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有人會接受「薪水砍半」的工作?衡量職業成就,看的是 3 個層面

為何有人會接受「薪水砍半」的工作?衡量職業成就,看的是 3 個層面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10/img-1634728991-47681@900.jpg
們都被問過這個問題:你做這個能賺多少?不論你聽到這個問題會不會不舒服,這的確是一個值得探討的主題。
我們都被問過這個問題:「你做這個能賺多少?」不論你聽到這個問題會不會不舒服(大部分的人討厭被問),這的確是一個值得探討的主題。 你做這個能賺多少啊? 人們問起工作時,老是問:「你做這份工作能賺多少錢?」你賺的錢愈多,你在工作領域就愈成功,至少在多數以牟利為目標的「市場經濟」是如此。 非營利的世界,人們賺到的東西是影響。營利不是目標;終結瘧疾、教育孩子、改變世界等才是目標。 不論是替非營利或營利組織工作,多數人都在乎賺錢與否,也在乎是否產生足夠的影響力。想辦法維持正確的「金錢」與「影響」組合,將讓人過著有意義的生活。 然而,也不只是這樣。我們發現大家在做工作觀與人生觀練習、打造自己的羅盤時,幾乎每個人都會提到,自己想以某種方式活得更有創意。大部分的人,即便工作與「創意」無關,也希望人生多一些創意。我們到各地和許多藝術家談過之後(對他們的需求抱持同理心),藝術家表示,他們最重視的事情是表達—他們靠表達來追蹤自己賺到什麼。 「我成功寫下劇本,搬上舞台。」 「我自費出版詩集。」 「我畫了一幅自己非常喜歡的畫。」 衡量工作的價值:金錢+影響+表達 金錢、影響與表達—這是人們衡量自己賺到什麼的 3 種方式。這是「衡量」你有多成功的好方法。注意,這不是另一種假的二分法,也不是二擇一的狀況。找出適合自己的這 3 種指標的「混合」比率,將能提升你的成功感及幸福感,因此你要替自己想好「目前」適合的混合法:金錢、影響、表達,各占多少比重。 當你調整你的「自造者混音」(Maker Mix),你會過著和諧的生活,聽起來對了,氣氛也是對的。混音師在混出悅耳音樂時,他們抓到正確的旋律、聲音與氣氛。音響師使用的工具「混音器」長得像這樣: shutterstock 厲害的音響師擅長把數十個音軌混成一首好曲子,但我們喜歡簡單一點;幸好我們發現,要調好自造者混音,基本上只需要 3 軌。你的「自造者混音器」(Maker Mix Board)像這樣: 大塊文化 這個混音器上,有 3 種我們建議你衡量與調整的輸出—替市場經濟衡量的是威力強大的金錢;「帶來不同的經濟」的重點是影響;創意經濟計算的則是表達。 你憑直覺調整混音器的滑桿,直到感覺對了。你永遠可以選擇不同的混音—由你自己決定。沒有單位—只有 0 到 100 的範圍。你可以獨立調整每一支滑桿。沒錯,我們知道 3 者間有時會彼此重疊(你帶來的部分影響,讓你拿到錢;如果你有辦法賣出你的藝術作品,你會藉由表達賺到錢),那也沒關係,但你不是為錢而畫畫,因此你的初心很重要。不斷調整滑桿,直到你的混音器感覺對了。 顧問公司總裁:賺錢>影響>表達 比爾到史丹佛大學工作之前,曾是 40 人顧問公司的總裁。他喜歡和顧客合作,替他們解決困難的設計問題。比爾有時會感到,他的團隊在設計的產品有益於世界,有時僅僅是還不賴的產品設計。在顧問領域,你永遠在執行別人的點子,因此無法嘗試掌控影響與表達。比爾做那份工作的主要目的是以有趣的方式賺錢,他的整體自造者混音中—賺錢的部分遠高於影響或表達。比爾覺得那樣無妨—以當時來講,還過得去。 大塊文化 教書:薪水砍半,影響力大增 接下來,出現史丹佛大學的工作,比爾的自造者混音變成下面那樣。他決定全職到校園教書時,薪水砍半,因此把「賺錢」調低到 30。