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想提離職卻沒勇氣?別讓一個「心魔」耽誤你的終身

2019-10-15 00:06:05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12/img-1544079571-68361@900.jpg
我的幾個自媒體朋友最近都處在想辭職而又不敢辭的糾結狀態中。她們的薪資都不太高,公眾號都做得不錯,薪資收入還不及公眾號的一個零頭,卻還是要忍著繁重的工作量和老闆用「你在外面做自己的事業,簡直吃裡爬外」看自己的憤怒眼神中,每日早出晚歸。 想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怎麼這麼難? 為什麼「穩定」的工作這麼難找? 工作不能給你安全感,

我的幾個自媒體朋友最近都處在想辭職而又不敢辭的糾結狀態中。她們的薪資都不太高,公眾號都做得不錯,薪資收入還不及公眾號的一個零頭,卻還是要忍著繁重的工作量和老闆用「你在外面做自己的事業,簡直吃裡爬外」看自己的憤怒眼神中,每日早出晚歸。理由就一個 ── 辭職沒有安全感。

但安全感到底是什麼?

前幾天我給兒子買了一副床邊護欄,最結實的、四面都圍上的那一種,我和老笨花了一個多小時才裝好。進去後,我就不出來了,兒子還沒習慣,我倒是先習慣了。四面一圍,即便作為一個成年人,我也覺得太有安全感了。感覺就是歹徒衝進來,掰開那個護欄還需要點時間呢。

正好那天事情多,我就搬了電腦癱軟地倚著床,一邊看著小孩一邊打字。我媽叫我吃飯,我說你端進來吧;我媽叫我喝水,我說你端進來吧。就連上廁所,不到膀胱快憋炸了我都絕不出來。

其實也不是不想出來,而是出來太費勁了。後來我終於有事不得不出門,出去後,就再也不想進去了。

我覺得,那裡就像個籠子,安穩是安穩,但是人被困住了。

而我媽,就真的被鐵路這個「籠子」困了一輩子。從 20 歲進鐵路系統到 55 歲退休,30 多年她就換過 3 個科室,走的時候,那張桌子都磨出光了。

當年的她事事要強,還是個文藝青年,沒事就抓著本書看,到了現在,她看見什麼新鮮事物,還愛抓著我問十萬個為什麼,一點不肯落人後。我骨子裡那點不安分,都是遺傳自她。

上世紀 90 年代的時候,她也想做點事,就跟我姑姑的兩個博士同學合作開補習班,第一期就招上來兩百多個學生,狠賺了一筆。可是辦了兩期,被知道了風聲,她就慌了:這要是被老闆知道了開除我可怎麼辦?工作可就丟了啊!

鐵路那時候還是「鐵老大」,「鐵老大」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鐵飯碗和安全感,在裡面一輩子,安安分分做到退休,不用經歷外面的風浪,一杯茶、一張報紙坐一天,上班連腦子都不用帶。

可是這樣的日子有多可怕?我媽在這個機構待了一輩子,他們單位有 1000 多人,那就是她全部的視野範圍。她跟我聊天,舉的例子開頭總是 ──「我們單位那個誰誰……」

我決定辭職的時候,我媽勸了我一整晚,反反覆覆就那幾句:你辭職了,萬一哪一個月沒收入了怎麼辦?將來退休了怎麼辦?老無所依了怎麼辦?聽完她的話,我眼前立即浮現出一個窮困潦倒的晚年:一邊吃土,一邊怨自己當年為什麼要自尋死路。

我猜,這些問題和這幅畫面就是她當年痛定思痛,決定關掉補習班時想過的吧?

我說我還挺年輕的,沒辦法連退休的事都想了。再說,

就算不辭職,也不保證我的公司能活到我退休。體制也好,鐵飯碗也罷,說到底,都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只有做得好與不好,沒什麼安全不安全,沒能力的人在哪裡都不安全。

比起得到未知的,大家更擔心失去已有的

後來我專職做了自媒體,收入還算理想,比我媽預期的高了好幾倍。她非常欣慰,也特別羨慕。

她說:我就是時運不濟生錯了年代,沒趕上你現在的機會。現在的年輕人,機會真多。我說,

其實機會一直都有,不分年代,只有敢與不敢。困住我媽和他們整整一代人的,不是所謂的穩定工作,而是對自己的自信缺失。他們所有的安全感都來自於工作和大環境,而不是他們自己。

經歷過動蕩、顛簸、食不果腹、流離失所,比起得到未知的,他們更擔心失去已有的。可是你以為已有的,就真的會被牢牢抓在手心裡嗎?

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真正的鐵飯碗,你所謂的安全感,有時只是畫地為牢;你以為的刀槍不入,分分鐘就被這個時代破了功。

中國瀋陽鐵西區被稱作東方魯爾,曾是瀋陽經濟實力的象徵和中國著名的工業區,20 世紀 90 年代,幾十萬工人迎來「失業潮」,鐵飯碗說丟就丟了。

我有個朋友在同學們羨慕、嫉妒、恨的眼光中,去了當時的手機巨頭諾基亞公司(Nokia),6 年沒有換過工作。他曾經風光無限,薪資待遇遠遠高於同行,最重要的是穩定。後來發生了什麼,其實大家都知道 2014 年,他和兩千名同事一起,遭遇了諾基亞前所未有的大裁員。彼時,他剛剛貸款買了房。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

真正的安全感,是你的能力和自信。相信自己無論身處什麼樣的環境,都能笑看風雲。

紙媒曾經也有過黃金期,記者是無冕之王,是受人尊敬羨慕的好工作。可是一轉眼,新媒體崛起了,報紙關了一家又一家。我的老東家還在勉強運營,但是據說連薪水都快發不出來了。我的很多同行轉戰公關、廣告、自媒體,個個又都成了一把好手。紙媒廢了,可是做記者時練就的找選題、整稿的功力,一點都沒廢。

有能力,就是老天爺賞飯吃,天塌下來都不怕

論殘酷,還有什麼行業比時尚圈更日新月異、後浪推前浪?可是我最喜歡的設計師 Phoebe Philo(菲比.費洛)事業巔峰期跑去嫁人,變身家庭主婦,兩年後才回歸職場,一回來就把垂死掙扎的 Céline(席琳)拉回了一線。

我見過一個學霸,血液裡就帶著一種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霸氣,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無所謂啊」。

「聽說這次考題特別難?」「無所謂啊!」「聽說這個學校特別難申請?」「無所謂啊!」「聽說這家公司特別難進去?」「無所謂啊!」因為就算有一個人通過了,那個人也是我啊!

能掌控自己命運的人,真是走到哪裡都有安全感。

(本文整理、摘錄自《踹開迷惘,給這功利世界一個漂亮回擊》,野人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