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自我管理

生命中所有未解之事,並不會成為養分,反而是成長路上的荊棘──專訪作家、主持人Sandy 吳姍儒

mdi-eye-outline 9,802
與其說疫情(環境)影響了人們的閱讀偏好,倒不如說,人們在面臨無論何種困境時,總會轉向閱讀,在沉思、沉澱中思索出路,不見得總能帶來解答,但至少帶來了解惑的可能。經理人與誠品合作在跨入2021年時以「解題未來的世代共筆」,邀請 6 組在不同領域深耕的領銜者,以「裝備未來的重點讀物」為題進行書單推薦。將眼光由尚未找到新秩序的現況中拉高、放遠,變動中的不變,或許才藏有解題的線索。

她不只是主持人 Sandy,更是忠於自我書寫的新生代作家。曾當過老師的吳姍儒閱讀範疇極廣,以《達爾文大震撼》、《發現我的天才》《我離開之後》三本書回應成長教育議題。其真摯分享,不但能從宗教、科學、自我認識,再談到如何面對關係的失落,與自身成長故事和30歲後的心境。在採訪現場的編輯團隊,無不對她感性卻邏輯清晰的表達魅力感到印象深刻。

從記錄到出版:成為大人的一年

今年二月,我出版了第一本書《我的存在本身就值得青睞》,這本書寫的是我從 15 歲到 25 歲間的思考和學習。出書這件事情,簡單來說叫做「完成夢想」,終於完成一件思考已久的目標──我知道我應該能做到,而我也的確做到了。作為一個節目主持人,不太可能在工作時把腦中所想的展現出來,所以我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說出內心真正想說的話。

人的大腦充滿許多混亂而複雜的思緒,而記錄是一個保留和統整的方法。我從國中開始有記錄的習慣,不是乖乖拿一個筆記本從頭寫到尾,記錄今天發生什麼事情的那種流水帳;我寫的大多都是某個事件發生當下的情緒和感受。我常常回顧自己寫的東西,一邊看、一邊對照當時和現在的情境:「現在的感受還是跟以前一樣嗎?」、「現在的我有能力處理這件事情了嗎?」

你生命中所有未解之事,並不會成為你的養分,反而可能成為阻擋你成長的荊棘。記錄下來,能夠幫助我們去找到問題的根源──因為我們很多時候沒有想像中那麼了解自己。

人類起源:追索內在源頭

雖然我大學讀的是藝術,但我反而更喜歡關注人類。我很喜歡研究和觀察人類的思考和行為,在「我們為什麼要活著?」與「生命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的本質上──我不是徬徨的,但我希望能夠用更簡單的方式去探索這件事。

人類是所有動物裡,唯一會懷疑自己存在理由的動物。既然我們生而為人,我總是想:其中必定有什麼原因、有一些我應該尋求的答案。當我碰到各式各樣的人,我很自然的會統整跟分類──他是屬於哪一種類型的、哪一種信念的人,或者他是在什麼樣的狀態下變成如今的模樣。研究一個人的成長過程(becoming),其實會學到非常多東西。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意識到:生命唯一的目的就只有活下去。當我早上醒來,我可以意識到自己在呼吸、我的心臟在跳、我的大腦正在運作;這些生存表象內的小房間,住的就是一堆小小的細胞,他們齊聚在一起,說:「我們今天要活下去哦!」於是你繼續努力下去,展開每一天的生活。

這次推薦的幾本書,他們的深淺濃度和議題都不太一樣,如果簡單統整這些書的共通點,還是會回歸到「人的生命」。我們一定要知道自己哪裡來、怎麼去,不要讓自己渾渾噩噩的渡過一輩子。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是誰,每一天都如履薄冰,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是什麼、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你快樂嗎?你痛苦嗎?你憂傷嗎?你委屈嗎?你在壓抑嗎?──當你不知道自己是誰,這一切甚至可能成為一種壓力,讓你開始塑造一個不是「你自己」的你,成為別人心目中期待的樣子。

我的書被很多人解讀成:「不用管別人說什麼,我就是最好的。」但其實不是,我想傳遞的資訊不是這個,而是你能否把自己分門別類,找到自己跟別人的相同和差異處。如果你不從內部認識自我,而是透過外在世界定義自己,或者等到有一天你終於抓住外面的一切,再往內看的時候,你會認不得自己真實的模樣。

在教育現場發現你的天賦

《發現我的天才》列出 34 項天賦,透過心理測驗產生個人第一到五名的天賦。從了解自己特質的排序開始,進而讓讀者能好好發揮自己擅長的事,不再執著於將不擅長的事做到百分之百完善(基本上只要不造成太大的災難就好)。

