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日媒評選「亞洲先驅女性」,港湖女神高嘉瑜上榜!背後原因是?

2020-09-21 06:32:28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0-03/img-1583748833-25165@900.jpg
3月8日國際婦女節前夕《日經亞洲評論》評選出「亞洲11大女性先驅」,歌手何韻詩、立委高嘉瑜都在榜單中,她們憑藉哪些成就上榜?其他上榜者又是何方神聖?

在 3 月 8 日「國際婦女節」前夕,《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評選「亞洲 11 大女性先驅」,它們提到,即便幾十年來亞洲女性在社會、職場上仍常因「性別」而碰上難以突破的障礙,但這 11 位上榜者,在政治、商業等領域表現亮眼,帶來改變。

榜單上我們耳熟能詳的名字不只香港歌手何韻詩,還有台灣立委高嘉瑜,她們憑藉哪些成就上榜?其他上榜者又是何方神聖?

推薦閱讀:入榜《彭博》年度 50 大影響力人物!出生台南的半導體界黑馬,超微 CEO 蘇姿丰

1. 香港歌手、社運人士 ── 何韻詩

提到「何韻詩」,多數台灣民眾首先想到的,或許是去年底她在台針對「反送中」議題受訪,遭到不明人士潑紅漆的畫面,不過,長期為香港民主發聲的她,所付出的代價早就遠超過於此。

2014 年,她便因為參與香港「雨傘革命」而遭拘捕,後來被中國封殺,失去代言與演出機會。2016 年,美妝品牌「蘭蔻」(LANCÔME)也無預警的中斷與她的合作。儘管如此,她仍積極參與社運,在去年「反送中」抗爭時期,也到挪威、美國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談話,爭取國際對香港抗議行動的支持。

除了民主議題,她也在 2012 年公開同性戀身分並參與同志運動,雖然因此受到惡意攻擊,但她認為這些批評聲浪讓她更想表達想法。

「這就是為何我們需要守護民主,我們要讓各種聲音都有平等的表達機會,這是所有人應得的權力。」何韻詩說。

2. 台灣立法委員 ── 高嘉瑜

2010 年以素人之姿當選議員,並在 2014 及 2018 年分別以台北市第一高票與第二高票連任兩屆;今年 1 月她更首度參選立委,以 50.12% 的驚人得票率擊敗爭取連任的對手李彥秀。立委高嘉瑜因亮麗外型被封為「港湖女神」,不過,讓她獲選亞洲女性先驅的關鍵,是她一步一腳印、拒絕仰賴人情的從政原則。

2010 年因競選預算與資源的限制,她沒有用買廣告的傳統宣傳方式,而是與選民面對面接觸,不只挨家挨戶按門鈴拜票,也跟著垃圾車路線遍訪大街小巷。「攻心」策略奏效,成功搶進政壇。

然而,儘管一路政治成績亮眼,《日經》甚至推測 2022 年她可能代表民進黨角逐台北市長大位,但高嘉瑜卻在民進黨內被批評經驗不足,遭到邊緣化。對此,她這麼回應:

「我沒有欠任何人情,但同時,我也沒有任何靠山。一路以來,我靠的都是自己。」

3. 上海 Neri & Hu 建築事務所共同創辦人 ── 胡如珊(Rossana Hu)

出生於高雄,12 歲之後搬到美國,台裔建築設計師胡如珊在普林斯頓大學拿到建築碩士學位後,進入美國建築事務所工作,2004 年與林登.內里(Lyndon Neri)在上海創辦了建築事務所「Neri & Hu」。

她解釋,一開始只是客戶要求林登親自到上海討論案子,後來他們發現中式建築之美,便決定搬到上海。目前,Neri & Hu 是亞洲指標性的建築事務所之一,擅長將傳統的中國建築結合現代工法,呈現新時代美感。韓國保養品牌雪花秀(Sulwhasoo)的首爾旗艦店、新上海大劇院都是出自兩人之手。

回憶起過去的工作歷程,胡如珊認為多數建築事務所都是男多於女,在她參與過的專案中,很多時候團隊只有她一位女性。為此,在創立建築事務所之後,她也特別留意性別帶來的不平等狀況,用心打造無關性別、只看能力的工作環境。

