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應酬是業務工作的一部分?談華人的「拼酒文化」

2019-11-19 20:56:23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FpJbKxhQdX0/Vu0_IQukJzI/AAAAAAACFE4/4R10I_rAMLUXrtZM2Nntxm8cRHD176k-A/s1280/%25E6%2587%2589%25E9%2585%25AC.png
業務工作難免會碰到要喝酒的場合,酒做為禮儀往來的媒介歷史淵源流長。我們現在看到的出土的商朝青銅器,主要是做為權力象徵的鼎、作戰武器的劍、還有就是做為外交禮儀的酒器。 青銅的冶煉在上古時代絕對是當時的

業務工作難免會碰到要喝酒的場合,酒做為禮儀往來的媒介歷史淵源流長。我們現在看到的出土的商朝青銅器,主要是做為權力象徵的鼎、作戰武器的劍、還有就是做為外交禮儀的酒器。

青銅的冶煉在上古時代絕對是當時的高科技,所以被用來製作最重要的器物。而酒器在當時的重要性,可以鼎和劍並列,可見酒器的重要。

最耗費社會財富的青銅拿來做成酒器,最高規格的食材拿來釀酒。釀酒很耗資源的,酒絕對是當時的奢侈品了,可看酒在上古時代就很重要了。

酒器在當時之所以重要,一是做為祭祀典禮的器皿,再者是做為外交禮節之用。也就是拿酒和酒器來代表國家的權力和作為諸侯之間權力鬥爭的工具。

所以馬領導人與習領導人(他們說,他們不是以總統和國家主席的身分見面),在晚宴喝喝馬祖老酒也是一貫的傳統。

中國式的拼酒文化

商人也喝酒,商人的社交活動多半是從政治活動學習,「喝酒」也是商業活動的一個環節。但是外國人社交場合的喝酒,優雅的舉著紅酒杯,談談輕鬆的笑話,並不像中國的鬥酒文化。

只有中國人有拼酒的文化,而且是以整人為快樂之本的拼酒,這種發達於中國飯局,流傳於亞洲各個受華人文化影響的喝酒方式,我們姑且稱之為「中國式的拼酒文化」。這種中國式拼酒文化真是從事業務工作者的酷刑。

為什麼只有中國人有拼酒文化?在飯局中喝酒,酒可表善意、親近、敬佩,也可表懲罰、諷刺、為難。

「賭場見本性」、「酒品看人品」,中國官場也拼酒,在中國大陸尤其是在縣級官員個個能喝,每個部長級以上官員都是通過這個拼酒文化爬上中央的位置。

經濟學家說,「拼酒文化可以降低資訊費用」,就是透過酒品看人品。在中國大陸或台灣鄉下,縣級官員需要與各種土豪劣紳三教九流人物打交道,自己的分寸很難拿捏,只有透過拼酒文化,加速這個彼此了解的過程,知道自己什麼話該講、什麼禮物該拿、什麼場合該去。

至於混到中央部長級官員,誰該是什麼樣的人,江湖傳言都已經說得清楚,就不需要透過拼酒這麼辛苦的活兒,去互相認識了。

生意不只是請客喝酒

中國商人的喝酒交際是在飯局中進行,飯中有酒、酒中有飯,可以凝聚感情,消除歧見。

商人比誰都清楚,生意不是請客吃飯,大家都帶著自己目的在吃飯喝酒。拼酒文化就是不太熟悉的雙方在磨合過程所付出的交易費用。

「日久見人心」,時間是降低資訊費用的一個方法。但陌生人之間開始要打交道顯然沒有很多時間來磨合。我如何知道你是否會中途違約?所以必須另闢蹊徑,透過喝酒來觀察對方是什麼樣的人?要如何合作?要合作到什麼程度?

為什麼選拼酒,而不是拼喝水或者拼喝湯?秘密就在於酒能麻醉人的神經,讓人放鬆戒備和警惕,更容易暴露出自己的弱點。

酒場不談正事,正經的合作事宜,寫在合約上,在上酒桌前早談好了,但天下沒有巨細靡遺的合約。所以酒桌上拼酒文化看人品,也就是看看你守不守一些不言自明的江湖規矩了,看你是否會自律、是否會占人便宜、是否在鬆戒狀態中仍能腦筋清楚談事情。

拼酒,當然是拼酒量,但沒有人是看酒量來選擇合作夥伴;沒有人是靠酒量喝出生意的。如果有這種企業,遲早要被淘汰掉。

喝酒是個和別人打開話匣子的好方式,因為以敬酒為名與對方搭話,即使兩人素來不和,對方也不得不回。

酒量好通常代表擅交際,可親近。有些人一桌桌到處敬酒,用酒來表達自己善意,我這人靠譜,與大家都合得來。當然,江湖兇險,到處敬酒 酒言酒語,碰上高手,惹到拼酒的對頭,就不知該如何下臺了。

