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溫肇東專欄】從日本產業的興衰,談潮起潮落的30年

2019-10-14 11:54:43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7-11/img-1510908024-82246@900.jpg
台積電最近風風光光慶祝其30週年慶,在台灣於30年內能創立一家公司,開拓了新的科技領域、新的商業模式,賺錢、再投資、持續創新,站上國際舞台,成為有世界級競爭力的公司,確實不容易。

台積電最近風風光光慶祝其30週年慶,在台灣於30年內能創立一家公司,開拓了新的科技領域、新的商業模式,賺錢、再投資、持續創新,站上國際舞台,成為有世界級競爭力的公司,確實不容易。

張忠謀在捐贈給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台積館」的儀式上曾說『台灣不缺再多一所管理學院,但缺少科技管理學院』,並勉勵清華大學在若干年內力爭名列前茅,就像他對台積電的期許不只是世界級(World Class),而是世界典範(Class of the world)。

就我個人來說,我有同學在台積電擔任高階領導人,EMBA學生很多也是中高階幹部,他們以各自參與的創新寫成論文,也和我分享他們組織內工程師實事求是、專業的企業文化;以及他們在技術的前沿從追趕到領先,高處不勝寒,押錯方向的風險對他們造成極大的壓力。

因這些關係我也帶著碩士班學生造訪過幾次。台灣在工學院任教的老師多半有學生在其中工作(4、5萬人),我們這一代的人加減都能近身感受台積電在短短的30年內「由小而大」的點滴。

周遭也有人因買了台積電的股票而獲利(雖然7、8成是外資);也有人認為它每年吸收了台灣的菁英,得天獨厚,排擠了這些人到其他產業貢獻的機會。在台積電的條件太優渥,很少看到跳出來創業的;有非常少數跳槽到競爭對手公司服務,有違競業的精神。

台積電在台灣曾享有獎勵投資的稅賦優惠;有代表外資的國際級董事會,但營運團隊仍以台灣菁英為主,技留台灣,因此在土地取得、能源供需也得到政府相對的照應。

產業的更迭、人才的流動、與企業組織的興衰本是很平常的事。最近在日本旅行看到一則新聞報導,「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是平成元年(1989年)仙逝,媒體以「平成的30年」為題,檢討松下和日本這段時間的「衰退」與「失速」,同樣是30年,剛好和台積電的竄起、興盛,成為很強烈的對比。

我生長的年代正好是日本高速成長的時期,也是戰後日本家電品牌在世界上迅速拓展的時期索尼SONY、夏普SHARP、三洋SANYO、日立Hitachi、東芝Toshiba都是響叮噹的品牌,在台灣也都有設廠,各有一定的市佔率。台灣松下那些年還叫「國際牌」(National),好幾年都名列在台灣十大企業之內。

從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冷氣機,除了少數零星的美國品牌(奇異GE、惠而浦Whirlpool、西屋Westinghouse),日本品牌的高CP值很受到台灣人的歡迎,台灣本土的品牌如歌林Kolin、聲寶Sampo也都和日本有淵源,連大同、東元在重電之外,也都代理或生產一些家電,至今還可以看到一些門市招牌及產品在架上。

到「日本第一」(Japan as NO.1)的80年代是其最高峰,不只家電,相機、汽車、辦公事務機器也是橫掃世界市場。這些產業在日本國內都有數家競爭品牌,在國內勝出了再打到國外。一時,日本經營模式、終生雇用管理、全面品管、豐田式生產都被奉為圭臬,松下幸之助也被尊為「經營之神」。

日本有錢到買下紐約市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加州圓石灘(Pebble Beach)的高爾夫球場,松下和SONY也分別買下好萊塢電影公司,希望拓展內容產業。

但物極必反,美國為主的歐美資本主義在製造業失利之後,使出殺手鐧,迫使日幣在1985年升值,90年代起日本經濟開始失速,從此就一直「失落」已近三個十年。這篇以松下「平成的30年」為題的檢討真是一個階段性的總結。家電業從1970年左右突破1兆日圓,到1985年曾高達4兆7,615億日圓,之後開始衰退,中國接掌了大量的生產基地。2009年三洋電機被松下合併為子公司,2016年SHARP被鴻海收購,東芝白色家電被中國美的集團(Midea Group)購入。韓國的三星Samsung、LG,中國的海爾Haier、長虹Changhong、格力Gree…等都逐漸壯大,成為新的暢銷品牌。

這種產業中個別企業的起落、流變,更早於1990年我在英國就曾體會到。當時英國已沒有任何一個家電品牌,家電門市除了荷蘭飛利浦Philips和法國湯姆笙THOMSON,其餘多充斥著日本品牌。當時還有200萬輛產能的英國汽車產業也逐漸在轉手,而日本汽車(Toyota、Nissan、Honda)卻同時都在英國投資、設廠,做為進出歐洲的基地。一樣的環境、基礎建設、勞力,自己人做不起來的產業,他國經營者卻甘之如飴、覺得是機會,其中有很多值得玩味之處。

過去30年這世界「翻轉」得實在厲害,甚至比過去任何30年的變化來得大,科技、市場、產業、政治、社會等宏觀的因素交纏引繞,鑲嵌其中的企業當然也就沒三天好日子。過去以一、兩招核心能耐追求「基業長青」(Built to Last)已不再管用了,反而要能隨外界的變化「基業常轉」(Built to Transfer),且要轉對、轉得即時。我們的商管學院30年來「轉」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