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毅力號登陸火星,駕駛來自台灣!嚴正18年的火星探險:把握生命中的衝動

NASA毅力號登陸火星,駕駛來自台灣!嚴正18年的火星探險:把握生命中的衝動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02/img-1614137034-22444@900.gif
美國NASA毅力號探測車登陸火星,背後是由來自台灣的工程師嚴正操控執行,他大方解密「在火星上開車」的工作流程,也笑談遇到外星生物時該如何處置。
「毅力號」(Perseverance)去年從地球發射,經過一趟 7 個月、4.8 億公里旅程,昨天登上火星。接下來這輛尖端科技的探測車怎麼走,全交給洛杉磯郊區的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噴射推進實驗室(JPL)控制中心。 Where were you when our most ambitious robotic explorer yet, @NASAPersevere, landed on Mars? Here's a glimpse into @NASAJPL's mission control during yesterday's #CountdownToMars: https://t.co/wKGoYUkbLZ pic.twitter.com/J8aUE9IlV8— NASA (@NASA) February 19, 2021 4 次參與火星探測計畫!按照火星時間打卡上班 在台灣成長、留學美國,今年 61 歲的嚴正在 JPL 服務超過 20 年,自 2003 年開始,參與 4 次 NASA 火星探測計畫。他領導的「機器人介面與視覺化小組」(Robot Interfaces and Visualization)負責操控車子。 「 未來 3 個月,每天當火星進入黑夜,我們控制中心就開始上班,編排程式指令。一到火星的早晨,我們就把寫好的程式傳過去,讓車子開始工作。 」嚴正在受訪時談到「在地球過火星時間」的特殊輪班制。 火星進入夜晚,溫度降到攝氏零下 80 度,這樣的極端環境下,探測車的馬達與各項儀器,須花費更多時間與能量去熱機運轉,因此經過計算,探測車只在白天執行任務。 開動火星上這輛 1000 公斤重的車子,不像操縱一般遙控汽車。從地球到火星,坐太空船要花 203 天,訊號來回要半小時;並非地球這裡按個按鈕,它就同步往前跑,而是必須事先安排工作,交給車上先進裝置執行。 NASA於19日發布火星探測車「毅力號」藉由電纜緩緩降落火星表面的畫面。 截圖自Twitter 若遇到外星生物,先拍照再說! 「火星上沒有 GPS(全球定位系統)。」嚴正與團隊設計的軟體,運用 3D 視覺化、虛擬實境(VR)、擴增實境(AR)、人工智慧(AI)等科技,在地面建構火星的現場實況,操控人員利用火星進入黑夜的 10 個小時,為車子安排下一步。 地球自轉一週為 24 小時,火星一天為 24 小時又 40 分鐘。昨天毅力號降落火星時,為火星下午 4 時、洛杉磯午間 1 時。隨著每天 40 分鐘的時差,嚴正與同仁上班時間一直往後推,「今天下午 2 時上班,下星期變成晚上 10 時上班」。 NASA 毅力號本次任務,在於蒐集生物曾經存在火星的證據。記者提問萬一火星車遇到了外星生物,NASA 操作準則有規定嗎?對於這個假設性問題,嚴正笑說:「趕快拍照。」NASA 守則沒有這項規定,但要是發生了,可是改變人類世界觀、宗教觀的天大事件。 不過嚴正表示,操作守則裡有明確規定,太空船與火星探測車必須確保不能將地球上任何有機體帶上火星,避免發生「在火星上發現地球生命體」的烏龍事件,影響探測結果。 至於人類還要多久才能踏上火星呢?嚴正回答, 現在出生的嬰兒有生之年應該可以看到人類登陸火星 。他推論,現今科技已經有能力將人送上火星,但需花費龐大金錢,一趟約為毅力號 27 億美元的幾百倍,才能讓人類在火星的極端環境下存活。 鼓勵有太空夢的年輕人「把握生命中的衝動」 嚴正從 2003 年開始,參與 4 次火星探測,從一開始發現火星曾經有水、找到生命可能生存的環境,到現在挖掘生命存在的證據,準備送回地球。他表示,每一步都是過去幾十年來無數人一起努力所累積的成果。 任職於NASA JPL控制中心的嚴正博士。 NASA 他鼓勵想投入航太科技的台灣年輕人,要有像「毅力號」名稱一樣不怕困難、不怕失敗的精神之外,更重要的是「 把握生命中的衝動 」。 嚴正以自身為例,他的衝動來自 1997 年,NASA 第一次把旅居者號(Sojourner)探測車送上火星時,當時他在明尼蘇達大學任教,看著那一台小車子在火星上的畫面,他心想「這個太酷了,如果不去做這個,人生會有遺憾」。 登入火星的旅居者號(Sojourner)。 維基百科 嚴正將這份心情比喻為,如同學生時代看到喜歡的女生,頭破血流也要去追,「人生總有一些值得珍惜的衝動」。他原本專長是設計吉普車、坦克車的模擬系統,因對火星車的畫面深深著迷,1998 年在義大利羅馬抓住機會,認識相關人員,引薦他進入 NASA 工作。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為夢想忙碌一生,然後呢?《靈魂急轉彎》顛覆你對人生價值的定義 年幼失去雙親,在育幼院長大,嚴正努力考上建國中學、清華大學,之後留學美國,拿到愛荷華大學應用數學與機械博士。他說,一路走來,其實不覺辛苦,人生最重要的事反而是找到人生的方向,對他來說,就是那一次「現在不去試,以後會後悔」的衝動。 (本文轉自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