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獎賞以外的領導利器:對部屬動之以「情」

2019-12-15 06:57:34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_BcRNVVf4Go/VIqtH4DG7MI/AAAAAAAAg2A/G5d2eEcvkq0/s1024/
>許多企業主管無法成為高效能的領導人,問題往往不在於他們不懂得如何運用賞罰的利器。如果領導人能夠了解、善用追隨者的移情作用,設法化身為追隨者的楷模,將可讓員工效忠於你。 [上一期專欄][1]中從《莊

許多企業主管無法成為高效能的領導人,問題往往不在於他們不懂得如何運用賞罰的利器。如果領導人能夠了解、善用追隨者的移情作用,設法化身為追隨者的楷模,將可讓員工效忠於你。

上一期專欄中從《莊子》的領導角色觀點,論及如果連扮演好盜賊頭目的角色,都需具備「聖人之道」,更何況政治和企業領導人?文中陳述盜賊首領(盜跖)所具備的「聖人之道」,包括聖、智、勇、義、仁5項。

然而,為何領導人具備聖人之道那麼重要?為何領導人成為追隨者的典範和楷模那麼重要?要回答這兩個問題,可從追隨者對領導人的「移情作用」(transference)來理解。

理性與非理性需求,造就性格冏異的追隨者

研究指出,追隨者追隨領導人的動機,可分成理性和非理性兩種類型。理性的動機是可以意識到的,它與個人的需求和恐懼有關,像是希望領導人能率領我們獲取名利或成就一番事業,或者恐懼領導人對我們進行懲罰,而使我們想要追求的一切無法獲得滿足。為了滿足追隨者理性的動機和需求,領導人可以採取獎賞與懲罰這兩個手段。

至於非理性的動機,則屬於潛意識,通常很難察覺也很難控制,往往會比理性的需求更具有影響力。我們會在下意識中,將強而有力的角色、情感與形象,投射到我們與領導者的關係上,這就是非理性動機的來源。

心理學家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是第一位解釋追隨者潛意識動機如何運作的人。在心理分析生涯中,他發現無論男女,有不少病人(可將其視為追隨者)會愛上他,他們會把他視為人生經歷中的重要人物(往往是父母親),而與他建立起關係。這種把過往的人際關係的經驗與感受轉移到現在的現象,佛洛伊德把它稱為「移情作用」。

例如,一位員工相信他的主管對待部屬如子女一般,他就可能把主管視如自己的父母親,為了維持這種宛如家庭親情的情感,他會展現超乎員工應有的行為,比如異常努力工作或超乎尋常地維護主管,來取悅他的主管。

為了滿足追隨者非理性的動機和需求,領導人一般採取的管理手段就是恩情或關愛。雖然移情作用這麼重要,但有研究指出,這個觀念在領導上卻一直未被深入研究和了解。

追隨者移情作用最高境界:甘心為領導人出生入死

《史記》中曾記載一個有關追隨者移情作用的故事,主角是戰國時期有名的軍事和政治家吳起,是魏文侯的一位重要將領,在與中山國和秦國作戰期間,吳起跟士卒吃一樣的伙食,穿一樣的衣服,睡在不鋪墊褥的田埂上,行軍不乘車騎馬,親自背負著自己的軍糧,不假手他人。

有一回,有個士兵生了惡瘡,吳起為他吸出膿液。聽說這個消息後,這個士兵的母親放聲大哭,在旁的人問她,「妳兒子是位小卒,將軍卻親自替他吸吮瘡膿,為何還要哭呢?」

那位母親回說,「你有所不知啊,多年以前吳將軍也曾經替他父親吸吮毒瘡,因此他父親在戰場奮勇直前,為吳將軍而戰死沙場。如今吳將軍又為我兒子吸吮毒瘡,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又會戰死沙場,這就是我哭得這麼傷心的緣故啊。」

吳起日常和士兵們同甘共苦,替位階最低下的士兵吸膿,這些行為猶如父母對待自己的子女。這位士兵的父親就把吳起對他的作為,轉化成一種情感和形象,產生了移情作用,將吳起視為父親或母親一般,而願為他出生入死。而士兵的母親,則憂慮自己兒子會像戰死的父親一樣移情於吳起,因而傷心欲絕。

這對父子誓死效忠,絕不是為了想獲得戰功或害怕被處罰,而是因為他們對吳起的父性移情或母性移情作用,這種非理性動機的影響力之大、作用之強,似乎遠遠超過理性動機對於追隨者效忠行為的影響。

戰國時期《尉繚子》兵法中讚揚吳起的傑出領導才能,他認為吳起之所以能成為傑出將領主要原因是「他不自視高人一等,凡是要求別人為你效死,就不能要求人家對你必恭必敬;要求別人竭盡全力,就不能講究那些繁文縟節。」

分辨部屬3種類型移情作用,扮演稱職的領導人

研究指出,「父性移情作用」(paternal transference)
與「母性移情作用」(maternal tansference)大多來自傳統家庭。而正向發展的雙情移情作用,可以使追隨者為己所用、心悅誠服、不懷二心,但需要特別注意員工像孩童般有過度依賴的行為,缺乏自信與自主管理的能力。

除了雙親移情的作用之外,隨著時代變遷,愈來愈多員工來自非傳統家庭,他們受手足、朋友甚至保母的影響遠甚於父母。這樣的員工往往會有「手足移情作用」(sibling transference)的現象,這種移情作用不但愈來愈明顯,也愈來愈重要。

然而,這種員工很難領導,因為他們通常沒有興趣接受指導或指導別人,他們對於那些屬於權威領導風格的主管往往嗤之以鼻,甚至嚴重挑戰他們的領導威信。手足移情作用的員工也不太適合階級明顯、缺乏彈性的組織,他們比較有興趣在同儕網絡中,或在跨部門、跨領域中發展互助互惠的關係。因此,現代領導人應深入了解追隨者移情作用的特性和轉變,這將更有利於個人領導力的發揮

傳統上,傑出領袖人物、領導學與兵學都勸誡領導人要善於掌握獎、懲兩種權力。然而,賞罰只能滿足追隨者的理性需求,卻無法驅動追隨者非理性的動機,現在許多企業主管無法成為高效能的領導人,問題往往不在於他們不懂得如何運用賞罰的利器,而在於他們大多不了解追隨者的移情作用以及如何善用它們,因此領導人應設法化身為追隨者的楷模(盜跖和吳起),不但可強化領導權威,也可提高團隊的士氣。

本文出自於:
@@BOOKID:126388@@

@@ACTIVITYID: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