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你是真的愛自己,還是嘴巴說說而已?檢查你是否口是心非

2019-12-13 00:02:27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1q-YVvDYpa8/VIqtIaBb1fI/AAAAAAAAg2M/FS7u8KpTZQs/s1024/
> 看專門「療癒別人」的心理諮商師周志健,在自己生大病後,如何回頭來「療癒自己」?檢查你自己究竟是真的熱愛生命、愛惜自己,還是一切都是假象呢? 我一直以為我夠愛自己了,其實不然。 生了這場大病,才

看專門「療癒別人」的心理諮商師周志健,在自己生大病後,如何回頭來「療癒自己」?檢查你自己究竟是真的熱愛生命、愛惜自己,還是一切都是假象呢?

我一直以為我夠愛自己了,其實不然。

生了這場大病,才讓我發現:其實我根本不夠愛自己。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人也不會突然生病(尤其是慢性疾病),如果你不愛惜身體,長期忽略它、糟蹋它,身體自然會衰敗給你看,這是自然的道理。

身體其實有它自癒的能力,你只要每天睡眠充足、休息足夠、飲食適當、經常運動,保持身體健康絕對不是難事。但人就是這樣,「道理都知道,就是做不到」。

越是簡單的事,我們越做不到。為什麼?

因為「習性難改」,因為人不夠愛自己。我說的是我。

生病後,我深刻反省:為什麼我會生這場病呢?

理由很簡單:我太忙了。忙是一種習性。我做太多事情了,我沒讓自己好好休息,這就是不愛自己。

回首那幾年,從碩士一直念到博士,邊念書、邊工作,經常東奔西跑,每天像陀螺般,轉個不停。表面上忙得充實,看起來風光,雖也小有成就,但如果你問我快樂嗎?其實也還好耶,不能說不快樂,但當你疲憊時,是絕對不可能快樂的。

人很貪心。當年一邊念書、想趕快畢業,同時又一邊工作,蠟燭兩頭燒,我的能量自然消耗殆盡。

那幾年我的生活老是被許多「待辦事項」追著跑,每天都在「達陣」中度日,心跳經常很快、呼吸很淺,甚至有時胸口悶。

後來我把這些症狀說給朋友聽時,這才發現:好多人其實都跟我一樣。這是現代人的文明身心症狀,大家的生活壓力都很大。壓力大是因為太忙,我們要做的事太多了,這是現代人共通的宿命。無解。

忙碌的表象是「認真、負責、不放棄」,事實上是「貪心、恐懼、不愛自己」。人不能騙自己。要不是生病,我大概也永遠停不下來,永遠看不見生命「底層」的自己。

什麼是生命底層的自己?就是人內在深處所隱藏的動機、恐懼與習氣。

我雖比一般人勇敢,敢去做我自己喜歡的事,但有時,我也很軟弱。

那些年很多的工作邀約,我幾乎是來者不拒,為什麼?不是為了錢,是因為我不敢拒絕別人,我不想讓別人失望。

我內心的聲音總是:「別人是看得起你才找你,你怎麼可以拒絕呢?

有時候,我把自己看得太「大」了,以為:我很重要,別人沒有我不行(哈,這絕對是自大,沒錯)。

又有時候,我又把自己看得太「小」了,好像我理所當然應該去配合別人,去滿足別人的期待。

不管是把自己看得太大或太小,最後的下場都一樣,把自己累個半死。這就是—不愛自己。

過度操勞、身心疲憊,幾乎是現代人的通病,我也是如此。

活在功成名就的「成就模式」裡,每個人面前都掛了一根「胡蘿蔔」,讓你不由自主地往前走,我們都是那頭「不斷往前、停不下來的驢」。你不用否認。

但這不能怪我們。

主流價值標榜的成功、競爭、名利、成就,誰能抗拒?我們總被期待要「加油」,而不是「踩煞車」,不是嗎?為了那根「胡蘿蔔」,我們被迫一直往前。

再仔細看看我的父母,他們都是這樣的人:認真打拚、工作努力。我不是說認真不好,但當「工作」的價值高過一切時,生命就被扭曲,人就被物化了。

一旦人成了工作的奴隸,就會變成沒感覺的機器;當活著只有「責任、義務」時,生活就會變成「只有一種顏色」,這樣活著很無趣,缺乏美感。

為何我們需要活得這麼努力?仔細辨識:努力的背後,心裡面最底層所潛藏的,難道不是「恐懼」嗎?

人的生存焦慮,無所不在。

這樣的生存焦慮,是一種社會集體潛意識。這是社會所「建構」出來的恐懼。

我一直以為我活得夠灑脫,沒有生存焦慮的問題,其實不然。

我發現:在我的努力裡,其實也遺傳了父母的「生存焦慮」。內心深處,其實有一個我,也期待功成名就、也希望獲得別人的認同與讚賞,不是嗎?我承認。

我的個性很急,在這個「急」裡面,就有功利,甚至充滿「恐懼」。那是一種「害怕事情沒有做好」的焦慮。它潛藏在我身體裡,時時偷襲我,這種「習慣性的焦慮」,在我父母身上隨處可見。

感謝上天,讓我生病,於是我才得以慢下來,可以看見我的急。如果不看見,我永遠無法擺脫這個「急」病。

現在,我終於慢下來了。但你知道嗎?要變「慢」,比變「快」更難。不信?你看你是怎麼走路的就知道。我們早已習慣快速了。

快、急、多,幾乎是現代人的生活寫照,這同時也是效率與成功的代名詞。成功沒有不好,但我越來越懷疑:為了快速成功而犧牲生活的美好,這樣值得嗎?這樣的成功,還算成功嗎?這樣的成功,帶給我們的是幸福?還是災難?

其實我根本不愛自己。如果我愛自己,我絕對不會拿健康來換取虛幻的成功。如果我愛自己,我會讓自己過更有品質、更有質感的生活,而不是每天在那裡「衝、衝、衝」,不是嗎?

做為一個心理師,如果連我自己都不愛自己,我如何教會別人這件事?那是虛偽。我不想做一個虛偽的人,我要做一個真實的人,我要愛自己。

(本文出自於《圓神書活網》,原文請點此。)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