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蘋果的設計魂強尼.艾夫: 打造出一流產品才是蘋果的使命與熱情

2019-11-22 06:11:16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iC8T6_YAHAw/VFGurN3RmGI/AAAAAAAAR_Y/FuXaPQ6Ogk4/s1024/
舉世皆知,蘋果(Apple)系列產品的簡練、優雅風格,來自於賈伯斯與設計操刀手強尼.艾夫(Jony Ive)的完美搭配。儘管世人都認為,少了賈伯斯的蘋果將每下愈況;不過,也有人認為,「蘋果少了強尼會比

舉世皆知,蘋果(Apple)系列產品的簡練、優雅風格,來自於賈伯斯與設計操刀手強尼.艾夫(Jony Ive)的完美搭配。儘管世人都認為,少了賈伯斯的蘋果將每下愈況;不過,也有人認為,「蘋果少了強尼會比少了賈伯斯更慘。」

在《強尼.艾夫傳》中,我們可以一窺這位英國天才設計師的養成過程、當代工業設計史的發展概況,以及賈伯斯和艾夫如何聯手改變了蘋果產品設計流程,以及全世界的產品設計美學。以下摘錄《強尼.艾夫傳》第13章,了解這位蘋果靈魂人物的設計精神。

蘋果的靈魂人物

賈伯斯過世前,曾談到他對強尼的器重程度。「除了我以外,強尼是蘋果內部最能呼風喚雨的人。」賈伯斯說:「沒有人能夠命令他。這是我建立起來的制度。」

針對內部權力架構,賈伯斯並未進一步解釋。以蘋果組織結構來看,強尼的直屬老闆是庫克,但是照賈伯斯的說法,庫克沒有權力命令強尼。這其實不值得驚訝,因為強尼握有龐大的營運權力,設計部門是全公司的核心,工程與生產部門的人都得聽他們的。為了達到強尼對產品的高標準,蘋果砸下幾十億美元在製程技術上。設計部門把構想交付給營運部門實踐時,從來不須考慮預算與可行性。

多年來,強尼在公司裡的定位已跳脫單純的設計部門主管,尤其在他與賈伯斯的關係愈來愈密切之後,地位更顯重要。在賈伯斯眼中,強尼既懂得與人合作,又能掌握創新的真諦。

賈伯斯在華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的《賈伯斯傳》說道:「他瞭解生意與行銷的概念,很多事一點就通。他比其他人都清楚蘋果的營運本質。他是我在蘋果的心靈伴侶,大多數產品是我們兩個合作發想出來的,然後再拿去問別人的意見。他一方面掌握產品開發的全局,一方面又在乎產品大大小小的細節。他也知道蘋果是一家以產品為主的公司。他不只是單純的設計師而已。」

認識強尼的人都說,強尼對他彬彬有禮的英國紳士形象很保護,但他也深黯企業生存之道。他對設計團隊雖然大方、也很保護,但同樣自信心十足,屬於他的構想與創意,他也不會客套而不居功。……即使對方是主管階層,他也不怕得罪。從搬上檯面的幾件事件來看,強尼要打贏權力鬥爭,不愁沒有決心與火力資源。

賈伯斯栽培強尼的企圖明顯,希望讓後者成為在創意執行上的唯一接班人,就差沒有執行長頭銜而已。公司的營運由庫克負責,產品則由強尼一手撐起,在公司上下擁有極大權力。

如此安排之下,蘋果得以維持以往的運作方式。「產品研發方式跟兩年前、五年前、甚至是十年一模一樣。」強尼說:「不是只有我們幾個的工作方式沒變而已,公司大部分都還是維持一樣的運作方式。」

可以肯定的是,強尼積極維護賈伯斯的價值觀。在他們兩人眼中,打造出「一流產品」比公司賺大錢重要許多。2012年7月,強尼出席英國駐美大使館的創意高峰會(Creative Summit)時語出驚人:「我們不以賺錢為目的。我們最重要的目標不是獲利。我這麼說不是在信口開河,打造出一流產品才是蘋果的使命與熱情。我們認為產品做得好,自然會受到大家的喜愛;營運做得好,營收表現自然會好。我們的目標很清楚。」

