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聽眾不專心,全是演講者要負責!從小故事談領導者的責任

2019-11-17 14:10:28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4/img-1556168830-14425@900.jpg
我經常聽到演講者在談論他們遇到的壞聽眾,通常是描述這些人沒有好好回應他們的演說內容。我覺得他們搞錯了,一般而言,沒有所謂的壞聽眾,只有壞講者。如果聽眾睡著了,就得有人上台去把那位演講者叫醒!

我經常聽到演講者在談論他們遇到的壞聽眾,通常是描述這些人沒有好好回應他們的演說內容。我覺得他們搞錯了,一般而言,沒有所謂的壞聽眾,只有壞講者。如果聽眾睡著了,就得有人上台去把那位演講者叫醒!

布蘭特.費爾森(Brent Filson)的著作《高階主管演講》(Executive Speeches),是從 51 位執行長的經驗中,整理出演講的建議。其中一位執行長寫道:

「憲法保證你的言論自由,但是沒有保證你有聽眾。就算你得到了一些聽眾,也不保證他們會聽。所以你身為講者的首要責任,就是得到並抓住聽眾的注意力。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你能獲得成功的最大機會,就是你明白他們的注意力是你一個人的責任。」

即使在艱困糟糕的外在環境中,傑出的溝通者還是會為聽眾對他們的反應負責。

幾乎每個人都聽過以下這個說法:「你可以把一匹馬牽到水邊,但你無法逼牠喝水。」這或許是真的,但你可以餵馬吃鹽讓牠口渴,同樣是事實。換句話說,你可以努力讓聽眾保持關注。 當我在演說時,我覺得讓它成為一場令人享受的學習經驗,是我的責任。我要怎麼抓住他們的注意力?必須做什麼才能讓他們記住這次的演說?我要怎麼抓住他們的注意力,並讓他們持續注意我直到最後?

然而很多人站在聽眾面前時,往往會預期他們「理解」講者講述的內容,並且給予恰當的回應,都是聽眾的責任。他們有一種「不聽就拉倒」的心態,這是天大的錯誤,我將其稱為 「墓地溝通」:很多人在那裡,卻沒有人在聽。 為了避免成為那樣的演講者,溝通時我會承擔起責任。我絕不會忘記要讓聽眾感到興趣、帶動他們的情緒、享受這個經驗,以及為他們添加價值,是我的工作。如果我能做到,就完成了我的目標,與他們連結了。

寫書時,我試著保持同樣的心態。剛開始寫作時,我常覺得無法維持讀者的興趣。一對一的時候,我是個相當健談的人;擔任講者時,我學會運用魅力來吸引聽眾。我對人表現出真實的興趣,使用正面的肢體語言、臉部表情和語調,來留住人們的興趣。我很開心,聽眾通常和我一樣度過愉快的時光。

然而作為一名寫作者,我不再擁有這些優勢。我經常在想,要怎麼要讓我的書變有趣。當我讀到關於歷史學家芭芭拉.塔克曼(Barbara Tuchman)的事蹟,這才豁然開朗。在她寫作的那些年,她的打字機上一直有個小小的標示寫著:「讀者會翻到下一頁嗎?」她並不將讀者的反應視為理所當然,而是為此負起責任。

在我拿著筆記本寫作的這些年,我也不斷問自己同樣的問題,它提醒我要為讀者的興趣負責。開始寫作時,我會想:「什麼理由讓我想讀這個?」寫完一章後,我會試著用可能拿起這本書的讀者觀點去看它。「是什麼原因促使他們翻到下一頁?什麼因素會鼓勵他們看完這本書?」

當我與一小群人相處時,也會負起責任,創造大家都愉快享受的經驗。如果共進晚餐,我會努力營造好的對話氣氛,我會想:「說些什麼可以讓大家都參與對話?我要怎麼吸引他們?」

如果帶朋友出遊或是到城裡玩樂一晚,我會試著創造回憶。舉例來說,幾年前,我邀請丹與派蒂.瑞藍,提姆與潘.艾爾摩,和我與瑪格麗特一起到紐約市過周末。有一天晚上,我們到位於中央公園的綠苑酒廊吃晚餐,那個餐廳也是觀光客必定造訪之地。晚餐後,我們想要去梅西百貨逛逛,但我們不是走路或搭計程車,而是雇了二輪式人力車,一對夫妻坐一輛車。為了讓經驗更難忘,我告訴三位司機,這是一場比賽,誰最先抵達梅西百貨,就可以拿到額外的 50 美元小費(約新台幣 1544 元)。

你可以想像那時的景象,司機們一出發,我們立刻情緒沸騰。他們在車陣中不停穿梭,超越彼此,有好幾次我都覺得快翻車了,那是我們搭過最刺激的兩哩路,一段至今仍很棒的回憶。

你可能會覺得給司機 50 美元小費有點誇張,或許是吧,但是你會為美好的記憶標價多少錢?它讓我們互相連結了!也是我們所有人到死都會記得的事。 我會說這個錢絕對值得 ── 努力也是值得的。

身為領導人,我相信給人們樂在其中的經驗,是我的榮幸也是責任。

身為一個丈夫、父親,現在還當上祖父,這對我而言更是重要,創造正面、記憶深刻的經驗,對連結一個家庭的重要性甚於一切。 我強烈鼓勵你為此負起責任。

(本文整理、摘錄自《與人連結》,商業周刊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