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全憑你的實力!汎銓靠獨門「年薪計算法」留才,攻下半導體材料分析 5 成市占

薪水全憑你的實力!汎銓靠獨門「年薪計算法」留才,攻下半導體材料分析 5 成市占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06/img-1623811289-20153@900.jpg
研究機構Gavekal指出,台積電的重要不單是占有全球晶片過半產出,還在於沒人能趕上的製程研發能力。其中,關鍵的製程研發能力,部分仰賴專精半導體材料分析的汎銓科技。
受到新冠肺炎衝擊,國際面臨晶片荒,占 2020 年全球晶片代工業者總營收 60% 的台灣晶圓代工廠,因此受到關注,台積電更被譽為「護國神山」。研究機構 Gavekal 指出,台積電的重要不單是占有全球晶片過半產出,還在於沒人能趕上的製程研發能力。其中,關鍵的製程研發能力,部分仰賴專精半導體材料分析(MA,materials analysis)的汎銓科技。 汎銓科技董事長柳紀綸表示,「地球人一起跺腳,不一定會發生地震。汎銓進度延後,半導體研發時程起碼會晚一年。」在半導體材料分析市場,汎銓不是先進者,現在卻吃下台灣 55~60% 市占。它是如何做到的? 研發專利「盔甲」技術,年利潤成長95% 所謂的材料分析,指的是檢查晶片的材料和結構是否會降低成品的功效,確保晶片製造商的研發方向正確,縮短產品上市時間。柳紀綸指出,會選擇 MA,是因為技術門檻最高、含金量也最高。 半導體產業以工程來講,分為研發、產品、品管 3 大塊。研發的主軸是材料分析,產品需要故障分析(failure analysis),品質工程是可靠度分析(reliability analysis)。浮誇一點形容,MA 一個案子的收入,單位是萬,故障分析算千,可靠度則是 100~200 元新台幣。 汎銓 2005 年初創時研發 40 奈米,對手則獨占 28 奈米的檢驗,兩者市占率差 4~5 倍。轉折是在 2018 年,汎銓憑藉 5~3 奈米不可或缺的極紫外線(EUV,extreme ultraviolet)分析技術,市占率過半。 柳紀綸指出,早在 2013 年,汎銓就開始布局 EUV 分析技術,但要等到龍頭採用 EUV 光阻、低介電係數材料(Low-k dielectric)等材料,業績才逐漸起來。 一般來說,半導體材料和結構是透過電子顯微鏡觀察,但隨著晶片愈小,材料變薄、變軟,顯微鏡打出的電子束,容易讓樣品塌陷,分析照片會出現疊影,難以分析產品效能。而汎銓 2016 年應用、2020 年拿到專利的「低溫原子層鍍膜技術(LT-ALD)」,等同幫樣品穿上一層盔甲,讓材質不容易塌軟,提升分析的正確性和精準度。 柳紀綸表示,「EUV、Low-k 材質的分析,只有我們做得出來。」也是這個原因,汎銓的技術能夠「絕對領先」(這項領域只有他們能做)市場,2020 年利潤成長 95%。 經理人 每月公布產出,薪水全憑實力 為什麼有能力提早布局 5 奈米、3 奈米的材料分析?柳紀綸指出,關鍵在留人。 唯有人留得久,經驗才得以累計,進而提升分析的正確性。由於分析機台操作不是自動而是手動,因此不同人做,會有細微差異,一點差異就會延誤開發時程。 他進一步解釋,晶片代工龍頭要領先對手推出新製程,兩年內的研發手續多達上千道,只要誤判,就可能會落後於對手。兩年要有千道手續,每天等於要實驗一道以上的手續,每嘗試一道手續,就會把樣品送來汎銓,確認方向是否正確。 過程中,時程十分緊湊,舉例來說,客戶今天送樣,說加一點能量讓蝕刻深一點,汎銓的工程師今天調整,明早就要送件,讓對方有資料討論下一道工序。問題來了,客戶看分析結果,會跟昨天、前天、一個星期前的報告比對。如果昨天負責的工程師和今天不一樣,在操作上有一點出入,就會不夠精準。柳紀綸表示, 為了確保正確性和一致性,讓經驗傳承,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放走人才 。 柳紀綸從前老闆、聯詠董事長何泰舜的經驗基礎上,推出一套年薪計算準則。汎銓的每一位工程師都知道公式,可以算出今年年薪。比如說,今天 5 月 19 日 10 點 38 分,我做了多少顆晶片,平均月產出多少,年薪就出來了。每個月的工程會議,主管會列出所有人的月產出。你生產 160 顆,別人做 230 個,產能一清二楚。 「我們不是純實驗室做法(憑資歷晉升),什麼都憑實力。」相對其他對手看重資歷,汎銓更注重能力,做多少算多少。柳紀綸認為,適度透明,大家心裡才不會有芥蒂,願意努力並持續深耕,這套方法已運行 8~9 年,大家相信這很公平。研發部門 2013 年成立至今 60 多人,無人離職。即使把主管(副理以上)算在內,也只有一名因個人因素離開。 「不事生產」的工程師,負責和客戶聊天找研發方向 汎銓超前的關鍵,還在於了解客戶的需求。柳紀綸解釋,在其他業界,通常是客戶來了一個案子,工程師只會分析和討論這個案例,不會跟客戶有太多接觸。但在汎銓,最高學歷、最菁英的工程師(約占 5% 員工)不負責生產,專門跟客戶聊天。當客戶問 A,工程師就花時間想 A+1、A+2 方案。 這些解決方案不一定會變成業績,討論也不收費,所以工程師等同沒有產出。工程會議上,要怎麼評估他們的成績?柳紀綸指出,另一方面,「讓員工相信,我沒有任何產出,年薪依舊有保證」,也很重要。因為透過這些討論,汎銓能提早掌握未來 1~2 年可能遇到的分析問題,從聊天中掌握分析技術的發展方向,並提早布局。等到客戶有需求了,就會回頭找汎銓,因此客戶黏著度很高。 最後,面對晶圓廠開始自建分析廠的趨勢,柳紀綸毫不擔心,「我們是依存關係。」因為,「汎銓不是做客戶內部產能消化不完的東西,而是他們實驗室沒有的東西。」EUV 分析技術就是最直接的例子,「我的領先不只超前同業,也超前客戶。」 柳紀綸 淡江大學應用物理系學士。曾任聯詠科技資材部部經理。現為汎銓科技董事長兼總經理。 項目 內容 創立時間 2005年 2020 年營收 11 億 員工人數 300 餘人 營運項目 材料分析、故障分析等半導體檢測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