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肇東專欄】現代「企業概論」和40年前有什麼不同?談企業的真實與印象


最近有機會在學校開「企業概論」的課,給大學非商管背景的碩士新生先修,在準備教材的過程中,有些心得和大家分享。

我第一次教授「企業概論」是40年前在東海大學,我剛從美國取得MBA學位返台,把我在美2年的學習儘量編入教材,記得有一項作業是要學生去訪談一位他們能接觸到的「企業家」,談什麼是企業,同學們都很興奮,也設計了不少的小作業來搭配。

教了一年半的書後,我到實務界工作,先進入大貿易公司擔任幕僚,學習企業如何開董事會、製作年度預算等公司運作;之後參與連鎖餐廳的籌備與經營,35歲左右擔任總經理,當時公司約有100多位全職的人員;到40歲離開公司,我再次出國進修博士學位時,公司年營業額約有3.5億左右,全台有22家店鋪,並有1個可供應5萬人餐點的中央廚房。取得博士學位後,我返台投身教職20多年後退休,也在3家上市公司擔任獨立董事,資本規模分別是3億、10億和100億。

以這樣的經歷和年紀與我相差40歲以上的學生談「企業」,會和40年前、還沒有「企業經驗」的我,跟當時只小我5、6歲的學生談「企業」,會有什麼異同?

這40年當中,台灣國民所得從千元提升到兩萬元,科技、市場的變化極大,中國崛起、企業規模幾乎級數成長,全球企業競爭態勢也不可同日而語,但「企業」的本質有沒有什麼變化?我們描繪一個企業的方法有何不同?一般人對企業的印象和企業真實的本體有多大的差距?40年前還沒有「企業社會責任」、「社會企業」的概念,那時也還沒有「企業策略」(Business Strategy)的課,只有「企業政策」(Business Policy)。

大家對近來登上新聞版面的企業(亞泥、長庚、全聯)有何了解?對鴻海、台積電的規模與範疇及其管理有什麼認識?對遠在美國的亞馬遜、谷歌、臉書、特斯拉或中國的百度、阿里巴巴、騰訊、華為又有多少的掌握?一般人對這些大企業的規模、運作的複雜程度、背後支撐的技術有多少理解?

或許有人記得最早的企業排名,例如在100年前美國的S&P是用「資產」(Asset)排序;後來財星(Fortune)「500大」是用「營收」(Revenue),台灣的中華徵信所及天下的台灣1,000製造業、服務業,基本上也是用營收來排名;直到九0年代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有幾年是用「市值」(Market Value)來排序。

不同的排名固然有其個別的意義,但台灣企業若和這些國際企業「一起」排名,因規模較小通常很難入榜;後來Businessweek推出「全球科技100強」,從彭博社財經資料庫中挑出6,500家上市櫃交易的科技公司,以市值超過10億美元、營收5億美元以上,且過去一年營收下降5%以內、股價下滑不超過50%;接著依營收(35%)、營業利益(Operating Income,35%)、股東投資報酬率(Shareholder Return,20%)及營收成長率(Revenue Growth,10%)等加權方式,評比各企業的表現與排名。

在1998-2009年間,這個排行台灣平均有10家企業上榜,最多的時候(2008年)有17家入圍。鴻海是唯一這12年來都上榜的企業,華碩有11年、仁寶有10年、台積電和廣達各有7年、宏碁則有6年入圍。這樣的排行對當年台灣科技業的動態能耐(Dynamic Competence)以及他們在全球科技生態圈的評價是較公允的。

所以如何看企業,如同蘇軾《題西林壁》所說的「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我們除了用數字、規模(資產、營收、獲利、市值或從業人員)來描述以外,也可以從其所有權或國籍來看,如:雀巢、勞力士人盡皆知來自瑞士,西門子、雙B汽車來自德國,飛利浦來自荷蘭、三星來自韓國。但台積電是台灣公司嗎?它的股權有近8成是外資,董事會裡也有好幾位是外國人,不過其主要團隊、研發及生產基地都在台灣。

再看趨勢科技,1988年於美國加州成立,1998年在日本上市,因此總部位在日本東京,全球研發總部在台北,營銷總部在美國矽谷,行政中心在愛爾蘭,全球客戶服務中心在菲律賓。目前在38個國家和地區設有分公司,擁有7個全球研發中心,是台灣少數真正的「跨國公司」,其多國人員的共識與管理,也成為哈佛商學院的個案教材。

從過去的企業(鋼鐵、汽車、石化、電子、電機)主要生產因素是有形的土地、資金或便宜的勞力,但晚近市值最高的網路或平台企業(Facebook、Google、阿里巴巴、騰訊)的有形資產比重相對低很多,市值和有形資產中間的「無形資產」份量很重,這個競爭典範的移轉,我們要如何調整傳統熟悉的企業概論?

大家可能還記得2005年5月BusinessWeek的封面報導是「台灣為何重要?」(Why Taiwan Matters?),說明了台灣在全球資通訊產業的供應鏈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儘管沒有品牌),技術平台切換到行動網路,加上中國快速從「世界工廠」轉型為「世界市場」,台灣靠Wintel卡位的角色逐漸被邊緣化,在物聯網、智慧應用(家庭、工廠、醫療…等)的時代,企業及管理的重心都已移轉,需要許多新的思維、新的衡量。

延伸閱讀/

【溫肇東專欄】知識型工作者的學習方式需要改變了!未來所需要的人才該怎麼培養?


溫肇東

創河塾塾長

創河塾塾長、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兼任教授
曾任政大EMBA執行長、科技管理研究所所長、創新創造力中心主任,為多屆研華TIC100、台灣工銀We Win、史丹佛GIT、東京大學AEA國際創新創業大賽優勝團隊指導,亦是多個媒體的專欄作者,並為超過90本「創新與科技管理」相關書籍撰寫推薦序,著有《左派商學院》《創新的機緣與流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