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找「自己人」共事,讓公司差點破產!在職場和親友合作,小心 4 大風險

2019-11-12 03:24:52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3/img-1553666263-43442@900.jpg
我們親近的人在生活裡占據重要位置,包括父母、兄弟姊妹、子女、叔叔、嬸嬸、堂表兄弟姊妹、童年玩伴、大學好友、軍中同袍,或是其他朋友。因此,我們也會傾向與他們一起工作,或是用其他方法爭取他們幫助我們達成目標。

我們親近的人在生活裡占據重要位置,包括父母、兄弟姊妹、子女、叔叔、嬸嬸、堂表兄弟姊妹、童年玩伴、大學好友、軍中同袍,或是其他朋友。因此,我們也會傾向與他們一起工作,或是用其他方法爭取他們幫助我們達成目標。

德州一家醫療實驗室服務公司 ProLab 的故事,顯示和家族成員合作時的希望和現實。45 歲的公司執行長在打高爾夫球時,因為心臟病發過世,因此由瑪洛接任該職位。瑪洛告訴我:「我無法一手處理所有的事,但是公司也沒有聘雇高階人員的預算。」

瑪洛的丈夫之前是一家知名顧問公司的高績效合夥人,他決定離職,於是瑪洛邀請他加入公司幫忙。這個時機很湊巧,瑪洛說:「我知道他非常聰明,可以貢獻很多知識,他在先前的公司具備處理各種情況的經驗……我相信我們能完美配合。」

丈夫參與瑪洛的公司事務,應該能讓夫妻的工作和家庭同調。瑪洛表示:「我們有兩個小孩,我先生之前一直因為工作而出差,我想新夥伴關係會很棒,因為他不用再到處奔波,我們也能一起配合,決定哪幾天由誰接送小孩和處理公事。」他們決定成為「創業夫妻檔」,一起在新創公司工作。

最初幾個月,瑪洛的丈夫加強 ProLab 的財務紀律,並且接任財務長一職。然而,當工作的壓力變大時,「工作跟隨著我們回到家中,在家歡樂愉快的談話變得有壓力,都圍繞著工作打轉……,我先生最愛說的一句話是『我每天 24 小時為我太太工作。』」

瑪洛很快便意識到,她以前從未見過丈夫工作的那一面,丈夫在工作時的個性和在家時感覺很不一樣。瑪洛擔心公事上的爭論,會對家庭生活帶來不利影響,因此避免試著和丈夫針對分歧意見進行協調。她反省道: 「我不再反對他,因為我不想造成婚姻問題,擔心職場上的爭吵會延續到家裡。」 接下來幾周,溝通緊張情勢升高,公司業績下滑。

瑪洛說:「我們不再是完美搭檔,不再像以前一樣舉行進度會議。到了那個地步時,我不再關注財政狀況,都由他負責管理,早知道我就應該審視財政狀況,但是因為想要保持冷靜,挽救彼此僅剩的關係,不想太過強勢。」

在 2007 年,會計師告訴她,ProLab 近乎破產;公司損失了 130 萬美元。瑪洛說:「我從未想過我們會落得這種下場,但是問題在於:『公司失敗是因為我不開除我的先生嗎?』那麼,決定是『好,我現在就開除他。』」

共事帶來的蔓延情緒,以及瑪洛開除丈夫的決策不只傳遍公司,也滲透到他們的個人生活。瑪洛開除丈夫後不久,也提出離婚。幾年內,公司轉虧為盈,但是瑪洛的婚姻卻結束了。確實,家族企業研究學者吉布.戴爾(Gibb Dyer)與同事發現,在 71 家公司中,所有者暨經理人請配偶幫忙,結果並未提升企業績效,也較聽不進配偶的意見。 通常,這些配偶在一、兩年後就會離開公司。

和親朋好友合作的四大風險

瑪洛的經歷突顯出讓親朋好友參與我們的努力時,會出現的四個重大風險:親人的表現會出乎意料;我們不會審慎評估他們的實力;我們往往避免和親近的人談論棘手議題;家庭或事業其中之一出了問題,常常會蔓延到另一方面。

1. 看見令人意外的一面

一般人往往會根據家人或朋友的平常行為,以為自己知道他們在職場上會有的表現,但是人在生活不同層面的行為會很不同。 例如,根據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研究學者彼得.貝爾米(Peter Belmi)和傑弗瑞.菲佛(Jeffrey Pfeffer)的研究,大家認為自己在組織中(同事身分),比在私人情境(朋友或舊識身分)較少有互惠行為;換句話說,大家比較願意在私人生活裡幫忙他人,在工作生活中則較不願意。

2. 無法仔細審視對方

考慮和不認識的人合作前,你可能會睜大雙眼觀察對方,包含注意有沒有哪裡不符期待,或對方是否有能力完成任務。如果感覺有問題,就會放棄繼續合作的打算。

然而,對待熟識的人時,我們的反應很不一樣,會假設對方該有的能力都有了,甚至沒有考慮中斷合作的可能性 。但從現實層面來看,相較於能從廣泛範圍網羅而來的人才,你的親朋好友正好是職位最佳人選的機率有多大?

3. 避談艱難的對話

我們會一廂情願地幻想,配偶間一同工作就是理想的境界,可以完美結合家庭與事業,擁有共同的目標、夢想及理想。確實,有些人認為和親近的人較容易展開艱難的對話。但是對多數人而言,這些對話會造成巨大的壓力,讓人避而不談。

我們不想傳達負面資訊、害怕提出敏感話題會帶來負面後果,並且不想讓家人失望。我們會拖延對話到不得不談的最後一刻,或是直到問題已經危害到彼此關係為止。

議題愈棘手,我們討論時愈容易使用負面用語、提出批判、帶著輕蔑語氣,或是很有防備心,因此導致雙方對關係更不滿。

4. 影響的蔓延

如果一個層面的關係變得緊張,未能妥善處理,有可能會延燒到另一層關係,就像是瑪洛遇到的狀況。心理學家琳達.德佐(Linda Dezső)和喬治.羅文斯坦(George Loewenstein)研究近 1000 個借錢給朋友的案例,這些人把商業關係與私交混雜在一起。研究人員發現,借貸關係很可能是非正式的約定,而借款人常以為自己已經還了不少錢,但是實際卻沒有那麼多,而且「借款人常常有盲點,難以辨識到拖欠款項時會造成貸款人的負面感受和觀感。」如此一來,借錢這件事(尤其是未能準時還錢)會讓好友撕破臉。

這類影響範圍可能很大。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人際網路研究學者大衛.克拉克哈特(David Krackhardt)表示,在某方面的人際關係變動(如開始在工作上意見相左)會衝擊到另一方面(爭吵延燒到家裡)。

我們害怕危害其中一項關係,也會讓人拖延艱難的對話,導致發生真的危害。在社會和事業兩大方面都已經有了潛在的緊張關係後,更可能產生問題,並引發嚴重後果。

讓熟識的人進入企業,聽起來是最不費力的事,尤其是沒有足夠的時間或金錢來進一步尋找人才時。但我蒐集到的資料顯示,和親朋好友合作事業是創業者會遇到的一大風險。

(本文整理、摘錄自《你永遠有更好的選擇》,商周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