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ARU 也被迫停工!車用晶片搶翻天,未來汽車供應鏈要洗牌了?

SUBARU 也被迫停工!車用晶片搶翻天,未來汽車供應鏈要洗牌了?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04/img-1617776252-91320@900.jpg
SUBARU也要停工!今年年初爆發車用晶片缺貨潮,各國政府向台灣求助。其實也暗示著,未來汽車供應鏈要洗牌了?
以往,對汽車業者來說,半導體不過是二階或三階的供應商,現在這個狀況已經急速改變。今年年初速霸陸(SUBARU)的採購人員就表示已經跟供應商來回談判多次,但還是沒辦法拿到足夠的車用半導體。導致車廠必須停工十幾天。總計,速霸陸第一季減產 4 萬 8000 輛,約年度產量的 5%。 不只是速霸陸,今年年初爆發車用晶片缺貨潮,各國政府向台灣求助。跟包括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等晶圓廠協商。日產汽車的銷售計畫預計下修 15 萬台,本田預計減產 10 萬輛。馬自達2月預計減產6000輛。三菱、豐田、鈴木的影響較輕微,有可能只是部分工廠減產,或減少加班。這次的車用半導體嚴重缺貨,主要理由如下: 1. 汽車產業急速反彈 去年 4 月全球封城,工廠停工,這時汽車大廠多半遞延晶片訂單。可是率先脫離疫情影響的中國,4 月下旬新車銷售就超過前年同期,歐美和日本去年夏天後景氣也逐漸復甦。此時,慣於採及時生產(Just In Time)的汽車產業,沒有多餘庫存,無法快速回應景氣反彈。 而且,半導體廠商在 8 月底向顧客反映供貨不穩時,客戶也沒有行動。半導體從材料到完成品需要將近半年的時間,也就是說,如果汽車廠商在第二季沒有預料到需求反彈、趕緊下單的話,就趕不上秋天增產。意外的是,日本豐田在這波缺料當中受傷較輕,他們保持約 4 個半月的半導體庫存,豐田財務長近健太說,必要的時候,為保住上游材料,曾經一天參與 10 次電話會議。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車用晶片荒,豐田汽車沒在怕!各大車廠都缺貨、斷鏈,為何他能穩定開工? 2. 汽車搭載的半導體增加 一輛汽車大約有 3 萬個零件,其中「行走」「轉彎」「停止」的功能會使用到晶片,其他像控制電壓的部分會用到電源半導體或類比半導體,總量雖不多,但缺一個都不行,自動煞車技術也會需要車用晶片。 雖然在汽車的成本結構中,半導體占比不高,2020 年約 160~180 美元,但是隨技術發展,預估到 2025 年會增加到 280~350 美元。自動駕駛技術需要更多先進半導體,將來半導體在汽車成本占比可能會拉高 10 倍。 3. 其他產業半導體需求大增 和個人電腦和智慧型手機的 CPU 的半導體相比,車用半導體用的是好幾代以前的製程,沒有直接的競爭關係。倒是車用和家電用品和電信基礎建設的產線會彼此競爭,Omdia 的分析師衫山和弘說,業界人士認為上半年缺料問題會緩解,但是衫山認為到了 2022 年,會步入慢性短缺的態勢。因為半導體業者已經減少投資車用半導體所用的古老製程和設備,晶圓代工廠也會優先發展高單價、高利潤的先進半導體。 晶片缺料,只是汽車產業變革的序章 這一連串因素造成了,汽車產業的金字塔崩壞。在疫情以前,產業金字塔的頂點在汽車大廠,往下第一階供應商是汽車零組件廠,半導體只是二階或三階供應商,由上而下車廠公布生產計畫,供應商按照計畫供貨。 疫情後,生產端將以晶片公司和晶圓代工廠為主,眾多客戶包括汽車、數據中心、智慧型手機、個人電腦、家電、遊戲等眾多產業,爭奪供給有限的半導體產能。而晶片公司有「無廠化」的趨勢,只做設計開發,讓像台積電這樣的晶圓代工廠生產,形成巨大的晶圓代工山頭。在這當中,汽車產業絕對算不上大客戶,所以晶片業者也不會特別眷顧汽車業。 半導體公司瑞薩電子,也因為逐漸不依賴汽車客戶,車用半導體的營收占比逐漸下降,今年 2 月已經占不到一成,也用原料價格上漲的理由漲價,在在顯示出半導體公司的地位提高,議價能力增強。想要避開同樣的狀況,汽車產業必須決定,誰應該背負含有半導體的車用零件庫存責任?車用半導體廠則必須管控半成品的庫存與費用,縮短製造的前置時間(lead time)。 半導體不足只是今後產業變動的序章,豐田汽車社長豐田章男表示,汽車業正在面臨 100 年一次的大變革期,包含電動車、自動駕駛、製造技術的客製化,科技以軟體和數據為主流。換句話說,汽車會「智慧型手機化」。未來像是蘋果、Google 設計出的汽車,可能會顛覆汽車產業。這次半導體缺料反映出製造業王者汽車業未來將面對的重大課題。 資料來源 / 週刊東洋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