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職場上,哪有什麼穩定?沒有 2 種能力,小心被狠心淘汰

2019-10-16 20:43:12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12/img-1544068664-55487@900.jpg
資深主持人張泉靈接受馮唐採訪,問到為什麼從央視轉型到創投圈時,她說:「這個世界正在翻頁,當這一頁已經翻過去了,你還在原來的那一頁很高興呢。」當大家還在談穩定工作,我心裡想的是你所謂腳下傳統的穩定基石,其實早已鬆動。

資深主持人張泉靈接受馮唐採訪,問到為什麼從媒體業轉型到創投圈時,她說:「這個世界正在翻頁,當這一頁已經翻過去了,你還在原來的那一頁很高興呢。」

當大家還在談穩定工作,我心裡想的是你所謂腳下傳統的穩定基石,其實早已鬆動。

職場上,哪有什麼「穩定」?

「穩定」已經由原來生活的保障,開始成為創新的束縛。

3 年前羅振宇在做《羅輯思維》時,就曾提出「職場的隨身碟化 」生存概念:自帶資訊,不裝系統,隨時插拔,自由協作。橫批曰:自由人的自由協作。

我居然不幸地被說中了,成了那支隨身碟。

金融從業者,自媒體人,在香港和內地都有不同的公司,時常面對自己職場身分的困惑和沒有歸屬,而且每天累成狗啊,復活節祕書休假去旅遊了,自己還在忙著工作的事。

但是特別想不要臉地承認,相比前些年穩定的日子,我更喜歡現在的狀態,自身的能力和能量在這兩年得到充分的釋放。我的日子沒有被浪費。

環顧四周,如今身邊這樣的人好像愈來愈多了。傳統商業可以說在「某某公司」、「某某單位」工作,公司和單位就是我們的職場身分,尤其在公務員系統和事業單位,還存著「編制」的概念。所謂鐵飯碗是指保證不會被辭退,那就更有歸屬感了,單位就是衣食父母。

如今,公司作為一個人在職場的身分背書,定位開始變得模糊。白天在單位上班,晚上可能在開專車;開淘寶店做生意,則是要先成為「網紅」。光線傳媒的劉同寫了雞湯書,現在居然還拍成電影了。甚至有一種副業是人人可做的,比如微商(編按:微商是指通過微信、微博開展移動電商的企業商人)、比如直銷,對吧?你肯定懂我的意思。

其實微商的商業模式借著網路社群的優勢,未來的發展前景還挺看好。主業是一個傳統身分,副業的收入卻更好。而且副業所花的時間和精力,也不一定比主業少。

所以網路上經常有這樣的論斷:未來「公司+組織」的傳統模式將消失,「平台+個人」的模式將成為主流。當一切場景、社交、支付都可以網路化,其實就真的沒公司什麼事了。因為職位的需要,把價值觀不同,興趣愛好各異的人安排在同一個空間,本身多少有點違反人性。現在一台電腦一支手機都是你在職場上的兵器,連接世界交易買賣,在網路上跑馬圈地,沒有空間限制,更沒有時間約束。

所以未來的公司不是等招進雇員後才進行公司文化培訓,而是可能在應徵前就有共同的興趣價值觀,才自發形成了組織,搭建了平台。因為網路的特性就是解決資訊不對稱的問題,你可以在不同的平台和社群,迅速找到自己的「同類」。

我相信未來跳槽的頻率會愈來愈高,風險和成本則愈來愈低。一是因為生存的壓力會愈來愈小,工作的意義很少是為了解決溫飽,更多是為了探索人生價值的意義。

尤其對於現在的「九○後」,時間已經證明他們不是「腦殘」的一代,更不是垮掉的一代。他們對人生、職業,有著自己的判斷和姿態。如果覺得一份工作無法提升價值,不有趣,不能滿足自己的成長和價值觀,可能說不幹就不幹了。

當年的我們太保守、太扭捏,而他們無所顧慮,更敢想敢做。和他們聊天,總有種過不了多久,我們這些老人家就要替他們小後生打工的深深焦慮感 ── 世界是他們的。

最近開始接觸創投圈,認識了很多有想法的「九○後」,有些是從投行、諮詢、五百強、體制內跳出來自己做一番事業的。問原因,有些說覺得自己原來的崗位太老氣、太無聊了。或是當他們覺得碰到職場晉升的天花板後,不想耐心地熬著,直接出來創業。既然不能 up,那就主動 out 吧,大有一種「老子不陪你玩兒」的霸氣感。