強尼進一步指出,他這個心得是蘋果快倒閉時從賈伯斯身上學到的。「蘋果差一點就面臨倒閉的下場,成為無人聞問的品牌。但在鬼門關前走一回,就更懂得如何經營人生,因為經歷了蘋果的谷底,我學到企業價值觀應該擺在對的地方。」他告訴台下聽眾:「一般人都以為,企業會倒閉是因為沒有賺錢,所以把重點擺在賺錢上,但那並不是賈伯斯最重要的考量。他認為蘋果會觸礁,是因為產品不夠好,想讓公司轉虧為盈,應該從改良產品陣容開始,這點跟之前執行長的做法完全不一樣。」

賈伯斯的小而美產品策略眾所皆知,強尼也致力於維護這項傳統。

賈伯斯常說,產品構想一大堆,懂得說不才有辦法讓產品聚焦。在強尼的領軍之下,蘋果仍舊嚴守這樣的哲學,只做「最好」的產品,「差不多」的產品寧可不碰。

「有好幾次在產品量產前的會議中,我們意識到自己聲音大起來,想說服自己這個產品有什麼什麼優點。我一直認為這是個不好的現象,」他說。

強尼當年在橘子設計的合夥人葛林爾對他有信心,認為他可以把蘋果帶到新的高峰。

「強尼從來就不只是一名設計師而已。」葛林爾說:「他在蘋果一 直扮演了軍師的角色,像是使用者介面等等的營運策略,都有他的參與⋯⋯現在擔任大位是如魚得水。我從以前就很看好蘋果,因為蘋果的成功跟強尼有很大的關係。賈伯斯發現強尼的潛力,讓他從只是設計印表機上蓋的設計師,把他放在能夠盡情發揮所長的職位⋯⋯有賈伯斯為後盾,強尼更有信心綻放設計才能,創造出令人讚嘆的產品,他未來會照著這條路走下去。

「蘋果原本就是相當優秀的企業,但過去十年一飛沖天,是因為強尼得到賈伯斯的器重,設計出一連串衝擊市場的一流產品。」葛林爾更說:「我甚至覺得,蘋果少了強尼會比少了賈伯斯更慘。強尼是沒人能取代的。他擁有人文素養、有遠見、個性沉靜,又有能力凝聚團隊士氣,有天要是離職,蘋果想要找到像他這樣的設計主管,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蘋果就不是蘋果了。」

正如強尼所說:「你怎麼看世界,決定了你是什麼樣的設計師。身為設計師的詛咒之一,就是你常常看到東西,心裡老是想著:『為什麼它要設計成這樣,不設計成那樣?』」

展望未來,自視為「不斷設計」的 強尼,可望為蘋果帶來更多令人驚艷的新產品,為蘋果打開新頁。

大風起於青萍之末

過去的點點滴滴,造就出強尼的人生與工作。他父親是一位教育改革家,工作直接影響了強尼的設計教育;強尼的第一個學校作業是白色塑膠做成的前衛電話機;他因為一款平板原型而得到蘋果的工作。

強尼在職場一路走來,有貴人,也有機緣,但他也懂得創造自己的命運。

強尼的設計熱愛始終如一。他小時候便展現設計天分,甚至可說是設計神童了。致力於點燃學童設計熱誠的父親,是他的一大推手。後來進入講究實作的新堡技術學院,培養出他對產品製作的興趣,也因此日後特別喜歡製造原型,探索新的製程。

早年在橘子設計的工作經驗,有助於他建立起設計顧問的心態與工作流程,之後複製到蘋果內部,讓設計團隊的運作有如大企業裡的設計顧問公司。

「以前在設計公司能服務不同的客戶,設計的產品也包羅萬象,我本來以為離開那樣的環境會很困難。」他曾經說:「但後來發現這其實不是問題,因為在蘋果設計的東西包含了許多不同的零組件,像是耳機、遙控器、滑鼠、揚聲器、電腦等等。」

強尼在蘋果的初期設計,包括牛頓機、二十週年紀念機在內,都為日後的產品埋下伏筆。設計團隊的許多核心成員,都是強尼在蘋果營運告急時找來的,在那段黑暗期為他們撐腰、提供設計養分。有了這個團隊,蘋果日後才有可能推出一個接一個的暢銷產品。

他與賈伯斯的共事關係起於iMac,後來更聯手打造出多款創新產品,夥伴關係傳為業界佳話。兩人通力逆轉蘋果原本以工程導向為主的企業文化,而將設計視為貫穿營運的主軸,無論硬體、軟體,還是廣告,公司各個環節密切整合,以設計一以貫之。

