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企業集團表裡與流變

2020-07-07 22:49:10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4/img-1524545431-66873@900.jpg
天下雜誌曾於 2000 年出版了「台灣 50 大集團排行」;20 年後,2020 年再次做了調查。我們可以怎麼來「解讀」這些數字?

財星 500 大、天下 1000 大排行之外,為什麼要研究「企業集團」?誰會有興趣閱讀、了解台灣集團的流變?企業集團之間比較的用意何在?天下雜誌每年都會公布「2000 大企業調查」之外,曾於 2000 年出版了「台灣 50 大集團排行」;20 年後,2020 年再次做了調查。我們可以怎麼來「解讀」這些數字?

我問來訪的記者,既然是談企業史,那天下的「史觀」是什麼?對「經營管理」的信念是什麼?她說看看這些企業是如何挺過 2000 年以來的 3 大危機?各自做了哪些創新?我認為身為媒體,在進行這些研究調查時,除了企業經營的效率、效能之外,應該還有更宏觀、更值得關懷的價值。

天下的排行以「營收」為指標,就反映了其對「規模」的觀點。營收、規模之外,企業可以被檢驗的還有獲利、市值或資產(經營效率)、雇用人數?除了一般商業雜誌在意的「經營或組織的存續」之外,我認為還可從「公共社會價值」(Commonwealth)的角度來探討企業集團變化的「表裡內外」。

例如,我們關不關心企業經營者家族的「自有資本比例」?這 20 年間的變化是他們「槓桿」得更高,還是較低?我們在不在意其中「外資」或「中資」的比率?台積電的「外資」比例這麼高,是其國際化、全球化的「本事」?還是台灣最優秀的人力資源結果是在替「外國資本」打工?

從另外一個角度,企業集團和個體企業的排行榜,最大的差別應是對企業集團關係人之間的交易、交叉持股、借貸、背書保證的複雜關係,和其經營績效有無關聯多做一些探討。上市公司依法需要有一定程度的揭露,你隨意找一家集團來觀察,可以發現其「關係人」之多,子、孫公司之間重疊的「關係」,是一家中小企業負責人難以想像的。一般讀者或股票散戶需要知道這麼多「內幕」嗎?

回到表面,今天和 20 年前相比,進入 50 大集團的門檻約略提高了 5 至 6 倍。20 年前第 50 名的年營收是 245 億,第十名是 1612 億;2020 年的第 50 名 916 億,第十名是 6488 億。除了鴻海從 20 年前的第 33 名,到如今成長了 105 倍,遙遙領先所有的集團。原來排行 16 的富邦增長了近 12 倍,躍升到第 6;原排名第一的台塑,規模增長了 4 倍(從 3788 億至 1 兆 5765 億),目前仍位居第二。

這 20 年台灣的 GDP 從 330 億美金到 611 億美金,增加 1 倍不到,企業集團掌控台灣的經濟活動及資源更形集中,也反映了「民進國退」及「貧富差距」(企業和個人)的擴大。GDP 是各行各業附加價值的加總,企業集團排行用的是營業額,反推回來,他們主掌了更多的經濟活動,但所創造的「附加價值」並沒有相對提高。

IT 電子業是台灣經濟的重要基石(50 大裡占了 24 名),他們的「發展」也值得我們進一步的推敲。20 年前宏碁集團是第三大,2020 年分治後的宏碁名下只維持約略相同的規模,排名到第 33;但泛宏碁集團包括緯創(第九)、明基友達(第 14),合計年營收也近 1 兆 8000 萬。20 年前華碩排名 35,500 億左右,到 2020 年成長到 3616 億,提升到第 23;而由華碩分家出去的和碩更在十多年內成長到 1 兆 3000 多億,排名第三。在天下雜誌個別企業排行的分類,宏碁和華碩因做品牌而不再代工「生產」他人產品,已被歸類在「服務業」。

全球的 IT「品牌」不是被「收購」就是被「整併」,能屹立不搖、持續成長的反而是不被看好的「代工」台灣電子五哥」。金仁寶從 20 年前的第 34 名、年營收 500 多億,成長到 1 兆 1500 多萬、名列第四;廣達也從 21 名、753 億,成長到 1 兆元以上、排名第八;英業達從第 26 名成長到第 13 名,年營收 5000 多億。被歸屬在「代工」或製造服務業的個人電腦產業,很大一部份的成長是因「西進」到中國大陸,以及全球布局所擴充出來的產能規模。其實其產品及營業內容都有不同程度的變化,從 OEM、ODM 到跳過品牌商,到直接賣給網路平台或電信商的資料中心。他們的毛利、淨利、資產周轉率及股東權益報酬(ROE)都是觀察的重點,反映了台灣產業的競爭力及未來發展的限制。

如果只看國內企業集團的變化和成長會有一些盲點,若我們能同時看看美國、日本、中國大陸或韓國的變化,更能理解我們「相對的」創新能力或核心僵固性的程度。美國今天市值領先的企業是 Google、蘋果、臉書和亞馬遜,除了蘋果是老面孔,其他三強都是在 20 年內竄起的網路相關企業;中國在短時間內闖進前十大的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迅集團,也都是網際網路及移動相關的企業。台灣在這方面幾乎是完全缺席,台灣電商的規模或第三方支付都有先天的障礙,走不出去,還被搶攻進來。而在「網通」方面的新創,台灣大哥大和遠傳分別是來自傳產的富邦和遠東集團,這和電信在台灣是特許行業有關。

未來在 5G、電動車、iOT,台灣有沒有機會參與新的大聯盟而「彎道超車」或「超前部署」?對這些新的基礎建設雖有一些零星報導,但好像還沒有「共識」這就是台灣的未來,這些產業可以支撐下一次的台灣經濟奇蹟。很明顯的是只靠「台灣市場」的一定做不大,還是要以世界為市場,才會有機會。未來的世界在疫情之後,加上中美 G2 態勢,全球供應鏈極可能會走向區域化與選邊站,各集團的策略視角和資源布局會決定未來 20 年台灣的經濟和常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