4. 雲南「榕樹根公益計畫」創辦人 ── 李暘

「榕樹根公益計畫」創辦人李暘從小生活在北京,2009 年她與荷蘭老公樂安東(Anton Lustig)造訪雲南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芒市時,發現當地不只教育資源匱乏,更因地處中緬交界人口複雜,而毒品問題嚴重。兩人在討論過後決定遷居此地,並開始了公益計畫,為當地近 200 位孩童打造健全、安全的學習環境。

她提到,夫妻兩人和志工透過為孩子們量身打造學習課程,來協助他們思考「我是誰」、「我想做什麼」以及「我如何做到目標」。在中國城鄉差距快速加劇的狀況下,他們捨棄了原本物質富足的都市生活,來到相對落後的鄉村,期待改善環境,應許他們更好的未來。

李暘說:「偏鄉孩子需要的並不是很多的金錢,而是我們的陪伴。」

5. 女性創投平台 SoGal Ventures 共同創辦人 ── 孫依晴

在美國南加州大學攻讀創業與創新學位時,來自中國的孫依晴發現創業圈中的男性人數遠超過女性,且風險投資基金大多投資男性主導的公司,使得由女性領導的公司更難生存。為了讓女性有更平等的創業環境,她在 2014 年底創立「SoGal Foundation」作為女性創業與投資者的交流平台,目前有超過十萬個用戶。

2016 年,她與伊莉莎白.戈博特(Elizabeth Galbut)創立「SoGal Ventures」,投資全球由女性主導的新創公司,盼能進一步協助女性解決創業困難。目前,她們共投資 24 家新創,包含為乳癌患者訂製義乳的公司,以及協助性侵受害者蒐證的公司等。

她積極實現「打造更好的女性創業環境」的目標受到《日經》的肯定,她也分享了一路打拼的動力:

「風險投資對科技發展以及社會演進有重大影響,倘若做決定的只有一種聲音(男性),那就太不公平了。」

6. 日本企業社群 Fermata 共同創辦人 ── 杉本亞美奈(Amina Sugimoto)

杉本創立的企業社群 Fermata 是一個專為女性科技產品(Femtech)創業者與使用者設立的平台,預計在今年底將挹注 2300 萬美元(約 7 億元新台幣)投資相關新創,進入這塊 2025 年產值估將達 500 億美元(約 1.5 兆新台幣)卻鮮少被注意到的產業。

長久以來,「女性需求」並非科技產品設計的主要考量,且投資者多為男性,並不了解女性生理需求。原本在軟銀集團會長孫正義弟弟孫泰藏的資本公司 Mistletoe 工作的杉本留意到這個狀況,於 2019 年與中村紘子(Hiroko Nakamura)創立 Fermata,今年 11 月也會由孫泰藏擔任早期投資人,扶植亞洲地區開發女性科技產品的新創公司,搶進這塊新市場。在女性生理需求相對少被正視的日本社會,這更是極具意義的進展。

「社會鮮少討論女性的生理需求,因此沒有人了解問題和市場需求。唯有正視並討論,才可能打開這塊市場。」杉本表示。

7. 日本求職網 Wantedly 創辦人 ── 仲曉子(Akiko Naka)

早期日本職場崇尚「終身雇用制」,認為職員在同一家公司待愈久愈好,不過隨著時代轉變,這樣的社會期待對年輕一代帶來莫大的壓力,也讓人難以隨需求變換工作。曾任高盛銀行分析師與臉書(Facebook)行銷人員的仲曉子注意到這個問題,在 2010 年創立求職網 Wantedly。

不同於傳統企業邀請人來面試,談完就請對方靜待結果,Wantedly 上有超過 3 萬家企業,開放有意應徵者在網路上申請參觀環境、感受工作氛圍,接著再決定是否投履歷。此外,在 Wantedly 上,徵才文章也不提薪水,反而詳細說明公司的價值、能力要求等資訊。

