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別把白目當成直爽!這些看似「不拘小節」的行為,其實是 EQ 太差

2019-11-21 07:19:52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12/img-1545206746-63135@900.jpg
世界大了,什麼人都有。一天,我請了十幾位好朋友去一家公司吃飯,公司的老闆也是我的朋友,但那之後,我再也不去了。

世界大了,什麼人都有。

一天,我請了十幾位好朋友去一家公司吃飯,公司的老闆也是我的朋友,但那之後,我再也不去了。

這十幾位,不是教育界的要角,就是作者圈的大咖,都是很有聲望的朋友。我們到了他的公司,期待看到一桌菜,可是,他叫了個外賣,點了五個菜。

沒錯,十幾個人,吃五個菜。五個菜,十幾個人吃。

我問他就這麼幾個菜啊? 他說,這不還有烤串嘛……

那張桌子很長,五個菜顯得很孤單,左邊放了菜,右邊就什麼也沒有了。

大家第一次見面,有些甚至不太熟悉,也很難站起來吃,最要命的是很多人吃不了辣,而桌子上所剩無幾的幾個菜裡,全部有辣椒。

空空的桌子,空空的話語,只有幾瓶酒,誰也不願乾喝,氣氛顯得十分尷尬,接著,這位朋友竟然還問大家:「為什麼不吃呢?」

大家體面地說:「不餓。」

的確,大家還能說什麼,只希望時間快點兒過去,結束這個不該有的飯局。每個人的面前,甚至沒有一個像樣的碗,拿一次性的飯盒蓋子,勉強地墊一下,夾了的菜,不是掉到桌上,不然就是強行越過許多菜放進嘴裡。

怎麼樣吃都尷尬,於是,大家選擇了不吃。人就是在這樣的選擇下逐漸變得不體面。我看出了大家的尷尬,畢竟人是我邀請的,於是我拿起手機,點了一些菜,還請快遞小哥送來了碗。那頓飯才像個樣。

那是我第一次吃飯吃到一半,戛然而止,轉身離開的。當天晚上,我也在日記本上寫下一句話:「新的一年,希望不要再如此不體面,這是最後一次,引以為戒。」

我不喜歡,甚至痛恨那些不體面的場合,反感哪些不得體的人,但總有人跟我說,「我這是直爽啊,沒注意那些細節。」

是的,你可以說你直爽,但你不能把你的不體面當成直爽,你不能光把自己爽了當成直爽,真正的直爽,一定在體面之上,一定會考慮到別人。

第二天,我在家裡擺了家宴,請了我的幾位好朋友,我怕不夠吃,還點了隻烤全羊。

這家烤全羊服務十分周到,不僅送到家,還把爐子和炭送來,幫你切好,但美中不足的是,服務生只會等你到九點,然後就收走爐子。

也就是說,我們只能吃到九點,要不然九點前吃完一隻羊,要不然就浪費掉。

我們又陷入了一種尷尬的選擇中,這樣的選擇十分不得體。服務生就這麼站在我們身邊,準確地說,站在我家裡,看著我們吃,聽著我們聊,十分尷尬。兩分鐘後,宋方金老師有些坐不住了。

他對服務生說:「小哥,你為什麼不走呢?」
服務生說:「我要等您把羊肉吃完,把盤子拿回去啊。」
宋方金說:「我們怎麼可能九點前吃完呢?九點後也吃不完啊,不知道要吃到幾點呢。」
服務生說:「那怎麼辦? 把爐子拿走,您這邊可以自己熱嗎?」
宋方金說:「這樣,我把爐子買下來,你告訴我們價格就好,另外,你先回去吧,這樣你也不用等了,我們也能安心吃,你看如何?」
服務生笑了笑,說:「您要爐子幹嘛啊,大不了我再等您吃完?」
宋方金說:「不用麻煩,太晚回去,也不好。」

說完,他掏了錢,買下了兩個爐子,總共一百六十元,服務生很感動,提前回家了。

我們不用在九點前非要逼迫自己吃完一隻烤全羊,我們慢慢地吃,等到炭火燒盡,羊肉還熱著,我們吃到半夜,喝到盡興,聊到星星閉眼。

宋方金老師是個十分體面的人,他的直率世人皆知,有時甚至犀利,但他永遠體面,永遠不會把人陷入一種尷尬的選擇中。

比如,每次跟人吃飯時,總有主人問賓客一個尷尬的問題:「你是吃雞肉還是魚肉?」
宋方金永遠說:「都來一份不可以嗎? 如果你沒錢請客,我來請啊!」

人不能陷入這樣矛盾的選擇,一旦陷入這樣的選擇,無論怎麼選都不體面。

你可能會說,不就是一頓飯嗎? 至於嗎?

首先,從一頓飯能看出這個人的思維構造和處事邏輯。

另外,誰告訴你一頓飯不重要的?

這些年,我總能見到不體面的人,做著不體面的事情,然後拿著這種不體面,當成直爽。

我曾經寫過〈再好的朋友,也經不起你過分的直白〉,許多你以為的直白,就是 EQ 差。

真正的直爽,基於體面之上,基於不傷害別人,基於為別人考慮。

情商高的人,也會直爽,但不會令人反感。

每次聽到別人把 EQ 差的人說成直爽,我都會想,難道 EQ 高的人,不配直爽嗎?不為別人考慮,再直白的語言、行動,永遠都不體面,說白了,這不過是自私罷了。

當然你也可以說,沒錢啊,怎麼體面;買不起爐子啊,怎麼體面。

所以,我也逐漸明白了人為什麼要奮鬥,我們之所以在年輕時那麼努力奮鬥,僅僅是為了以後,可以做體面的事,認識體面的人,體面地過每一天。

(本文整理、摘錄自《你的努力要配得上你的野心》,今周刊出版)