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藝文場館的動靜與供需

2018-08-21 00:16:30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2/img-1518358327-23686@900.jpg
過去一個月內曾到台中兩趟,一次是和高中同學到亞洲大學安藤忠雄美術館看趙無極的回顧展,同時也參觀了林家花園和萊園中學,當日往返的小旅行

過去一個月內曾到台中兩趟,一次是和高中同學到亞洲大學安藤忠雄美術館看趙無極的回顧展,同時也參觀了林家花園和萊園中學,當日往返的小旅行;另一次是到台中「國家歌劇院」觀賞莎翁名劇「威爾地的馬克白」,由曾道雄指揮、導演,全程義文演出(有中文字幕),長達4小時。也在歌劇院裡的好樣用了午、晚餐。因有了高鐵,台北、台中成了一日生活圈,對我們樂齡者來說,交通、門票都有優惠,退休且還能活動又有雅興的族群,這是一個很有潛力的「熟年市場」。

一個城市可以因藝文建設而改觀,「畢爾包效應」古根漢美術館讓畢爾包這個因風災破敗的城市再度繁榮起來,浴火鳳凰般的神話故事讓很多城市逕而模仿之,但像畢爾包一樣成功的並不多。例如嘉義蓋了故宮南分院,離高鐵站也不算遠,但入館人數還不多,對嘉義的影響也有限,可見畢爾包效應不只是一個設計優異的硬體就足以成事,還有很多條件要一起到位才有可能成功。

資料來源:http://www.worldcitiescultureforum.com/

「世界城市文化論壇」收集世界各主要城市的博物館、圖書館、音樂廳、劇院的數量以及每年的表演場次,對藝術文化的活躍程度可以有個梗概的認識。(收集的年次不一,但多落在2013至2015之間)我挑了一些城市的資料整理如上表,便做跨城市的比較。

音樂廳最多的是巴黎,表演場次最多的也是巴黎,且是倫敦的近兩倍;東京的表演場次也是首爾的兩倍,新加坡緊追在後;香港和深圳的場次都比上海多。以戲劇表演來說,有點意外首爾在劇院數及表演場次都領先了巴黎和倫敦。博物館的數目,國家級的上海最多,其他則是巴黎和倫敦較多,都有200座以上,首爾也不少。公共圖書館則以巴黎的1,100間為首,深圳和首爾各有600多間,東京、倫敦、上海則各有300多間。

這些藝文的場館,雖然統計的標準、規模大小有別,表演的檔次、級別不一,但還是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場館的投資建設(存量)代表了一個社會對這些項目的重視,每年表演場次則反映了其活躍的程度(流量),也可反映出該社會對這些藝文活動的供需生態。台灣不在這個論壇聯盟裡,所以無法一起比較。

前面提到的個別案例及數量統計還無法反映質量的部分,或者檢驗是否存在類似畢爾包的效應。雖然大家都知道羅浮宮確實是去巴黎的理由之一,或者去巴黎必須到訪的行程,就像到台北,故宮一定是非常優先的選擇。但巴黎不只有羅浮宮,還有奧塞美術館、龐畢度等不同性質的場館。台灣各個城市也都有新的場館在成立,像是台中歌劇院、亞洲大學的安藤忠雄美術館、台南奇美博物館、嘉義故宮南分院等,分別對其所在社區帶來不同層面及深淺不一的影響。

一月底二月初到日本山陰、山陽走訪一趟,參觀了很多公、私立的美術館及博物館。公營的有兵庫縣木之殿堂、島根縣立美術館、鳥取二十世紀梨記念館;私營的有安來市足立美術館、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神勝寺(禪與庭博物館)。

這些場館都算是「地方級」的設施,收藏或紀念當地出身的作家和作品,或和當地的特產有關(如木材、梨子)。投資建設的年代都還不是很久遠,可以看出日本「地方建設」的人文特色,包括地方出身的企業家回饋鄉里的後援系統。每年的參訪人數當然不若東京、大阪等大城市來的多,但還是很用心的在建築設計,和周遭景觀的融合、及展出內容的策劃,在在都令人有很深刻的學習經驗。這些點滴的積累雖然沒有「畢爾包效應」來得明顯,但對當地的景觀、美育及觀光客的外溢效果還是有一定的成效。

日本的國土有台灣的十倍大,山、海、風、土的「自然資本」(Natural Capital),水產、食物同中有異,地景各有殊勝,國內一泊二食的傳統溫泉民宿很多,加上交通網絡綿密等「人為資本」(Man-made Capital),國內旅行本來就很發達,也創造了多樣館舍及內容需求。日本人傳統上對文物的保存比較細心,因此名家名作,甚至草稿、用具等物件的收藏較多;且各鄉鎮對其社區出身的名人多有典範推崇的紀念習慣,在經濟成就以外,文化面向之追求及表揚也有一定的生態,「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和「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的交互作用造成各鄉鎮差異化的依託。

這些現象在台灣因現代化較晚,百年以上的人物傳奇或物件,被保存下來的數量很少,連台中林家花園留下來的故事、墨寶或器皿用具都很有限,何況一般常民。不過藝文建設與活動是疊代積累的,今天的投資與用心在百年後才會留下一點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