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李嘉誠和黑眼豆豆搶著投資!這個由台灣領頭的小公司,有什麼魅力?

2019-11-16 01:45:09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ivN5vCbOW68/WA2TDx2fbrI/AAAAAAADeyo/yOj8VuVOVVw-uSTMfUiYgslJJxfeqbCtACKgB/s1280/Ambidio_%25E9%25A6%25AC%25E5%25AE%2597%25E8%25A9%25AE%252B%25E8%2595%25AD%25E9%2580%25B8%25E7%25BE%25A4%252B%25E5%2590%25B3%25E9%2587%2587%25E9%25A0
今年3月,來自台灣的吳采頤,以及她與另外3位創業夥伴馬宗銓、謝沛倫及蕭逸群共同創辦的聲音科技公司Ambidio,因為得到香港首富李嘉誠的私人投資公司維

今年3月,來自台灣的吳采頤,以及她與另外3位創業夥伴馬宗銓、謝沛倫及蕭逸群共同創辦的聲音科技公司Ambidio,因為得到香港首富李嘉誠的私人投資公司維港投資、黑眼豆豆樂團(The Black Eyed Peas)團長威爾(will.i.am)的資金挹注,瞬即聲名大噪,引發各界關注,甚至有業界人士看好這是繼單聲道(mono)、雙聲道(stereo)之後,在聲音界的「下一個里程碑」的技術。

到底這個跟聲音有關的革命性技術是什麼?又有多厲害?

簡單想像,將來所有影片、音樂都嵌入了Ambidio這項技術,當你在家裡用著平價喇叭或戴著耳機看電影,螢幕中詹姆士.龐德(James Bond)對敵人開槍,你就可以聽到子彈由遠至近地破風而來;或是當《厲陰宅》中的大宅房門被緩緩地推開,你背後也傳來「伊~呀」的開門聲。

這種套用專業術語叫做「沉浸式音效」(immersive sound)的效果,過往都必須透過高級的環繞音響發出,Ambidio透過一套演算法,突破器材的限制,「透過調整聲音的波段、頻率,以及耳朵聽到聲響的時間差(物體在左方發出聲音,左耳會比右耳更先聽到),加上模擬人類聽聲辨位的能力,」就能使大腦產生「錯覺」,以為聲音是從影片中傳出來的,令很陽春的雙喇叭器材,達到聽覺上的身歷其境。

擺脫音響器材的限制,聲音創作的呈現更多元

Ambidio的出現,最初是源自於吳采頤對於「創作」的一點執念。

「創作者都會想要把自己的作品,原汁原味地傳達給聽眾。」因此,很多音樂工作者都會不惜成本買最好的工具、用最新的技術錄音,可是當作品最終傳到聽眾耳裡時,卻會因為對方的設備等級不足,使得一首歌的抑揚頓挫、鼓或吉他的細緻粗獷,全都被過濾掉了。

「就像我用修圖軟體將自拍照修過頭,最後誰也猜不出照片裡的人是誰。」Ambidio共同創辦人謝沛倫用生活化的經驗,比喻音響設備如何遮蔽掉創作人的苦心和巧思。

不過,創作者終究無法控制每個人的聆聽工具與情境,所以「如果我在後台(製作端),就讓聲音變得立體、有故事,這樣行得通嗎?」這個限制,給了吳采頤創意靈感,也成為她的論文主題,她自學C++程式語言孵出Ambidio的雛形,最後找來其餘三名夥伴加入,團隊正式成形,也讓這個「靈感」,最後化為有商業價值的技術。

當Ambidio突破了器材限制,多數聽眾的聆聽經驗從扁平走向立體,「對於創作者而言,更多了一個維度可以創作。」吳采頤舉例,音樂人可以開始構思,這個嘶吼聲要從後面出現、長號的聲音可以由左到右──說故事的方式,可以變得更多元、精彩。

完整理解創作者意圖,才能完美描摹出聲音意境

儘管吳采頤的本意,是「完整還創作者想要呈現的現場」,讓他們的心血不會白費,但是「摸清創作者的邏輯」,卻也正是最難突破的一關,因為聲音的形容很抽象。

比方說,創作者想要傳達「一個人用悶悶的聲音說話」「這裡要帶點夏日午後的清涼感」的聽覺效果時,光是「悶」或「夏日清涼」這種沒有標準答案、無法量化的說詞,就很讓人苦惱。

因此,在協助作者將作品嵌入Ambidio之前,團隊成員首先要釐清作者的創作意圖。假設需要「悶悶的說話聲」,你就要知道發出這個聲音的角色,在電影中因為遇到了某個事件,所以總是習慣摀住嘴巴說話。至於「夏日午後的清涼感」,場景其實在海邊,或許就可以試著把海浪聲調整得更突出一些,「帶出清涼感」。

理解了創作意圖之後,隨之而來的考驗就是,如何用技術精確地呈現聲音的意境和表情。

馬宗銓以錄製「蟲鳴鳥叫、浪聲人音」為例,這段環境音一放到電腦上,全都變成一段段音波的頻譜和波型,「沒有顏色、標誌,也沒有固定的長相」,無法比對哪個波型屬於何種聲音、哪段又是白噪音必須去除。

他也坦言,辨認、控制聲音的難度非常高,所以「我每天都在想,昨天的我是不是錯的」,只能不斷優化操作過程,在嘗試錯誤中摸索前進。

四個學生,一夕之間變成新興創業家,用「幸運」形容他們的人不在少數。對此,吳采頤笑著回應,「我們的『幸運』,也是實力的一種。」換個角度想,若他們在遇見威爾或維港投資前,沒有做好令人驚豔的準備,又怎麼可能抓得住「天上掉下來的機會」?

採訪/ 黃亞琪、陳書榕

延伸閱讀 /

1.全台灣最會說故事的珠寶品牌!PANDORA如何在6年內闖出10億元營收?
2.老飯店集團營收翻2.5倍的秘密,竟是減少客房數?CEO的「個性」經濟學
3.添好運在台灣人氣不墜的秘訣:絕不直接套用總部的KPI和S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