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經營管理 時事話題

在 Google 上班沒你想得好?Alphabet 工會的誕生,為何是一場強而有力的實驗?

地球圖輯隊

希望打造一個讓台灣人能輕鬆上手的國際要聞的網站,與其一堆文字,不如就用圖片說故事吧。這裡沒有審判,不帶情緒,也沒有艱澀的字彙。同樣身為地球人,就一起關心地球事!

看更多文章

在美國矽谷的發展史上,2021 年 1 月 4 日將會是一個獨特的時刻,因為這天是「Alphabet 工會」的誕生日,是少數幾個在大型科技公司內正式開張運作的工會。

歷史性的一刻

2021 年 1 月 4 日對美國矽谷及眾多科技公司而言是歷史性的一刻,因為在這一天,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員工正式成立了「Alphabet 工會」(Alphabet Workers Union),是少數幾個在大型科技公司當中成立、正式運作的工會。

Alphabet 工會是在過去一年多以來,在美國電訊工人聯合會(Communications Workers of America)的協助下成立,目前已經有 226 名成員,雖然與 Alphabet 集團的總員工數相較並不算多,但已經邁出重要的一步。

沒有團體協商權的工會

不過,這個工會和人們所熟悉的工會不太一樣,它還尚未取得美國全國勞資關係委員會(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的認證,因此目前還不具有代表全體員工與資方談判的團體協商權,意味著這個工會目前還只是個以替工會成員服務為主的少數工會(minority union)。

但好處是,Alphabet 工會的成員資格認定不像一般工會那樣嚴格,正職員工、約聘員工只要願意繳納年薪的 1% 用以維持工會的運作,都有機會成為工會的成員。

在矽谷組織工會活動不容易

《紐約時報》指出,矽谷員工較少關心工會的成立或是積極參與工會活動,因為一般工會的主要訴求「合理待遇」,通常不是高薪矽谷員工的主要訴求;不少人也認為,一般的工會組織無法解決他們在面對應用新技術於生活時產生的擔憂。

再者,即便是那些有心發起工會活動的人,往往也會發現矽谷科技公司規模龐大,員工分散全球各地,很難凝聚員工間的向心力,進一步增加組織工會活動的難度,也凸顯出這次 Alphabet 工會成立的難能可貴之處。

比較知名的科技產業工會只有群眾募資平台 Kickstarter 和專案管理工具開發商 Glitch 員工成立的工會而已。

目標處理更廣泛的議題

Alphabet 工會領導委員會的副主席蕭(Chewy Shaw)表示,Alphabet 工會的主軸不會只放在與資方談判雇佣合約上,而是打算替工會成員在他們所看見的問題上發聲,像是同工不同酬、報復性解僱等。

蕭說:「我們的目標並不僅止於『公司是否支付員工合理的薪水』,我們要處理更大、更廣泛的問題,該是工會出面回應這些問題的時候了。」

員工抗議公司政策事件層出不窮

最近幾年,人們時常能看見 Google 員工公開抗議公司的計畫、政策,像是在 2018 年,Google 員工們便曾針對為中國量身打造瀏覽器的「蜻蜓計畫」發起抗議;同一年,全球超過 2 萬名 Google 員工也一同發動大串連,抗議 Google 內部處理高層性騷擾、不當行為的方式。

去年年底,Google 還因旗下知名 AI 倫理學專家格布魯(Timnit Gebru)的離職問題,而招來人們的批評。

除此之外,Google 過往也曾有過阻撓員工成立工會的舉動,像是在 2019 年,Google 便聘請曾有阻撓工會紀錄的 IRI 顧問公司(IRI Consultants)擔任顧問,一度引發員工的不滿。

投身成立工會運動的原因

對很多參與籌備 Alphabet 工會的成員來說,多年來 Google 令人失望的舉動,就是他們投身成立工會運動的原因。工會成員格羅瓦拉(Alex Gorowara)便向媒體表示:「隨著時間過去,我們發現 Google 越來越不在乎過去堅持的道德原則;同時,它也對試著按照個人道德行事的員工抱持越來越明顯的敵意。」

「我們看見有些員工遭到報復、職涯失序,成立工會就是我們的回應。」

Google高層:持續支持

對於旗下員工成立工會一舉,Google 的人事總監西爾弗斯坦(Kara Silverstein)特地發表聲明表示支持,她說:「Google 一直以來都十分努力為員工們創造提供支持、獎勵的工作環境;我們的員工也不斷支持我們努力保護的勞工權益。」

「一如我們過去所做的,我們將持續參與在員工們的活動裡。」

「一場強而有力的實驗」

勞動專家們指出,雖然這次員工們成立的 Alphabet 工會還沒有得到美國政府的認證,但他們仍然可以透過影響社會輿論、遊說議員們的方式來對公司方面施加壓力。

美國加州大學法律教授杜巴爾(Veena Dubal)形容,Alphabet 工會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實驗,她說:「雖然 Google 肯定會試圖阻撓 Alphabet 工會的發展,但如果它順利成長茁壯,它將在勞動領域產生巨大影響,更將對人們一直在思考『技術對人類社會產生的影響』等更廣泛的問題,帶來深刻的改變。」
 

延伸閱讀:
華麗轉大人的背後 日本疫情下的「成人の日」
把「英式古堡」搬進加拿大維多利亞

(本文出自地球圖輯隊

mdi-tag-outline 向上管理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