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挺過罹癌、化療!李開復大病後的體悟:感謝媽媽給我的幽默感

2020-08-05 02:47:11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8/img-1534492658-82008@900.jpg
一次又一次地引領我走出困境、發揮自身療效的一劑良藥。

很多人剛跟我接觸時,會覺得我很嚴肅。但是,接觸久了,又覺得我這個人很幽默。其實,我從小就是個很愛搞惡作劇的小孩,幸運的是,我的媽媽與很多傳統的家長不同,她很容忍我的惡作劇,一般也任由我去發揮自己的「創造力」。

命懸一線時,樂觀和幽默感帶我走出困境

我認為幽默是埋在我血液裡的因子,同時也是我寬容的家庭氛圍給我的一種樂觀特質。罹患癌症後,我天生的樂觀和幽默感大概是在我生死關頭、命懸一線時,一次又一次地引領我走出困境、發揮自身療效的一劑良藥。

在這封信裡,我想和你們說一說我的幽默,你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李開復。同時,也希望你們能認識到:

幽默是一種非常難得,能夠助你度過難關的特質。

在我化療結束,確定癌細胞已清除乾淨,要抽取幹細胞做冷凍培養的前一天,由於要先在腹股溝置入導管,以備連結血液分離機和蒐集周邊幹細胞,二姊、姊夫以及先鈴在病房外的客廳等候,局部麻醉後的我則躺在病床上昏睡。模模糊糊間,我大概是感覺到了不對勁,忽然睜眼一看,發現身上紅紅的一大片,全是血。

我立刻驚聲尖叫:「噴血了、噴血了!你們快來啊!」沒想到,沒有一個人理我,外面反而傳來陣陣笑聲,他們一點也不像病人家屬。我的血繼續汩汩地往外流,褲子和床單都被血浸透了。我用手拚命想按壓傷口,叫喊得更大聲,也更淒厲:「求求你們,真的噴血了!」

只聽見先鈴朗聲說道:「二姊,我們別理他!他整天瞎搞惡整,一定又是在那裡搞惡作劇!」「真的啦!拜託,這回是真的啦!」我又氣又急,簡直快要哭出來了。大概是我的聲音裡真的傳出了幾分恐懼,他們3個齊齊出現在我面前,先鈴一看我滿身的血,大驚失色,趕忙跑出病房去找人幫忙。

二姊和姊夫也慌張地一個去抽衛生紙,一個趕快拿毛巾。醫護人員很快趕來了,我的緊張和恐懼感隨即鬆懈下來,趁醫護人員還沒動手清理,我跟先鈴說:「趕快幫我拍照!」先鈴瞪了我一眼:「拜託!什麼時候了,還拍照啊!」不容分說,醫護人員七手八腳地解開我身上的紗布墊,把剛剛裝上的導管拆下重裝,那個重要的歷史鏡頭就這樣錯過了。

遺憾啊!忙亂一陣,最後只剩一位值班護理師在處理善後。值班護理師一邊忙一邊問:「聽說剛剛李先生叫了半天,也沒人理他?」

「是啊!他們好狠哦!只管自己聊天,不管我的死活!」先告狀先贏,我趕快把話搶過來。

「誰叫他平時愛開玩笑!」二姊趁機修理我,「放羊的孩子,最後吃虧了吧!」

「就會嚇人!誰曉得你是真的還是假的!」先鈴也白了我一眼。

用賞玩的姿態,面對所有挑戰

我的一場災難,反而讓他們有機會翻出我的一堆舊賬,真是天何言哉!天何言哉!不過,既然他們扯開來抱怨了,就讓他們抱怨到底吧!反正我也不否認,我從小就是愛捉弄人的搗蛋鬼,這場災難,算是我自食惡果,真怨不得他們。

經過一場跟疾病的搏鬥,我更確定,幽默感是我手上最鋒利的寶劍。我會把它當成我的貼身護衛,用賞玩的姿態面對所有挑戰。

不管怎麼說,我自己知道,當我在病床上還能夠不忘開玩笑、找樂子,我的病就已經好了一大半;至少這意味著從前那個充滿幽默感、愛玩愛鬧的我已經回來了。

2015年,我接受了陳文茜小姐的訪談,事後她這樣形容我:「李開復人生態度裡仍隱含著頑劣童真與經過病痛洗禮之後雍然自若的風度。」比起電腦伺服器,她算是一針見血地看到了我的真實面目。

而且,經過這麼一場跟疾病的搏鬥,我更確定,幽默感是我手上最鋒利的寶劍。 未來,我大概會把它當成我的貼身護衛吧!這表示我將用賞玩的姿態面對所有挑戰。當世間的一切都可以當作我們在人生遊樂場上選擇的一場遊戲時,那我就肯定會開開心心地一路玩到底。

(本文摘錄自《李開復給青年的12封信》,天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