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從歷史推估疫情走向!BCG報告:恐轉向 U 型復甦,並帶來 3 種影響

2020-06-01 17:41:49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0-04/img-1586839398-80571@900.jpg
新冠肺炎疫情已蔓延全球,未來全球經濟將會如何?BCG研究 SARS 等過去流行病的經濟數據,釋出相關報告,點出疫情復甦走勢、3種疫情影響……。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已經蔓延全球,對世界經濟的衝擊也開始浮現。
波士頓顧問公司(BCG,Boston Consulting Group)三月中釋出一系列關於「如何思考 COVID-19 過後的經濟影響」的文章,試圖從歷史經驗中推演出肺炎過後的全球經濟。《經理人》從中摘錄 3 大重點:

新冠肺炎引發的經濟衰退,較金融危機溫和

在大規模、全球性的流行病的肆虐之下,金融市場反應劇烈,也引發社會對經濟衰退的擔憂。然而,金融市場拋售與經濟衰退未必能劃上等號。一般來說,經濟衰退分為 3 類:

1.實體經濟衰退(real economy recession)

即資本支出從繁榮週期轉向蕭條,進而阻礙經濟擴張的典型衰退。除此之外,遇上戰爭、災難或其他破壞事件等造成的外在供需衝擊下,也可能使經濟陷入萎縮。BCG 認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產生的衰退最有可能是這種。

延伸閱讀:疫情衝擊之下,如何想像之後的產業變化,提出領先對手的策略?

2. 政策性衰退(policy recession)

當中央銀行發布的基準利率過高時,會收緊金融環境和信用中介,抑制景氣擴張。如 1929 年的經濟大蕭條,許多專家認為是政府的貨幣緊縮政策使然,可視為政策錯誤所導致的衰退。BCG 報告指出,現在不像這種狀況,因為各國的利率幾已觸底,各國財政部長也承諾提供財政支援。

3. 金融危機(financial crisis)

金融失衡往往是長時間內緩慢累積,然後迅速爆發,進而破壞實體經濟,是 3 種衰退情境中最有害的一種,因為它將導致經濟體出現結構性問題,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此次疫情是否造成金融危機風險,目前很難肯定下結論,BCG 報告提及,新冠狀肺炎疫情導致金融失衡的機會不大,但現金流短缺可能造成壓力,中小企業首當其衝。

假如新冠肺炎果真造成「實體經濟衰退」,代表的是短暫的需求(或供給)衝擊,比政策衰退或金融危機引發的衰退更加溫和。

V 型復甦最合理,但有可能走向 U 型

在新冠肺炎的影響下,全球性的經濟震盪已成定局,但經濟會以何種形式復甦仍不明確。根據歷史經驗,常見的經濟復甦軌跡有 3 種:

BCG提供

1. V型復甦:短期跌落、強勢回升

典型的經濟震盪,短期經濟會呈現跌落,產出向下位移,但在危機之後會強勢回升,高成長率能讓損失得到補償。因為震盪和復甦的曲線呈現 V 型軌跡,故稱做 V 型復甦。

2. U型復甦:需經一段時間,經濟才會回到成長水平

指在經濟衝擊的一段時間後,能夠回歸到最初的成長路徑和水平。但與 V 型相比,U 型衰退處於底部的時間更長,沒有額外的高速成長來抵銷損失,在震盪期產生永久性的經濟損失。

3. L型復甦:經濟成長無法回到過去水平,長期發展趨緩

這是最不利的復甦方式,供給端遭到結構性破壞,恢復期後成長速度不如以往。在這個情況下,經濟成長速度長期放緩,且產生永久性的損失。

BCG提供

過去流行病後的經濟以 V 型復甦為主

BCG 以 2002 年SARS、1968 年 H3N2(香港)、1958 年 H2N1(亞洲)及 1918 年西班牙流感的復甦軌跡為例,發現 V 型復甦幾乎壟斷了過去因流行病而產生的經濟震盪。截至 3 月 27 日,BCG 認為新型冠狀病毒造成的影響目前是 V 型復甦,但有可能從 V 型轉向 U 型傾斜。 實際走向則將取決於疫情嚴重程度、疫情延燒趨勢、以及政府防控政策、社會與行為反應、勞動力、資本與生產力等外部變因。

BCG提供

長期而言,由於疫情仍間接地(透過金融市場)或直接地打擊消費者信心,或帶來供給面停擺,政府與企業仍然需要密切注意疫情帶來的長期經濟影響。

除了經濟衰退,疫情將會帶來 3 種影響

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特性,消費者必須長期待在家中,可能會直接打擊消費者信心,讓他們對前景感到悲觀。而供應鏈方面,因為病毒讓生產停頓,導致無薪假或裁員,也會對社會帶來衝擊。BCG 將新型冠狀病毒帶來的結構性影響,整理成以下 3 點:

1.刺激新技術、新商模的發展

從個體經濟學來看,流行病的潛在危機會刺激新技術和新商業模式的發展。以 SARS 為例,當時許多地方的生產線都停擺,但卻開啟中國消費者線上購物的契機,不只造就了中國的電子商務,也加速阿里巴巴的崛起。

現在各國學校幾乎都已關閉或停課,電子學習、遠距教學能否獲得突破?中國武漢利用手機追蹤檢疫或隔離者,是否可以發展成一種新型公共衛生工具?這都是可以思考的面向。

2. 加速全球價值鏈重組

從總體經濟學來看,過去中美貿易戰已經迫使許多公司將供應鏈分散到中國之外,但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加速了全球價值鏈重組。許多國外企業都將供應鏈移回本國,或是遷移至其他國家。

3.政權、政治中心轉移

政治方面的影響也不能被排除。因為病毒傳播迅速,考驗各國政治制度保護民眾的能力。如果時間再拉長或是情況持續惡化,更有可能發生政權轉移的狀況。

再往更深、更多元的政治面來看,這場不確定何時能終止的疫情,可能號召各國更緊密合作,但反過來,也可能進一步分化地緣政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