我覺得人越早踏上了解自己的旅程越好。我在當老師的時候,都會跟我的學生說:「你要趕快知道自己是誰、出社會之後要做什麼。」他們常抗議:「我哪知道啊!老師,我才十三歲!」可是當你還在念書時不想清楚,二十三歲還是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然後很有可能、一晃眼你就三十三歲了。

我們小時候常覺得,老師知道一切問題的答案。直到我自己當了老師,才意識到:老師的長處就是統整他學會知識的方法,因為學校只能教導你「如何」思考,不能教會你該思考「什麼」。台灣的教育環境還沒離開「老師整理一個辦法給你」的路徑,我們能做的就是從知識的縫隙中認識自己。在八堂課裡面,一定有你「比較」喜歡的課、「比較」擅長的領域──不是卓越,我們沒有要追求卓越,一開始只要「會」就行了。

關於未來的想像:從「恐懼」到「接受」

有段時間我對未來感到很恐懼。大概在我十八歲那年,某天晚上開車回家,邊想著待會回家要預備明天的考試和功課、要煮飯給妹妹吃、打掃家裡……好多好多事等著要做,可是我現在還塞在路上,然後我就哭了。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未來」的龐大和無情,從此刻一直到死亡,人的一生有太多目標要追趕,必須努力追趕才能達成心中的期待。

後來我看了一部電影,叫做《真愛每一天》(About time)。電影裡的男主角為了他愛的家人,必須使用超能力回到過去、改變人生,當他以為自己做出正確決定的同時,未來又再度被改變了。電影用這種方式輕描淡寫地告訴你:未來已經大致底定,過度控制和擔憂不會造成任何改變,你要做的就是認真渡過每一天,感受當下真實的幸福。之後陷入許多恐懼或失控的情境,我逐漸學會用「算了吧!」的態度去面對這些難題,不再逼迫自己一定要完成這麼多事,只求盡力、沒有愧對自己就好。

獻給過去的自己:成為心裡的那個小孩

2020 年,在想像中原來應該是美好的、充滿愛的一年。但在這一年當中,好像每個人都失去了一些什麼,或因為別人的失去而擺脫不了那股失落、空洞的感受。《我離開之後》提出了關於時間的一種解方,它告訴我們,面對死亡、關係的失落,我們可能會有什麼樣的感受,而在這些情緒中,我們又能怎麼做。

我很喜歡其中這一篇。第450天:「照鏡子,用媽媽看你的方式看看自己。」在長大的過程中,我們會拋下很多原始的自我,試著去符合大眾、社會的標準、符合別人的期待,而唯一會記得你最原始樣貌的,常常都是母親。她說:「有時候你會忘記自己有多棒,我真恨我自己不能時常在你身邊提醒妳。」──我想,只有如此簡單純粹的愛,才能引發這樣的感受。

我曾經許過一個願望:想要跳過二十歲,直接進入三十歲。我不想面對二十幾歲的旅程,一點也不期待這段時間。現在回想起來,大概是因為我沒有當過孩子。我從14歲出國念書,開始照顧妹妹,一邊面對陌生的環境,一邊努力儘快完成學業。我不擅長當「孩子」,但會當大人,所以希望人生能快轉到想像中是「大人」的三十歲。

等到真的滿三十歲的這一年,卻覺得好累、好辛苦,一點也不如想像中好玩。反而最近做了一個決定:我要好好的當一個小孩。因為我這輩子沒有叛逆過、沒做過任何出格的事,我總是很乖,甚至可以說「有點無聊」。我想,如果我可以偶爾表現出一點孩子的模樣,或許更可以跟自己好好相處。這是我目前正在嘗試和練習的事──找回心裡的那個小孩。

吳姍儒推薦閱讀|《我離開之後》

插畫家女兒意識到母親總有一天會比自己先走一步,於是要求母親寫一本「媽媽離世指南」給她,母女共同合作,讓這本書成了最棒的人生禮物。(蘇西.霍普金斯◎著,三采文化)

經理人推薦閱讀

  1. 《瘟疫》,桂冠出版
  2. 《正常人》,時報出版
  3. 《現代愛情: 關於愛、失去與救贖的真實故事》,新經典文化出版
  4. 《活出意義來》,光啓文化出版

吳姍儒(Sandy)

《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作者、知名主持人。十四歲隻身赴美求學,華盛頓大學綜合藝術系畢業後返台。自小養成的書寫習慣融合其生命中所見所感,使其成為多面向深度新生代作家。

mdi-tag-outline 閱讀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