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第一次當主管,我學會授權!

2019-10-22 08:25:20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RtneswjFq3Q/VHwAinQya4I/AAAAAAAAecM/gCcAOWeWwO4/s1280/%25E6%258C%2591%25E4%25BA%25BA_shutterstock.png
口述 / 張明正‧ 撰文 / 王志仁 我曾在惠普電腦當過業務員,後來離開,到一家本地的電腦公司應徵,找新機會。當天面試完,老闆當場告訴我被錄用了,而且職位是總經理。我一聽很高興,第一次當主

口述 / 張明正‧ 撰文 / 王志仁

我曾在惠普電腦當過業務員,後來離開,到一家本地的電腦公司應徵,找新機會。當天面試完,老闆當場告訴我被錄用了,而且職位是總經理。我一聽很高興,第一次當主管,居然就是總經理。

我接著問老闆,那我管幾個員工,老闆也很坦白:「現在公司就只有你一個人。」我進一步追問,才弄明白,原來公司先前的員工都離職了,走得一個不剩。我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再招聘新員工,同一時間還得趕緊熟悉公司的業務內容,以及處理前任總經理留下的爛攤子,搞得我每天都很累。我現在回想,覺得當年太幼稚了,怎麼會接下這份工作,甚至還面試新人進來,就好像一個瞎子在找另一個瞎子。

學會授權,放手讓底下的人做事

這家電腦公司是做代理的,主要進口美國一家電腦公司的迷你電腦。主要股東有好幾位,但是都和電腦無關,其中有開歌廳的,也有在台北迪化街賣布的。他們對電腦一竅不通,只是因為當時電腦很熱門,所以集體湊了錢進來攪和一下,就成立了這家公司。

這些股東過去都是憑江湖經驗賺錢,對公司管理根本不懂,也不在乎,只想把賣布和經營歌廳那套模式搬到電腦公司來,所以先前員工都待不住。我自己是學電腦專業出身的,又在外商待過,就想把新的制度帶進公司。 因為這樣,我太過著急,覺得什麼事交給員工做都不放心,總是要一再提醒和盯進度,弄得員工和我自己都很煩,最後很多事我乾脆就自己攬下來做。久了之後,員工都變得很被動,心想:「反正有老闆會收尾。」結果他們愈來愈懶,我愈來愈累,每天加班到半夜,事情永遠做不完。從這件事情上我開始學會授權。真正有能力的主管不是把自己累死,而是能放手讓底下的人做事。

我學到的第二件事是設立優先順序。不管你的公司多小,或者你只是一個小部門的主管,都要懂得訂策略,設優先順序,決定哪些事要做、哪些事不做。這可是管理員工的原則,而且這些原則必須很清楚。

日本人常說:「老闆看屬下要3年,屬下看老闆只要3天。」很多你認為沒什麼的事,屬下可敏感了,而且會放大去看,所以你希望他們做什麼、不做什麼,一開始都要講清楚,而且要以身做則,如果言行不一,會讓員工混淆,同時對你不信任。

有所堅持,選擇權握在自己手上

就在公司逐漸上軌道時,更大的困難來了。首先是原廠又來塞貨。我一直對外商派來亞洲的業務代表沒有好感,我們當時代理的這家美國公司代表欺負我是菜鳥主管,第一次來找我就要塞貨給我,幫他做業績,而且後來每次來台灣都要塞貨。我當時光是處理前任總經理留下的庫存,就已經很費力,還得面對這老外,真是痛苦不堪。而且這傢伙每次來談生意,還要我們幫他找女人,實在很沒格調。

但是我們能怎麼辦?我們公司只有一項產品,完全受制於人,只能忍氣吞聲兼陪笑,委曲求全。我後來為什麼創辦趨勢科技,就是從這裡得到教訓,不要再去代理別人的產品了,一點尊嚴都沒有,不管再怎麼苦,我都要開發自己的產品。

那時候碰到的另一個困難,是人性考驗。我原本認為商業界都很複雜,教育界應該算是比較單純的,所以花了很多工夫開拓校園市場。就在快有結果之時,正好碰到中秋節前,客戶居然暗示要收紅包,我一聽就傻眼。公司開歌廳的那位主要股東,也問我要不要帶客戶到歌廳去坐坐,生意會比較好談,我也拒絕了。

我很討厭偽善,但是在很多情況下只要包個紅包或送個禮,訂單就會拿到,那種誘惑真的很大。好幾次我都問自己:「我真的要堅持下去嗎?」但是,我又想到,這種事只要有第一次,以後就會覺得合理,就會一路下去,沒完沒了。

我是輔大畢業的,有一位朋友還在學校當神父。我在最困惑的時候,曾回學校去找他,他鼓勵我「一定要堅持下來」,我也終於堅持下來。做生意已經夠倒楣了,如果連人格都要出賣,那才是損失大了。做生意無商不奸,不可能做完全正派的事,但是我絕對不做不對的事。老闆要我做兩本帳,當時會計是我找來的,我一直抗拒做假帳,一次、兩次,也就撐下來了。

我在這家電腦公司前後待了兩年半,最大的收穫是學會「不是每一個人這麼做,你就得跟著做,選擇是在自己手上的。

張明正小檔案
出生:1956年
學歷:美國理海大學電腦碩士
現職:趨勢科技董事長
經歷:惠普科技業務員、趨勢科技創辦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