發現拼酒的人之間的關係往往不近也不遠。比如家人親戚之間吃飯拼酒少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也不是拼酒對象,拼酒行為多半發生在兩個公司或企業單位合作之時。

拼酒也拼氣勢

熟人之間很少會需要拼酒,除非是那種良久不見、久別重逢的情況——這時熟人某種程度上很接近陌生人了。還有一種情況是熟人間的離別酒,那是預期到了將來關係很可能會疏遠。

洋人之間就不需要互相了解了嗎? 洋人比較文明,社會訊息流通很透明,哪個公司哪個人是什麼樣的人,大家都有基本了解。

洋人的派對就有這方面的功能,兩家合作的公司之間舉行員工派對,讓雙方的員工互相了解;不少日本人經常要在溫泉浴場袒裎相見,企業高級主管在高爾夫球場,都是希望通過非工作場合的表現來瞭解對方。

日本人下班後還要到居酒屋喝酒交際,跟英國人到酒吧交際都有商業活動的性質的。韓國商人也拼酒,被洋人稱之為「半開化的國家」。韓國人是山東人或中國東北朝鮮族人,中國拼酒文化,北方比南方更有狠勁,所以高麗棒子的拼酒文化可以視為中國拼酒文化的一環。

日本人和韓國人拼酒的目的,比較像趙傳唱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幫要混」,要在大團體裡的「抱團」,要有自己所屬派系、山頭,有什麼好事才輪得到你,出了什麼事,也才有人罩著。

所以在中國大陸從事業務工作,在大城市碰到拼酒狀況也比二三級城市少很多。科技業相對於其他產業,拼酒的狀況顯然又收斂了很多,因為大家用產品說話,回扣、請客、喝酒,靠關係,才能拿到訂單的情況,最後公司都要付出代價的。

中國飯局上拼酒就如同戰場上拼氣勢一樣,不但要在喝酒氣勢上壓住對方,且能讓人心生佩服,就是酒量不好也要捨命相陪了。

喝酒真的是享受嗎?喝酒主要不是享受。喝酒是靠麻醉,讓人拋開太多不必要的斤斤計較,是讓人互相了解,建立合作默契。

尤其中國北方,確實是以飲酒量來衡量人情的,以喝到趴下為喝酒的最高目的,喝酒後的表現如何都不是最關鍵的。只要喝得夠多,不管你是千杯不醉還是喝到趴下,對方都會很高興。對方想看的其實不是你的醉態,而是你願不願意放下這個架子。

鬥酒也鬥智

中國的軍人也喝酒,但只有在出征前以壯士氣。軍人、部隊在平常是禁酒的,部隊在出征之前,將軍為了鼓舞士氣,在三軍之前當面賞酒獎勵出征的士兵。

經濟學家用利息理論解釋軍人喝酒文化;平時禁酒,卻在出征前賞酒,表示未來生死未卜,提前把未來的收入全部花掉。既然已經把未來的收入都已經花掉了,面對死亡的機會成本就變小了。

所以部隊長的酒量是個人威信的重要來源。怪不得,部隊沒有不能喝酒的首長。

搞政治也要鬥酒,高手會讓你挖個坑,自己跳進去。前省主席林洋港以「深水炸彈」善於勸酒久享盛名,而當年宋楚瑜還在文工會「白皙通侯最少年」,表現得像是有道德潔癖的人,對喝酒一向敬謝不敏。幾乎沒有人可以在勸得動文工會宋主任在公開場合喝酒。(宋省長後下鄉如何會喝,那和前述的與土豪劣紳搏感情是同一目的。)

林洋港是能刺穿天下最強硬的矛;宋楚瑜是能抵擋天下最尖銳的盾。有一次在公開場合林主席碰到了宋主任,林主席過來敬酒,一手搭著宋主任的肩膀,故意調高嗓門把話說得大家都聽得到:「聽說不會喝酒的人比較陰險哦!」宋主任只好把酒也乾了。

酒能「章文德於廟堂,協武義於三軍,致子弟之存養,糾骨肉之睦親,成朋友之歡好,贊交往之主賓」,酒之為用大矣!

最後,若你真不能喝,參加國宴又必須喝酒,可以找個家醫科醫生開個「不醉神藥」,阻斷身體對酒精的吸收,就不會宴會後紅著酒臉開記者會了。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