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駕馭想像力

2019-11-23 03:55:16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7-03/img-1490955317-75018@900.jpg
賈伯斯認為在 2007 年之前,消費者無法「想像」出他會想要用今天的智慧型手機,或說出當年他們設計、推出的功能、使用介面及外觀。那未來的自駕車呢?Tesla、Uber 或傳統車廠,需不需要做焦點團體來蒐集顧客意見呢?

賈伯斯認為在 2007 年之前,消費者無法「想像」出他會想要用今天的智慧型手機,或說出當年他們設計、推出的功能、使用介面及外觀。那未來的自駕車呢?Tesla、Uber 或傳統車廠,需不需要做焦點團體來蒐集顧客意見呢?

今年台北電腦展(Computex)的科技論壇「預見明日新科技 Future Trends」中,有一場由「奧迪汽車 Audi」分享了他們對自駕車(Autonomous Driving)的構想和探索。Audi 是在自駕車量產進度上最積極的業者之一。此次 Audi 從「時間」、「空間」和「商務」三個面向來分析這項新科技對人類帶來的影響。

自駕車可以釋放出很多駕駛人的「時間」,但這額外新獲得的時間要拿來做什麼?工作、休息(睡覺補眠)、娛樂、社交,有多種可能性,時間帶給你的品質和價值各是什麼?這也會和未來車的空間安排及裝備息息相關,甚至關乎未來的造型。Audi 在其設計室架了一個木製車體框架,裡面可以放各種椅子的組合,讓乘客及設計師能直接在其中,或坐或臥地體驗空間設計的結果。當然這也會影響未來汽車的「商業模式」。

一位深圳的受訪者就說,以後車輛應該由服務供應商擁有,使用者只要取得使用權即可;怪不得 Uber 也往自駕方面努力。除了共享,也有人希望有更個人化的空間,有人則想要有更有效率的工作空間,有人希望 Audi 在交通、物流和服務能有智慧地整合,不一而足。在方法論上,哪些人的訴求重點要放什麼權重?

Audi 的焦點團體來自舊金山、深圳、上海等世界不同的地方,自駕車就像未來各種人工智能 AI 的系統都需要一個生態系統去支持它,除了雷達系統、攝影機、超音波傳感器,用以了解周遭的環境和已儲存的道路空間比對,還需要很強、即時的數位地圖,且速度及反應要很快。我們要使用者想像的是 Level 3 還是 Level 5,若沒說清楚,將造成混淆。

「汽車工程師協會 SAE」將無人駕駛(Driverless Vehicles)分為 5 個等級,Level 3 是開始的階段,車輛可以完成部分駕駛任務,在一定條件下能夠監控道路情況,司機可以不用操作,但需要隨時準備好接管車輛駕駛。Level 5 在所有情況下,車輛都可以自行駕駛,這是完全的自動化,車子不再需要方向盤、剎車和油門等裝置。現在在街上測試的多半是 Level 2 或 Level 3,Audi A8 是全球首款實現 Level 3 的自動駕駛量產車,這次在大會探討的比較是 Level 5 的設計。

消費者的想像一般不易跳脫日常的生活經驗,尤其在台灣。關於自駕車,因台灣的駕車習性,對 Tesla 幾次的試車意外多會有負面的聯想;另外可能因為台灣在汽車方面基本上是跟隨者,較難有前瞻性的想像。台灣卻是重度使用摩托車的社會,我們飽嚐了它所帶來的優點和禍害,有機會激發 Gogoro 或光陽對下個世代電動機車的創意及商機。

在這個「典範交替 Paradigm Shift」的關鍵時刻,台灣的民眾與產業在想什麼?如何理解「自駕車」在未來人類生活中的意義?這個創新的社會採納及擴散實踐會經過哪些歷程及里程碑?

像台灣松下董事長洪裕鈞預測的,電動車在 10 年內會翻轉汽車產業,同時發展的自駕車也會一起改寫「車」的銷售和使用方式(Mobility as a service, MAAS)?台灣在這方面只能做一個跟隨者?還是以我們電子產業的優勢,仍有機會在這一輪轉換中找到出路?那各相關行業的廠商、我們的社會及輿論又是怎麼看這件事?科技及產業創新會如何改變我們的道路及交通景觀?和很多「前瞻」建設如軌道車輛有無衝突?電動車對能源的需求,以及環保空氣品質政策有什麼影響?在在都需要想像力、邏輯推導、產業及企業運作分析的能力。

7 月份沙烏地阿拉伯公民機器人 Sophia 即將來台,以貴賓身份參與論壇,我覺得這也是挑戰我們「想像力」的一個機會。這二年機器人、人工智慧的論壇很多,但仍以在專業領域的人參與較多,一般社會大眾偶爾會看到機器人將取代工作機會的新聞,但很難較具體地感受到和自身工作、職涯或生活上切身的關係。Sophia 也造訪過一些國家,和各地的媒體交手對話過,透過新聞片段也曾見識到她的「臨場」反應,有一些讓人驚艷的機智。

台灣到底可以和 Sophia 激盪出什麼火花?讓她對台灣帶回什麼印象?在深度學習上烙下什麼印痕?是不是主辦單位及廣大社會「想像力」的考驗?也是在逐漸被邊緣化的時代,用智慧爭取一點「話語權」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