後續產品讓強尼深入研究新的材質與製程,始終抱持著好還要更好的精神。因為強尼的極簡哲學,才有iPod 的誕生。iPod 大可以是功能複雜的MP3 播放器,但強尼卻設計出一款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產品,也間接為日後的移動性產品鋪路。iPhone 與iPad 則是跳脫傳統思維的產物,除了概念創新,更需要克服許多技術問題。

極簡原則運用到製造過程,於是有了一體成型製程技術。分析他在機械加工的成就,說他已達到工藝規模化的顛峰並不為過,也無怪乎蘋果會榮獲D&AD 的五十年來最佳設計團隊與最佳品牌。D&AD 大獎是設計圈的奧斯卡獎,強尼便獨得10 座,是業界之冠。

去蕪存菁是學設計的第一步,每個設計科系必教,但並不是每個學生都培養得起來,像強尼一樣嚴格奉行的更是少數。若說強尼有何天大的設計祕訣,肯定是他對極簡哲學的那份堅持。因為追求簡單,蘋果出現許多重大突破;也因為簡單,有些產品在市場跌了一跤,有些產品則沒有推出。強尼的另一個特色是,為了把產品做到好,不惜投入大量時間與心血,這點從他在技術學院時就是如此。

強尼最終的目標是希望讓設計遁於無形。來自倫敦郊區、從小天性害羞的他,在使用者完全沒注意到他的設計時,反而最有成就感。「很奇怪,我自己身為設計師,但很討厭看到設計風格強烈的產品。」他說:「我們的目標是想設計出簡單的產品,簡單到讓人覺得本來就該這樣設計⋯⋯做對了,就會更專注在產品本身內涵。拿我們為新iPad 設計的iPhoto 軟體為例,會讓人欲罷不能,完全忘了是在使用iPad。」

曾在強尼接手前服務於蘋果設計部門、現為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設計與創新系教授的安德魯.哈格當(Andrew Hargadon)說,強尼不但使得電腦與智慧型手機成為現代人不可或缺的產品,他也帶動起大家追求更好的設計。

「彩色iMac當初上市時造成轟動,引起其他產品一陣跟風。就連釘書機也出現6種顏色。拜iMac系列之賜,消費者開始更重視設計美感。」哈格當說:「或許這就是蘋果帶給大家最深遠的影響,讓我們現在對產品設計有更高的要求。因為蘋果,我們才有機會知道什麼是爛筆電,什麼是設計一流的筆電;什麼是爛手機,什麼又是設計一流的手機,就像是手術前跟手術後的效果。而且蘋果在短短幾年內就有這樣的成就。突然間就有6億人擁有iPhone,驚覺以前的手機長得有點抱歉。我們的文化正在上演一場設計再教育。」

強尼眼前的挑戰在於,如何維持蘋果的創新能量。蘋果在賈伯斯尚未回任前的黑暗期,最大的風險是不敢冒險。蘋果如果不肯大刀闊斧革新,就不會有當初的一些代表作,公司甚至也可能銷聲匿跡。今天的蘋果縱橫全球各大市場,幾款產品更佔據市場領導地位,何等風光,過去的陣痛期已成歷史。此外,產品的世代規劃完整,進程按部就班,因此風險較少。

然而,隨著蘋果版圖逐漸壯大,加上強尼在後賈伯斯時代出頭,傳承意味濃厚,使得蘋果的新鮮感褪去,消費者多少猜得到新產品的模樣。

「蘋果營造出非常嚴謹的品牌形象,但這樣反而成為他們的緊箍咒,害自己走不出新的方向。」艾力克斯.米爾頓教授說:「蘋果已經從另類躍居主流。」

米爾頓教授認為這是強尼必須克服的課題,因為現在剛從設計科系畢業的社會新鮮人,都排斥蘋果的設計美感。「強尼成為設計圈的權威。」米爾頓聲稱:「他的挑戰在於,他是否能夠再度翻新,還是踏步不前?」

「蘋果必須找到新的設計語言,但問題是什麼樣的語言呢?我相信強尼絕對有必要的資源與能力,能將蘋果帶往到新的境界。但怎麼做,正是最大的未知數!」

 

圖片來源 /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