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海市蜃樓?還是沙漠綠洲?

2019-11-22 04:46:03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8/img-1533798424-88671.jpeg
在盛夏隨「建築漂浮」參訪團到阿布達比和杜拜一週,除了幾個著名建築景點,也入住各種代表性的旅館。這是我第一次到中東,過去的理解、認識都很片面、淺薄,此次所見所聞感觸很多、五味雜陳,最經典的總結畫面應是 7/19 下午 7 點在哈里發世界第一高塔(Burj Khalīfah)下、世界最大的杜拜購物中心外的廣場水舞時間。我們穿過人群,在中東樂音及歡唱中趕去拍攝杜拜歌劇院,太陽逐漸下山、溫度也沒那麼炙熱,華燈初上,夜間室外照明逐漸亮起,映照在大水池的高樓倒影。

在盛夏隨「建築漂浮」參訪團到阿布達比和杜拜一週,除了幾個著名建築景點,也入住各種代表性的旅館。這是我第一次到中東,過去的理解、認識都很片面、淺薄,此次所見所聞感觸很多、五味雜陳,最經典的總結畫面應是 7/19 下午 7 點在哈里發世界第一高塔(Burj Khalīfah)下、世界最大的杜拜購物中心外的廣場水舞時間。我們穿過人群,在中東樂音及歡唱中趕去拍攝杜拜歌劇院,太陽逐漸下山、溫度也沒那麼炙熱,華燈初上,夜間室外照明逐漸亮起,映照在大水池的高樓倒影。

這半小時的幻化實境,加上一周來的文化、歷史、地理以及人工建設的洗禮,讓人增長很多見識,也增添許多疑問,最核心的疑問是:這究竟是「海市蜃樓」?還是「沙漠綠洲」?是暴發戶的任性拜金?還是領導者的企圖心與執行力?

以 2017 年 11 月開幕的阿布達比羅浮宮(Louvre Abu Dhabi)為例,花了 4 億歐元取得羅浮宮的命名權和技術移轉,更斥資 6 億多歐元請來曾獲普立茲克建築獎的法國建築大師尚努維爾(Jean Nouvel)操刀館身設計,建築亮點在於由阿拉伯特色鏤空幾何圖形雕刻組成、直徑達 180 公尺的巨型穹頂,覆蓋在 55 個白色立方體建築物上,陽光錯落在空間內,像是光雨灑下。建築物本身就有超越巴黎本館之處,展出文物除了部分來自羅浮宮本館收藏之外,還向法國 13 座博物館借出 300 件館藏,以及自 2009 年起,每年以 4,000 萬歐元典藏預算自行購置的作品。

阿布達比羅浮宮的建築空間及策展手法有超越巴黎本館之處
溫肇東

阿布達比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中土地最大、最富有的酋長國,它的發展沒有杜拜來得快。杜拜已成了區域金融、航空、客貨轉運、房地產、觀光及會展中心,有世界第一高塔、最大的購物中心、最大的人工島棕櫚群島、帆船飯店、杜拜畫框(The Dubai Frame),還有無數名設計師的高樓大廈,石油只占國民生產 GDP 6%,不能不說已經轉型成功。

後起的阿布達比石油還占國民生產的 40%,希望從「文化」和「運動」著手,與杜拜造成差異性,因兩地相距也不過才 100 多公里,正在大興土木籌備的 Dubai Expo 2020 就座落在兩地之間。在運動方面,已引進 F1 賽車場和法拉利主題樂園(Ferrari World Abu Dhabi);在文化企圖心方面,展現在計畫興建一系列世界頂級的文化機構,都請國際建築翹楚設計,準備將薩迪亞特島(Saadiyat Island)建設成「文化島」,投下 230 億歐元,在此複製「畢爾包效應 The Bilbao Effect」,透過美學、文化改造城市。

除了羅浮宮之外,還有蓋瑞(Frank Gehry)設計的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 Abu Dhabi)、哈蒂(Zaha Hadid)設計的表演藝術中心(Performing Arts Centre Abu Dhabi)、安藤忠雄的海事博物館(Maritime Museum Abu Dhabi)、福斯特(Norman Foster)設計的扎耶德國家博物館(Zayed National Museum)。在文化島特別著重綠化,也開了一個高爾夫球場,並興建高級別墅住宅區,準備賣給外國人;在都會中心,不管是辦公、住宅高樓的買賣,當地人的持股都必須在 51% 以上,肥水不落外人田。

杜拜高樓群,國際名設計師在此不能沒有作品。
溫肇東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北邊面對波斯灣,南面背後全是沙漠,長久以來除了岸邊的小漁村、採珍珠的漁民,很多酋長是透過擁有駱駝驛隊,直到發現石油才改變了他們的財富,在這 50、60 年富有的過程中,領導者以其地緣位置擘劃了建國、興國的藍圖,除了從資源大國轉型,也希望藉由開放的政策成為阿拉伯國家接軌國際的最前線,以小博大、發揮外交的角色。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發現石油前,駱駝驛隊為謀生工具之一。
溫肇東

除了伊斯蘭教共同的宗教信仰,阿拉伯人在數學、天文、水利、建築各項科技的創新和文明的遺跡都曾經有很多貢獻,我們過去以歐洲及東北亞為主的史觀,其實相對陌生。阿拉伯人雖然做生意可能沒有猶太人厲害,但其實也不容忽視,在波斯灣、地中海、西班牙都有其活躍的蹤跡。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各酋長國的領導者多曾到歐洲接受高等教育,引進最新的觀念,強調本身的文化及教育政策,借重「國際世界」的氛圍、引進西方名校,就像其建築、博物館或其他文化設施,槓桿世界名牌(Brands),創造在地創新的文化、文明氛圍。

在沙漠地帶缺水的地方蓋這麼多水族館,這麼多高樓大廈、觀光旅館,這麼多人生活、民生用水的取得到底要耗費多少能源?杜拜向海延伸出去的人工島當然是顯現了「人定勝天」的企圖與毅力,不過目前也只有以亞特蘭提斯旅館(Atlantis The Palm)為旗艦的朱美棕櫚島(Palm Jumeirah Island)算是成功,十幾家國際旅館,還有很多別墅。其他的人工島包括世界島都太夢幻,沒有成功開發,商都已倒閉。沙漠旅館在沙漠中蓋了 42 個房間,每個房間有 20 多坪,並設有自己的游泳池;這樣的體驗雖然很奇特,在欽佩鬼斧神工之餘,其實不明白需要付出什麼樣的「生態代價」?這樣移山倒海的工程是否能永續發展?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人口有 954 萬人,本國籍只有 11.48%,外籍移工占比驚人,顛覆了我對「國家」與「人民」的認識。整個國家的建設、維運和服務全靠外國人,偶爾還傳出沒有善待建築工地勞工的新聞。這麼高比例的基層、中層移工人力資源在很多現場都可以看到,該有的軟硬專業水準大部分還算到位,但在高階及領導人才這次無緣接觸及理解,不知「他們」實際的組成如何?光是本國菁英是否能承擔起持續性地創新、落實未來的績效與成長則還有待觀察。

外籍移工組成的建設及維運團隊能否持續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創新?
溫肇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