哪有什麼穩定,奢望什麼歸屬,我們都是一座城市裡的孤島,我們是自己的島主。

「雇員制」會暗淡,「合夥制」會發光

未來徵人除了薪水外,一定要畫一張大餅,構一片藍圖,建一個平台,說只要你有能力,就使勁耍吧。

有人說,公司不可能消失。大家在一起辦公效率更高、溝通更好 ── 嗯,這也不一定吧。從溝通的角度來看,電話、視訊會議確實比不上面對面溝通來得直接有效。但另一方面,現在大家的時間都被網路工具切割,也就是所謂的碎片化生存。如今很難找一整段時間完全不受外界干擾。我印象中能有這種時間的場合,往往是在飛機上的幾小時。

所以我雖然經常飛,卻不反感在飛機上的「無聊」時光,反而特別珍惜這段高空平流層的與世隔絕。上面沒有 Wi-Fi、沒有訊號、沒有社交(除非旁邊的人找你搭訕)。在這段時間裡你可以安靜地打字(我確實有好些文章都是在空中寫完的),或心無旁騖地看一部電影,或者不被打擾地讀一本書。

而在公司裡表面上是有 8 個小時,但辦公室的八卦,社群軟體的往來,都會不定時地切斷、耗掉整段工作時間。而且上下班來回的時間也是另一種時間浪費。我相信,

未來工作時間會變得愈來愈靈活,未來更多崗位的需求和設置,會以專案、以 KPI 驅動,而不是以上班時間來衡量。

另一方面,工作和生活的場景分界線變得愈來愈模糊。有可能晚上一個人在家辦公的效率,比白天一群人在辦公室來得高。現在有電腦和手機就能辦公,不論在家裡書房、社區星巴克、酒店、動車上,或是飛機上。任何時間,任何地點。

做個「自燃型」的職場人

我相信在未來,不穩定的工作會成為常態。自由職業者不再是社會的少數派,甚至可能成為主流

實際上,真正的自由職業者從來就不自由,因為自由是「自律」換來的。

記得許多年前,台灣繪本作家幾米接受採訪時談到自由職業,像他們這樣的工作者其實必須更加自律,因為沒有外在規定的時間界線區別工作和生活,需要內心有一套時間標準。不然自由就會變成散漫,滑向慵懶、墮落。

沒有自律的自由,不具任何價值。真正做自由職業的人,內心都有一台永動機,都會給自己設置 KPI。

跨界的能力

未來職場會更強調創新,並且追求藝術與技術的結合,不但需要職場人具備更多元的素質,也必須要有豐富的技能。區分一位產品經理是否優秀,不是看寫代碼的能力,而是看心理學功底和審美能力。

跨界的真正優勢,並不在於多一個身分、多一份收入,而是透過幾個身分帶來的資源、平台和流量,進行交叉、整合、互換,最終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而且跨界也分行業屬性,並不是不尊重工匠精神。這裡單就涉及戰略定位、時間精力管理、行業趨勢判斷等一系列具體操作的能力來討論。跨好了,能成就一盤大棋;沒跨好,就很有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

分享的能力

我認為分享不是一種意願,而是一種能力。因為人性不管是外向或內向,骨子裡都渴望被關注、被重視,一旦被推到閃光燈前,其中大多數人還是渴望表達的。

所謂社交恐懼症並不是害怕社交本身,而是害怕社交能力不行所導致的負面評價。未來是分享經濟的時代,往往自帶人格魅力的產品能賣得好,羅振宇和羅永浩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而分享能力就是打造人格魅力最重要的一環

分享能力並不抽象,相反的,這是很細節很具象的能力。因為我們為這個世界展示的一切,其實都是在分享。具體來說你穿衣的搭配、談吐的方式、表達的能力,不管是文字還是語言,甚至你做的 PPT 內容和排版、在朋友圈曬的照片等等,無一不在透露、出賣著你的思想、邏輯、美學、品味。

分享能力,考驗的其實是一個人的「綜合能力」。

當世界已經翻頁,你在原來的一頁,還是新的一頁?

(本文整理、摘錄自《優秀的人,都敢對自己下狠手》,采實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