相較於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比爾賺的錢不多,但對他來講夠用了,況且這份工作讓他快樂。 大塊文化 比爾靠教書帶來影響,目標是讓 1000 位聰明的設計師畢業,準備好解決世界上的棘手問題。截至目前為止,比爾已經朝那個目標努力了 12 年,就快要達成目標。他賺得影響力—成功在望,已經是很高的 8 成。此外,比爾未來的「工作」也正在成形—接下來幾年,比爾打算跳到「表達」的世界,全職擔任藝術家,靠寫作與繪畫「為生」。 比爾為了替這個未來做準備,目前在離家 4 個街區的地方,也就是舊金山的多帕奇區(Dogpatch)成立了工作室,有時周末待在史丹佛,有時待在工作室,努力精進寫作與繪畫能力。比爾今日的自造者混音中,「表達」這一項依舊很低,但那是他做出的選擇,目前這樣就夠好。 再提醒一遍,目標是一致性。你的目標與你的人生階段要相互配合。像比爾這樣的人,他們的人生可說是成功了,甚至是成功過人,因為他們是有自覺地做出自造者混音的抉擇。 我們相信你工作生活的幸福來自於覺察,覺察將協助你調整自造者混音。萬一出問題,原因是搞砸了混音。依據我們的經驗來看,我們在工作坊與課堂上碰到的人士要是不快樂,問題都出在不同的評估方式全混在一起。他們的個人目標之間起了衝突。 舉例來說,不快樂的藝術家一般搞混了「表達的價值」與「賺錢的價值」,做出錯誤的比較:「我不開心是因為畫賣不出去。我希望我的表達有價值—具備金錢的價值。」 其他的例子包括,低收入地區的課後班非營利組織帶來重大的影響,讓孩童免於在街頭遊蕩、加入幫派,但組織負責人不開心,因為她希望薪水能和軟體開發者一樣好。她將「賺錢」與「帶來影響」混為一談。 反過來講也一樣。我們見過大型法律事務所的合夥人,收入高達 7 位數字,但人生悲慘,活得不開心,因為他認為從事法律這一行,本身就是一種帶來影響力的事業(為正義與小老百姓挺身而出),然而他絕大部分的收入都來自替汙染環境的大型跨國公司擬定合約。 在類似的例子裡,痛苦源自以錯誤的指標衡量你的成功。當你接受與理解自己是在玩什麼遊戲,不論是為了錢、影響力,或是為了表達(不論你從事哪一種工作,永遠是這 3 者的某種綜合體),你依據遊戲的規則,清楚知道自己重視的遊戲獎勵。不快樂來自你沒有好好找到正確的組合—當你試圖用高爾夫球的規則打網球,雖然可以令人捧腹大笑,但不會打出太好的成績。 一切都跟做出好的選擇有關,而好的選擇必須符合你的羅盤和你重視的事物。許多成功、快樂的藝術家、詩人、作家,那些生活在世上是為了畫畫、押韻與寫作的人士,他們選擇追隨自己的心,不去迎合市場。如果他們在乎錢,在乎市場衡量價值的方式,將得畫出民眾想購買的東西(有沒有人買過那幅一群狗在打撲克的黑天鵝絨畫作?),也或者,他們得寫出知道會賣的故事(你點選過那種標題驚悚的八卦新聞嗎?名人打太多肉毒桿菌之類的?)。他們選擇不做這種事,聽從自己的靈感與熱情,而那項選擇通常代表他們無法變現自己的藝術。此外,由於這是他們自己選擇、具備一致性的人生設計,他們能夠接受或至少能夠忍受的程度,遠遠超過繪製醜陋的天鵝絨狗。 如果這是你做的選擇,你的人生會滿不錯的,甚至很棒,因為那是你自己「選擇進入的」領域。 以比爾來講,等他日後成為全職藝術家,他的自造者混音看起來會像下面那樣,表達成為他「最大聲」的音軌。也就是說,比爾大部分的時間將待在工作室畫畫和寫作,那是他(接下來)所謂成功的定義。 大塊文化 最後再次提醒,重點是看你在世上做出什麼東西,金錢、影響、表達是 3 項很好的衡量指標。留意你目前人在哪裡,接著設定目標,找出自己想去的地方,然後出發。 (本文出自《做自己的工作設計師》,大塊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