熱量的攝取也很重要。

另一方面,糖稅也被認為會對經濟造成影響。由於糖稅迫使業者重新調配配方會增加成本,進而導致他們從別的地方降低成本,可能導致許多人失業。同時在歐美等地,人們為了購買更便宜的飲料,會不惜跨境從沒有糖稅的地方購買。自1930年代就實行糖稅的丹麥,卻在2013年宣布取消,該國政府就對此表示是為了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並且彌補跨境交易而產生的損失。

減糖很重要!除了糖稅,還有哪些作法?

隨著健康意識的覺醒,減糖如今已經成為全球趨勢,但是否要以國家規定來促成?這個問題背後牽扯的不僅是政府與業者的角力,也攸關一般民眾的利益。

以新加坡為例,該國2018年針對是否要徵糖稅等4大市場干預措施,包括「徵收糖稅、禁售高糖飲料、廣告限制和強制印上營養標籤」,徵求民眾與業界意見,因廣告和營養標示2項措施獲得7成公眾支持,因此新加坡於2019年10月成為全球第一個禁止高糖包裝飲料打廣告的國家,該禁令涵蓋電視、廣播、報紙與網路,且軟性飲料、果汁與速溶咖啡等都受到影響。強制印上營養標籤方面,糖含量為中至高的飲料將帶有「不健康」標籤。新加坡政府也表示,糖稅與禁售高糖飲料仍有可能在未來實施。

雖然新加坡沒有成為下一個實行糖稅的國家,但仍然在多數民眾的支持下對含糖飲料多加規範。台灣近年來也屢次針對是否要徵收糖稅進行討論,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署長王英偉於2019年5月曾表示,國健署曾多次就是否課糖稅進行開會,但由於國外都是大型飲料商,市場單一較好管理;而台灣興盛手搖飲料,可能導致執行充滿困難。

在難以訂定完整配套措施的當下,新加坡的作法能否成為台灣的參考呢?在維護消費者健康的前提下,除了討論強制性限制的可能性,教導消費者了解糖對身體的危害,並且懂得自主做出聰明的健康選擇,也是不能忽略的一條路。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食力 food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