對求職者而言,選擇依據不再只是薪水高低,而是對公司的認同,企業也因此更能找到想法相符的員工。 目前網站總使用者超過 400 萬人,為日本封閉的就業環境帶來不小的改變。

仲曉子說:「長期以來,日本人並不太樂意擁抱『變化』,但當發現問題,我們必須一鼓作氣做出全方位的改變。」

8. 印度 Netflix 國際原創電影總監 ── 艾瑞亞(Srishti Behl Arya)

由於網路費用低廉加上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印度擁有僅次於中國、每月 4500 萬的網路使用人口;加上影音串流服務非常盛行,包含 Netflix、Amazon Prime 等都企圖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上搶下一席之地。

作為 Netflix 國際原創電影總監,艾瑞亞上任以來積極尋求好的故事與敘事方式,此外,她也非常注重內容的「情緒變化性」。何謂「情緒變化性」?它指的不只是故事內容的變化,而是「訴說角度」的差異,舉例來說,不同性別者看待同一件事情,就有不一樣的訴說角度。因此,她找來兩位女性新銳導演、三位女性製作人加入公司,在這個以男性為主的影視創作產業中,創造了更多元的內容。

「能讓各種聲音被聽見,是在 Netflix 工作給我的特權。」艾瑞亞說。

9. 曼谷米其林一星餐廳 Gaa 主廚 ── 珈力瑪.阿羅雅(Garima Arora)

來自印度的阿羅雅原是個女記者,2010 年赴巴黎藍帶廚藝學院學料理,並在歐洲工作。她在 2016 年回到亞洲,2017 年 4 月在曼谷創立「Gaa」餐廳,隔年獲得米其林一星肯定,更獲選為亞洲最棒的 50 家餐廳之一。

完美結合印度與泰國口味而屢獲肯定的她,成了廚房裡受人尊敬的主廚,但她也感慨的點出烹飪界的性別問題。因為餐廳工時通常較長,女性經常被迫在家庭與工作之間抉擇,男性卻不用,這是社會應該正視的問題。

對於工作,她展現百分百的熱忱,她表示:

「野心是不分性別的!」

10. 印尼加速器 Digitaraya 管理經理 ── 葉妮可(Nicole Yap)

印尼裔的葉妮可自小生活在加拿大,對於故鄉印尼並沒有太多了解,2013 年她因為參與麻省理工學院創業實驗室,赴印尼日惹大學(Gadjah Mada University)教書,才開啟對印尼的好奇心。

2017 年,她重返印尼旅遊,發現當地提供搭便車服務的科技新創 Gojek 市值超過十億美元(約 30億 新台幣),這給了她一些靈感:在這個新崛起的都市中,科技是非常重要的工具,也可能帶來龐大商機。

因此,她在 2018 年創辦加速器 Digitaraya,服務來自 12 國近百家的公司,更是 Google 創業計畫「Google for Startups」在印尼唯一的合作對象。在男性為主的科技與投資市場,這位女性闖出自己的一片天,更另外創辦了專門投資女性領導新創公司的投資公司「Simona Ventures」。

「在這個產業中,建立一個女性工作者能夠互相分享、學習與聯繫的社群,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葉妮可說。

11. 國際移工聯盟主席 ── 恩尼(Eni Lestari)

為了賺錢解決家庭經濟問題,恩尼放棄進入大學的夢想,在 1999 年自印尼到香港擔任家事幫手,沒想到卻碰上雇主不只少給薪水,還不讓她休假。不懂法規的她最後在非政府組織的協助下解決問題,而擔任組織接線人員的期間,她也發現許多海外移工都曾發生類似的狀況。

2000 年她成立「印尼海外移工組織」(the Association of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2006 年她在紐約主辦聯合國難民與移民議題高峰會。現在的她則是擁有將近 4 千名成員的「國際移工聯盟」(the 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主席,持續捍衛移工勞動權益。

她認為知識能帶來力量,改變環境中的種種不公,也鼓勵從事基層勞動工作的人們,不要放棄充實自我的機會。

她說:「沒去探索和嘗試的話,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耐。」

資料來源/Nikkei Asian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